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我祖父是朱元璋 > 第21章 故事里的小黃花(1)
  五日后。

  啪!

  刑部衙門公事房中,六斤憤怒的把手中的公文扔在桌上。

  “大明京師,天下首善之地,竟然出現如此喪心病狂之事,如此發指之人!”

  太子一怒,刑部內外頓時噤若寒蟬。

  主理刑部事宜的刑部侍郎金幼孜,面露慚愧之色。

  太子剛剛開始學習處理政務,京師就出現如此駭人聽聞的滅門大案。

  “拘應天府兵馬司還有刑部差官查明!”

  金幼孜低聲道,“南城水關碼頭貨棧一案,是因貨棧的掌柜的錢財外露,引起四個外鄉苦力,見財起意。”

  “那四人經過周密的籌劃,在酒中下了蒙汗藥.....現場找到了幾壇酒,刑部的仵作在酒中找到了藥渣!”

  “那四人把貨棧的人都灌醉了,然后殺人劫財。現已查明,其中一人乃是泗州人,名周大......”

  “等等!”

  六斤忽然開口,“蒙汗藥?”

  金幼孜道,“正是!”

  “呵!”六斤冷笑道,“金侍郎!”

  “臣在!”

  六斤看著他,“一個外鄉的苦力,大字不識一個的。且,他既能進來京城務工謀生,想必以前也是良民!”說著,六斤瞇起眼睛,“你來告訴孤,這么一個人,如何知道蒙汗藥?”

  說到此處,又冷笑起來,“市面上大多的蒙汗藥都是騙人的,能把人迷昏神志不清,連被殺都醒不過來的蒙汗藥,莫說尋常百姓,怕是你這個侍郎都沒地方買吧?”

  “這個......”頓時,金幼孜愣住。

  刑部本非他所長,他入仕以來先是在翰林院,而后接連出使吐蕃緬地等,是善于內政外交的官員。

  如今身為刑部侍郎,其實主要也是為了日后封疆鋪路。有小道消息,下一任高麗總督就是他。

  “好,就算如刑部和應天府兵馬司所說的!”六斤又道,“那蒙汗藥更是個大問題!京師之中,竟然有人賣這種東西?應天府早干什么去了?是不是還有其他害人的案子,沒有掀出來?”

  冷汗,從金幼孜的后背冒出來。

  誰能想到,還不到弱冠之年的太子爺,竟然是如此的慧眼如炬!

  這位,將來也是個不好伺候的主兒!

  “況且,這卷宗上說死者是被鈍器砸死的!”六斤又道,“可事后現場卻沒找到兇器!而且一把鈍器都沒找到,不奇怪嗎?”

  “兇手是為了錢,又是第一次殺人,按照正常的邏輯在事發之后,應該是席卷錢財倉惶跑路。那殺人的鈍器,難不成還放在行囊之中,逃跑時也帶著?”

  “還有!”六斤越說聲音越大,“案子已經過去五天了,兇犯到底如何逃走的,走的是水路碼頭,還是外城城門,兵馬司刑部居然一概不知?”

  金幼孜已是汗流浹背,不知所措。

  “金侍郎!”六斤皺眉,“說話呀!”

  “臣.....慚愧之至!”

  聞言,六斤更是皺眉,微微搖頭。

  隨后沉思片刻,“那刑部的接下來要如何?”

  金幼孜忙道,“既然已鎖定人犯是誰,就發海捕文書!只要他們用了自己的戶籍身契,過境各地州府,都會有記錄.....另外,刑部也發文去了泗州當地.....”

  不等他說完,六斤已是開口道,“這倒是可行的辦法?不過,這案子疑點眾多,孤以為還是交給錦衣衛吧?”說著,又道,“你們查你們的,他們查他們,兩不相干!”

  說到此處,不等金幼孜說話,直接對門外坐著的李琪道,“琪哥兒!”

  “臣在!”李琪站在門口。

  六斤拿起公文卷宗,“送到錦衣衛去,跟何指揮說一聲,這案子很是重大,讓他們務必用心!”

  “是!”李琪上前接了卷宗,又大步出去。

  ~

  公事房內,六斤又拿起一份公文鋪開。

  “還有這個案子!”六斤道,“許昌知府侵吞青苗款一案!”說著,皺眉道,“該犯官于永昌十四年起,共計侵吞青苗款一六百八十二塊銀元,水利款七百二十余。”說著,冷笑道,“你們刑部給的意見,就是發配安南了事?”

  金幼孜坐立不安,低聲道,“太子爺,這案子是廉政院轉來的....”

  “凡是官員犯案,累銀一千以上者。當廉政院,大理寺,刑部,督察院,四司查判!廉政院有廉政院的權利,刑部也有刑部的職責!”

  “哦,那邊說怎么判刑部也說怎么判?那成什么了?還不如不讓刑部說話,還能省些公文筆墨!”

  金幼孜慚愧的低頭,汗如雨下。

  “光是青苗款就快兩千了!呵呵,兩千銀元是什么概念?京師之中,一座四進的宅院,也不過一千多銀元而已!”

  六斤冷哼一聲,“發配安南了事?這是懲罰還是優待?”

  “太祖高皇帝在世時,貪污五十兩以上扒皮充草!后來大明得了高麗安南緬甸琉球等地,這官兒就不夠用了!沒辦法只能把一些戴罪之人,發配過去物盡其用!”

  “這本是父皇的仁德!”

  六斤咬牙切齒,“可經過這十多年,哈哈,竟然成了美差了!貪官們發現,他們即便是貪污,也不會掉腦袋了。不但不掉腦袋,還給了他們一個天高皇帝遠,照樣可以作威作福的地方!”

  “殺!”

  金幼孜被嚇得陡然一個激靈。

  “皇祖在時曾說過一句話,毛病都是慣出來的!”六斤怒道,“不殺,永遠不怕!殺!”

  說到此處,拿起紅筆,直接在公文上一勾。

  “青苗款水利款,乃是民生之用。身為父母官,不思造福百姓,反而私占民脂民膏,不殺何以平民憤?”

  “按太祖高皇帝大誥之刑,剝皮充草。不必押解京師,就在許昌明正典刑!更不必等到秋后,養著他還要浪費糧食!”

  大大的紅勾,紅的像血,觸目驚心。

  刑部內外寂靜無聲,許多年老的官員都在想,這位太子爺不愧是太祖高皇帝親自教導出來的,這份殺伐果斷真是...一模一樣。

  ~

  忙了一上午,出了刑部,六斤悻悻的拽了下領口。

  “在宮里,天下太平!”

  上了車駕之后,六斤憤憤的說道,“可真正接手政務才知道,所謂太平,呵呵?”

  李琪縱馬跟在車駕邊上,俯身笑道,“太子爺不必跟他們置氣!”說著,又道,“這氣,您也生不過來!別怕自己氣壞了!”

  “不生氣,談何容易?”六斤搖搖頭。

  “可是擺駕回宮?”李琪問道。

  六斤看看窗外,忽發現一隊騎兵從宮門那邊出來,朝遠處趕去。

  “他們干什么去?”六斤隨口問道。

  李琪朝那邊張望一下,回頭道,“回殿下,聽說是寶慶公主在西郊獵場騎馬呢!這些人大概是去接寶慶公主殿下的!”

  “西郊獵場?”六斤想想,忽然一笑,“走,咱們去看看!”

  ~~

  西郊獵場,綠樹成蔭。

  綠蔭之下,小福兒騎著一匹棗紅色的溫順小馬,愜意的在林間游蕩。

  她身后跟著一群人,其中侍衛曹小強亦步亦趨的跟在馬后,好似生怕那馬兒會尥蹶子傷了公主一般。

  “熱不熱?”小福兒忽然回頭,對曹小強道。

  “呃....”曹小強大眼睛溜圓,“還行!”

  “呵!”小福兒又是一笑,“你說是京城熱還西北邊關熱?”

  曹小強認真的想想,“回殿下,這兩個地方不一樣。京師的熱就是熱....那邊的熱是....曬!”說著,大手撓頭,“那太陽曬著人,跟火貼著臉烤似的!”

  “怪不得你這么黑!”小福兒笑笑,忽然拉住韁繩,“吃飯,餓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