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你想干什么,難不成當著這么多人的面還敢打人啊?”
楊詠梅挑釁道。
誰知道,她話音剛落,秦塵的巴掌就打了上來。
啪的一聲脆響,讓所有人都愣住了。
“你…你敢打我?!”
楊詠梅瞪著秦塵怒吼道。
她一只手捂著臉,疼的表情扭曲無比。
嘴里一股子血腥味,肯定是出血了!
“打你又如何?敢在我面前欺負我老婆,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秦塵冷哼一聲,隨即看向顧家眾人,“你們這群窩囊廢,當初我岳父給了你們那么多錢,結果呢,吃的吃,喝的喝,一個能掙錢的都沒有,現在反倒拿著當初我岳父贈與的股份欺負我老婆,天下哪有這樣的道理?!”
聽到秦塵的話,不少人暗暗點頭。
“是啊,當初老董事長給了家人很多錢,聽說都被他們給敗光了,董事長這才將給錢換成了給股份,讓他們每年都有分紅,不至于餓死。”
“哎,老董事長真是用心良苦啊,可惜這群狼心狗肺的東西一點都不知道珍惜!”
“我看他們這些人就是恩將仇報!真惡心,剛剛幸虧沒有給他們投票,不然就算是公司掙錢了,估計也會被他們給貪了,根本不會給我們。”
一眾股東暗自慶幸了起來,剛剛投票的時候幸虧沒有給顧明投,不然這人當上了董事長,公司能不能掙錢另說,公司的名聲就先臭了。
秦塵淡淡道:“方案,我老婆已經說了,五折把股票交出來,從此之后她和顧家一刀兩斷。”
顧明咬牙道:“五折絕無可能!兩倍的價格,一分錢都不能少!”
“而且你剛剛打了我媽,趕緊跪下道歉,不然的話,后果自負。”
秦塵笑了笑:“呦呵,還威脅起我來了,你也配?”
說完,秦塵一把揪住了顧明的衣領,講他半提了起來。
顧明的腳掌已經離開了地面,只剩一點腳尖苦苦支撐。
他的脖子被衣領緊勒住,整張臉都因為缺氧變成了紅紫色。
“救…救命…”
顧明從牙縫里擠出一句話,神色痛苦不堪。
“殺人了,來人啊,救命啊!”
楊詠梅大喊大叫起來。
眾人知道都不是秦塵的對手,沒有一個人敢上前。
就在這時,眾人忽然聞到了一股尿騷味。
定睛一看,顧明的大半個褲子已經濕透了,多余的液體正順著褲管滴落。
這一幕讓眾人愣了愣,隨即爆發出一陣陣大笑。
“這小子是被嚇得尿褲子了嗎?”
“還說自己是凌云集團看上的人,真不嫌丟人啊?”
“我剛剛還想給他投票讓他當董事長呢,幸虧沒投,不然我得后悔死!”
眾人的嘲諷讓顧明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在這么多人面前被秦塵嚇得尿了褲子,這比殺了他還難受!
秦塵一臉嫌棄的將顧明扔到地上,冷哼一聲:“殺你這種廢物,我嫌臟了我的手,滾吧!”
顧家的人如蒙大赦,連忙拉起顧明就要跑,生怕秦塵改變主意。
畢竟眾人心知肚明,李敖的死很有可能就和眼前這個愣頭青撇不開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