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校花別追了,我的青澀同桌又軟又甜夏天葉檸語 > 第536章 番外4:夏天的故事

“夏子墨!”

“你又欺負姍姍了是不是?”

幼兒園大班老師白桃一手牽著班上的小女生季姍姍,一手叉腰,用批評的語氣對夏子墨說道。

夏子墨正在玩涂鴉,聽見老師的批評,這才抬起小腦袋。

“白老師,我沒有欺負姍姍。”

“你沒欺負姍姍,為什么她哭了?涂鴉小組,是你和她一組的,你不能自私的一個人占著涂鴉筆不給其他小朋友用。”

雖然季姍姍一直在哭,沒跟她說原因,但白桃也大概能猜到是為什么。

因為每次涂鴉分組,經常會出現這種,組內兩個小朋友,同時要用一個顏色蠟筆而吵鬧的情況。

所以白桃直接領著季姍姍過來找夏子墨了。

夏子墨嘟著小嘴,幽怨地看了眼季姍姍:“姍姍,你個愛哭鬼,你還愛告老師,羞羞羞。”

季姍姍聽見他的話,用肉嘟嘟的手擦著眼淚。

但似乎是不滿于“愛哭鬼”這個稱號,抽泣兩聲后,就停止了哭泣。

白桃微微皺眉:“夏子墨,你惹哭姍姍,她來找老師是理所當然的......聽話,不許一個人用蠟筆,要和同學一起共享,知道嗎?”

“白老師,姍姍要用什么顏色的蠟筆,我都沒有和她搶,她哭......不是因為蠟筆。”

白桃愣了下,蹲下來看著季姍姍:“姍姍,子墨說的是真的嗎?”

“嗯......是真的呀白老師,子墨從來不和我搶蠟筆用的。”

季姍姍紅著小眼睛點點頭。

這下白桃有點懵了。

如果不是因為蠟筆,那季姍姍為什么哭的?

“那姍姍,你哭是不是因為子墨呀?”

“是因為子墨!”

季姍姍重重地點頭,然后抱起自己的胳膊,噘著嘴看向夏子墨。

眼神當中滿是不服氣。

白桃繼續詢問:“那是因為什么,子墨把你弄哭了呀?”

問到這里,季姍姍低下頭不再說話了,看上去......

有些害羞?

見季姍姍不說,白桃無奈看向夏子墨:“子墨,那你說,姍姍為什么哭呢?”

夏子墨仰著小臉,有些委屈:

“我和姍姍在一起畫畫,但是她突然湊過來,想要親我的臉。”

“我不想讓她親,她就抓著我不讓我走,結果我掙扎了幾下,她就哭了,還說夏子墨是小氣鬼......”

夏子墨剛說完,季姍姍就不滿的開口了:“夏子墨你就是個小氣鬼,為什么不讓我親你?”

“你長得不好看,才不要你親!”

“小氣鬼小氣鬼小氣鬼......”

見兩個小朋友當著自己面吵起來,白桃有些哭笑不得。

她怎么也沒想到,季姍姍哭居然是因為夏子墨不讓她親?

這到底是什么荒謬的理由?

不過白桃很快就覺得這也不算太奇怪。

整個晨星幼兒園的小朋友家長和老師都知道,夏子墨的爸爸是國內知名上市公司“茶語”的董事長,而他的媽媽是國內口碑最好的蛋糕店“一葉初夏”初夏的大老板。

夏子墨完美的遺傳了他爸爸媽媽優良的基因,小小年紀就長得特別俊俏。

幼兒園里但凡是見過夏子墨的女老師,都特別喜歡他,要不是幼兒園有規定,她們恐怕恨不能每個人都親夏子墨一口。

當然了,幼兒園里自然就有不少小女生,也特別喜歡和夏子墨玩。

白桃經常會看見,夏子墨被班上某個小女生親一口臉。

每次夏子墨都會嫌棄地擦掉臉上的口水。

想到這里,白桃苦笑一聲,抓著季姍姍的手說:

“姍姍,這是你的不對了,你不能隨便親子墨的臉哦,其他的男同學也不可以。”

“為什么呀白老師?可是我很喜歡夏子墨。”

“你喜歡子墨,也不能這樣隨便親他呀~”

季姍姍不服氣,一雙小手叉腰:“那為什么虞小魚就可以親他?”

不等白桃說話,夏子墨搶先說道:“虞小魚長得比你好看!”

聽到夏子墨的回答,白桃哭笑不得。

好啊。

原來夏子墨不是不讓別人親他,而是只讓他自己覺得好看的小女生親。

“唉,這小家伙,他爸爸那么專一的一個男人,怎么會有個這樣古靈精怪的小東西呢?”

白桃微微嘆息。

很快就到了放學的時間,白桃接了一通電話,接著就找到了背好小書包的夏子墨。

“子墨,你媽媽剛剛打來電話,說今天是你小姨接你回家。”

“知道啦!”

夏子墨點點頭,看上去沒什么情緒波瀾。

白桃看著這長相帥氣的小家伙,不禁幻想,等夏子墨長大以后,得被多少女生追啊?

想來,他爸爸長得就足夠帥氣,恐怕學生時代也有不少追求者。

不久,一輛紅色的跑車在幼兒園門口停下。

車門打開,車上下來一位身穿緊身的紅色連衣裙戴著墨鏡的女人。

她的裙擺短至大腿中部,將她修長而勻稱的雙腿完美地展現出來。裙子的設計巧妙,把她的腰身勾勒得格外纖細,仿佛輕輕一握就能感受到那柔軟的觸感。

而上衣是一件黑色的抹胸,露出迷人的鎖骨和香肩,增添了幾分神秘和性感。

墨鏡遮住了她三分之一的臉,她張望了一下,目光最終鎖定在夏子墨身上。

女人嘴角輕輕上揚,隨即卸下墨鏡。

她的外貌頓時令周圍人驚艷無比,那雙深邃的眼眸十分嫵媚,嘴唇飽滿而紅潤,仿佛一朵盛開的玫瑰。

她的每一個動作都充滿了自信和魅力,無論是輕輕擺動裙擺,還是微微揚起下巴,都散發出令人難以抗拒的性感氣息。

“子墨~”

女人向夏子墨揮手。

夏子墨笑了出來,他禮貌地跟白桃道:“白老師,我小姨來啦,白老師再見~”

“呃呃......再,再見。”

白桃望著夏子墨的小姨有些愣神。

因為那個女人實在是太漂亮了,舉手投足間都在散發著魅力。

別說是周圍其他來接自己孩子的男家長了,就連不少女家長和女老師都無不驚訝。

夏子墨屁顛屁顛跑到沈樂汐面前,他張開手臂就喊道:

“樂汐小姨,抱!”

沈樂汐笑瞇瞇地抱起了夏子墨,柳眉不由挑了挑:

“子墨,一個月沒見,你又變重了。再過段時間,小姨可就要抱不動你了呢。”

“嘻嘻,那我以后少吃點飯,讓小姨永遠抱得動我。”

沈樂汐被夏子墨的話惹的“咯咯咯”直笑,萬般嫵媚。

周圍一眾人眼睛直冒光。

“小東西,你可沒少遺傳你爸爸那能說會道的嘴奧......不過,要是你爸爸也能像你一樣跟小姨說話就好了。”

“爸爸不說,子墨說!”

沈樂汐高興地在夏子墨臉上狠狠地親了一口,然后把他放下來,牽著他的手向自己紅色的跑車走去。

“走吧,今天你爸爸媽媽有事要忙,小姨帶你去吃飯。”

“那要帶姐姐嘛?”

“你姐姐讓你小鹿干媽去接了,咱們玩咱們的。”

“好耶!”

夏子墨最喜歡的便是自己的樂汐小姨了。

雖然小鹿干媽對自己也很好,但他更喜歡漂亮又性感的樂汐小姨。

最重要的是......

樂汐小姨每次都會化非常漂亮的妝,給他買不少玩具和零食!

......

“子墨,慢點吃,別噎到。”

沈樂汐托著香腮,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夏子墨狼吞虎咽的吃漢堡,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唔,我.....我知道!”

夏子墨含糊不清的應了一聲。

沈樂汐不禁好奇:“子墨,你爸爸平時不帶你來吃肯德基嗎?怎么感覺你像是從來沒吃過這東西一樣。”

夏子墨將嘴里的東西咽下去,撅著小嘴很不滿的說:

“爸爸說這些垃圾食品,從來不帶我吃,媽媽也只是偶爾帶我來吃一次。”

聽到夏子墨的回答,沈樂汐不由掩嘴笑了起來。

她小聲嘀咕道:“鵝鵝鵝......你爸爸也真是的,就因為自己淋過雨,所以也要把自己兒子的傘撕碎嘛?”

“喂,你可別給我兒子灌輸我不好的思想啊,這玩意本來就吃多了不好,這不能怪我。”

夏天的聲音從沈樂汐身后傳出。

沈樂汐驚訝地回頭,果然發現夏天站在自己的身后。

“爸爸!”

夏子墨嚇得把手上還沒吃完的漢堡趕緊放下來。

夏天摸了摸他的腦袋:“今天可以吃,要是不夠,待會兒還可以再買一個帶回家吃。”

“好耶!”

夏子墨一喜,害怕的神色蕩然無存。

沈樂汐看著夏天,忍不住問道:“你怎么回來了?你和小語不是要參加公益活動嗎?”

“主辦方臨時更換了舉辦時間,就閑下來了,小葉子去鹿溪那邊接語蟬了......我猜到這小子,肯定纏著你帶他來吃肯德基。”

夏天淡然地說著。

沈樂汐恍然,輕輕點頭,繼而托著香腮,繼續看向窗外。

絲毫不在意店里不斷有人向她這邊看來。

沈樂汐實在是太漂亮了,尤其是她從不吝嗇展示自己近乎完美無瑕的身材,哪怕現在已經不是青春年華,她依舊穿的火辣。

“你和我出來一下,我有話要問你。”

“哦。”

沈樂汐起身,跟著夏天走到肯德基店外。

夏天望著車來車往的街頭,沉聲道:“當年,楊悅和白荷的那場車禍,其實也是你策劃的吧?”

“楊悅是誰,白荷又是誰?”

沈樂汐語氣平淡,臉色也沒有什么變化。

夏天瞇了瞇眼睛,扯嘴笑道:“別裝了,我已經從李川叔那里問清楚了。”

“不可能,李叔不可能告訴你!”

沈樂汐下意識就開口說了出來。

但下一秒她就后悔了。

果不其然,夏天輕哼一聲:

“他的確不會告訴我,我只是詐你一下而已......這事兒是我找私家偵探調查的,的確花了不少功夫,才調查到這個真相的。”

沈樂汐沉默。

良久,她才聳聳肩:“是我策劃的,那又怎么樣呢?難不成,你打算和上次一樣,把當初我投資給你的3000萬,十倍還給我么?

那你可得替我解決20個讓我感覺很不爽的人哦,我想想啊,現在我的競爭對手都有誰......”

沈樂汐調笑說著。

可那雙嫵媚萬千的眸子當中,分明閃過了失落的情緒。

夏天搖頭道:“不會,這件事我沒辦法去還人情。也許,這個人情,真的要欠一輩子了。”

欠?

沈樂汐忽的側頭看向夏天,神情逐漸變得復雜起來。

這些年來,她還是第一次從這個男人口中,聽到“欠”這個字。

“是么......不過當年,我從沒想讓你欠著我什么,現在更不會,你不用覺得虧欠。相反的,反而是我更加虧欠小語和......你。”

“這些年來,小語很清楚我曾經對你的情感,但自始至終都從未捅破過。而我的存在,也讓你時常感到苦惱。”

夏天笑了笑:“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我聽鹿溪說,你最近和英國來找你的那個男人相處蠻不錯的,你們......什么時候結婚?”

結婚?

和艾勒?

沈樂汐明顯覺得自己心臟漏了半拍。

但她還是輕松地笑了出來,語氣淡然:

“應該,很快。”

“我見過他,很紳士,也和你挺般配的。”

“也許吧。”

兩人再無交流。

不多時,夏子墨從店里走了出來。

“爸爸,再買一個漢堡好不好呀?”

“行。”

夏天牽起夏子墨的手,向店里走去,看了眼沈樂汐,示意她在這里稍等一下。

沈樂汐點頭,望著夏天和夏子墨逐漸遠離自己的這對父子的背影,嘴角微微上揚。

她望向遠處逐漸凋謝的梧桐樹。

眉梢間,盡是說不明的情緒。

“秋天來了,夏天的故事,也該放下了。”

......

(感謝大家一路陪伴,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