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五年后我攜三個幼崽掀翻前夫家林檸霍柏楓 > 第五百七十一章:顯擺自家孫女兒

智寶的手下,看著自家老板發來的這條信息,他們有些無語……

請警察喝奶茶?

這事情是不是有點兒幼稚啊?

他們家老板這是怎么想的啊?

華夏國的警察,他們喜歡喝奶茶嗎?

智寶還想再叮囑一下自己的手下,這時候,恬寶跟欣寶推門進來。

“哥哥,快下樓了……媽媽讓我們下去陪太姥爺和太爺爺說話呢……”

聽到恬寶跟欣寶叫他,智寶馬上收拾了自己的東西,他跟恬寶一道,去往了霍老爺子和楊老爺子所坐的那間高級包房。

這一屋子里坐的人,都是上了年紀的人,他們一個一個的,曾經都是這座城市里可以呼風喚雨的大佬。

現如今,這些大佬們都到了垂暮之年,他們這些人,身體多半有病。

從這次的認親宴上,他們得知楊老爺子的親生孫女兒,竟是艾拉團隊的助理,那可不是一般的羨慕。

其中的一個跟楊老爺子說話:“老楊頭,我這一陣,一直覺得氣不順,去醫院檢查了好幾次,也沒發現是什么病情,聽說你孫女兒所在的那個團隊的大夫懂中醫,并且醫術不錯,能不能走走你的后門,給我開幾副中藥調理一下?”

楊老爺子大手一揮,當即應承。

“沒關系,不就是幾副中藥,包在我的身上。”楊老爺子自信滿滿地拍胸保證。

“哎喲,那謝謝老楊頭了……”

“老楊頭兒,我腿上的長的那個大疙瘩,這幾年長得越來越大了,影響我走路,去醫院,醫生們說我年紀大了,不好做手術,哪天得空了,讓你孫女兒的那個團隊給我會診一下?”

又有人走楊老爺子的后門。

楊老爺子又應承了下來。

“擇日不如撞日,晚會兒我孫女兒忙完了,讓叫她過來,幫你瞅一眼……”

“那就謝謝老楊頭兒了。”

楊老爺子得意揚揚。

“謝什么謝啊,我孫女兒,跟你們孫女兒不是一樣的嗎?只要你們有病,就來找我,我幫你們預約那個團隊的號。”

“這個號,別人約不上,我隨隨便便就能約上了,我可是聽說,有人做個手術,想請我孫女兒的團隊做,光手術費都花了好幾千萬呢……”

楊老爺子叱詫商場一輩子,高光時刻不在少數,可再高光的時刻,也沒有此刻他坐在這里炫耀他的孫女兒更有成就感。

這些年邁的老人,用他們所能想到的詞語,對楊老爺子是各種恭維。

楊老爺子得意忘形,自然的內涵一下霍老爺子了。

畢竟,他在商場上跟霍老爺子交了一輩子的手,都沒有打敗霍老爺子。

現在,他有了這么一個優秀的孫女兒,總得拿這個打壓一下他吧?

不然,就霍家的那個兔崽子,不知道還能不能再干出來第二次把自家孫女兒掃地出門的傻事呢。

霍老爺子又不傻,他自然是聽出來了楊老爺子是在挖苦他。

當初,他得了重病,急需名醫做手術,國內的大夫覺得他年紀大,怕出什么意外,并不敢接他的手術。

霍柏楓為了他的病,不得不重金聘請艾拉團隊。

事實上,從他躺在手術臺上的那一刻開始,他就透過林檸臉孔之上裹得非常嚴實的口罩,察覺到了他的主刀大夫就是自己曾經的孫媳婦兒。

當時,他是想跟林檸說幾句話的,奈何一針麻藥下去,他瞬間就陷入到了昏迷之中。

等再醒來的時候,就看到霍柏楓那孫子坐在他的身邊。

為了把林檸哄回來,這位快一百歲的老人,拿出來了各種精神,把霍柏楓和林檸兩個人往一堆湊。

只是,他永遠也不會想到,他的眼光,竟然會這么好。

曾經那個看起來平淡無奇的孫媳婦,不但有足夠的本事,更有足夠配得上自家孫子的身世。

她竟然會是楊家丟失了多年的女兒。

他很高興。

唯一讓他不爽的是,被他壓制了一輩子的楊老爺子,終于有了壓制自己的資本。

偏,這樣的資本,還讓他不敢反駁。

畢竟,孫女兒是人家的,要不要嫁進他們霍家,還得是老楊頭兒這個老家伙說了算。

見霍老爺子一直在沉默,并不接自己的話,楊老爺子更加嘚瑟了。

“霍老頭兒,是不是……我剛才說那事兒,就別人請我孫女兒做手術這事兒,給了六千萬這事兒,有沒有?”

“來來來,你給大家講一下,到底有沒有?”

霍老爺子無語了。

他本不想回答這個問題的,奈何楊老爺子逼得急,這個問題,他還真逃不掉。

沒辦法,他只得點頭,應聲而道:“是,有這事兒,老楊頭兒所說的那個別人,就是我們霍家……”

“對了嘛……我就說吧?”

楊老爺子更加高興了,他的整個人,顯得特別的精神。

在場的這些老家伙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們多數人的臉上,露出來了難堪的表情。

“老楊頭兒,這價格上,有點兒狠了吧?畢竟我們的財力,比不上霍家,霍家做個手術,出得起六千萬,我們這些家庭,可是出不了。”

“就是就是,老楊頭兒,到時候,我們這些人,真有事情找到你這里了,你可得跟你孫女兒說一下,給我們便宜一點兒……”

“是啊,老楊頭兒,你給講講價,便宜一點兒……”

……

聽到大家的擔憂,楊老爺子立馬表態。

“各位,錢的事,好說,你們都放心,但凡是你們因為身體不適,找到了我孫女兒,我絕對不讓她多收你們的錢……”

“我孫女兒那種孩子,是性情中人,這治病救人的事情,她向來不含糊,收費的時候,更是看心情而定,心情要是好了,興許不收錢,心情要是不好了,那可就不好說了。”

“不過你們放心,你們這些個老家伙,都在我孫女兒的心情范圍之內,要是她敢多收費,我這個當爺爺的,修理她。”

楊老爺子的自豪,就寫在臉上。

此刻的他,有多自豪,霍老爺子的心里就有多憋屈。

人家顯擺人家的孫女兒優秀,他顯擺什么?

這不傻不拉幾的坐在這里被人陰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