燃文小說網 > 總裁渣爹又向媽咪求愛了司純霍紀辰 > 第732章 凝重,紀驍被撈出來了
文希眼眸微瞇,眼中的算計很濃郁:“可是你爸爸的合作沒了,你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樣過大小姐的生活了,所有的奢侈品和生活檔次都會下降。
如歸,你之前可是很會顧全大局的。”
文希知道沈如歸的善良,她一定會去聯姻。
她必須給她的榮華富貴鋪路,才對得起她的青春。
沈如歸優雅抬手杵著下巴,俏麗的臉上覆上了一層寒冰,語氣輕飄飄,“文希,我沒你說的那么偉大,你在我父母之間橫叉一腳,我和我媽成全你們,你們不感激也就算了,還妄想我去聯姻成全你們的榮華富貴。”
沈如歸的目光又看向沈云龍,“爸爸,是因為文希,我才不去聯姻的,你身邊像文希這樣的女人很多,找了一個合你心意的,收做干女兒,嫁過去不就得了。”
“爸爸你記住了,你的合作飛了也是因為你娶了文希,我難道要幫一個破壞我爸媽感情的女人,給她鋪榮華富貴的路嗎?”
文希一愣,她竟然看穿了她的想法。
她委屈的靠在沈云龍身上:“龍哥,現在到成了我的不是了,明明是你……”
文希欲言又止。
司純看著文希小白花的模樣,這女人,比宋佳更有手段。
更重要的是她很了解沈云龍,知道怎么做能引起沈云龍的愧疚。
沈如歸雖然有心計,但是絕對沒有文希心機重。
她能待在沈云龍身邊這么多年,還能讓沈云龍沖動之下娶她,可見很有手段。
但她只是保鏢的身份,現在不能說什么?
沈云龍低聲安慰文希,他的聲音很溫柔:“文希,這件事情不怪你,你不要難過,我會處理好,你安心待產。”
文希溫柔一笑,眼神告訴沈如歸,她的挑撥離間失敗了。
沈如歸回她一抹肆意的冷笑,眸子深處涌動著幾分怒火。
急什么,這才開始呢?
她爸爸,注定要被這女人吸血。
最后只怕連渣都不剩。
“爸爸,我知道你會怎么處理,給我下藥唄?你記住了,你是怎么對我的,將來我就會怎么對你。”
沈如歸拉著媽媽站起來,笑道:“阿純,送我們去一個地方,喜歡我媽媽的人很多,我送我媽媽去相親。”
沈云龍狹長的眸中帶著幾分冷酷的銳氣,視線冰冷掃過沈如歸囂張的臉:“不知廉恥,早上才離婚,下午就去相親?”
“哎呀!爸,不知廉恥的是誰呀?你外面的小三孩子都有了,我媽離婚后和你各不相干,是陌生人了,她去相親和你有什么關系啊?”
沈如歸現在是得理不饒人,眼神含恨。
“你……”
沈如歸不理會他,帶著媽媽囂張離開。
出門后,朱玲玲轉身,對著兩人揮了揮手,調皮一笑,“前夫哥,小三,你們可一定要幸福哦。”
“你……”沈云龍眼睜睜看著三人離開,心底只有一肚子火。
文希被小三兩個字刺的心底莫名的騰升出一股恨意。
朱玲玲,沈如歸,你們給我等著。
……
三人到了地下車庫,沈如歸泄氣一樣靠在座椅上,神情蔫蔫。
剛才的囂張消失殆盡。
“唉!”她嘆氣。
朱玲玲不悅地問:“寶貝,你嘆氣干什么?媽媽早八百年就想離婚了,現在多自由啊。”
沈如歸偏頭看著她:“媽媽,你出了狼窩,我還在里面呀。”她別的不怕,怕爸爸算計她。
她心里明鏡似的,才寒心,才顧司純二十四小時保護她。
朱玲玲秀眉微挑,“有我在,你怕什么?走吧,相親不去了,今天這么好的心情,干嘛要去相親呀,我反正又不需要男人,我只要我的事業,咱們去美容院sp吧。”
司純就跟著她們母女二人瘋了一下午。
離開開心壞了,母女二人瘋狂購物。
連帶著司純也買了好幾身漂亮的衣服。
晚上,她們沒有在回之前的別墅,而是去了朱玲玲的別墅。
沈如歸說,這里的別墅很安全,不會有事,讓她晚上安心睡覺。
三天后,紀驍被撈出來,證明船和他沒關系。
司純看到霍紀辰發給她的消息,眼神凝重。
紀珩后邊的人到底是誰?
為什么會有這么大的特權?
司純給沈云舟發消息。
[大哥,紀驍被放出來了,查到是什么原因了嗎?他后面的那個人有沒有查到?]
沈云舟:[七七,他很聰明,我們懷疑他,但船確實不是用他的名字買的,是用他手下的名字買的,船長把什么都交代了,他承認下了所有的責任,沒有證據,二十四小時之后只能把他放了,他后面的那個人這次應該也能找到一些線索。]
司純看著大哥發過來的消息,心情凝重。
[大哥,我知道了。]
她把手機放下,有些苦惱。
日子又平靜又過了五天,沈云龍帶著文希找上門來,紀家那邊,這幾天紀驍風評不怎么好,想要用紀驍和沈如歸的定婚的事情壓住之前不好的言論。
可是沈如歸不同意。
“朱玲玲,你真厲害,背著我,收購我們公司的股份,這些年還暗中創立了公司,你還真是了不起。”
沈云龍聲音震怒,老謀深算的眸中殺意四起。
朱玲玲看著他囂張的態度,聲線毫無感情:“這和你有什么關系?那是我自己成立的公司,和你沒有半毛錢的關系。”
“你不是總說我一事無成,只會在家里當個花瓶嗎?當你在外面花天酒地的時候,我在努力學習管理,努力的考各種證,你覺得我要會心思放在你身上?”
“努力的意義是什么?為什么要努力?我現在的成就就是我見過的最好的答案。”
別人怎么說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成為了自己想要的人生。
此刻的朱玲玲,在沈云龍眼中,耀眼極了。
但已經離婚,后悔已經來不及了,他看向沙發上慵懶坐著的沈如歸,警告她:“沈如歸,三天后舉行訂婚典禮,你別跟我耍什么花招,不然我會讓你媽媽的公司你一夜之間消失。”
沈如歸緩緩站起來,笑意冷艷決然:“好呀,三天后,我去訂婚典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