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我閃婚了個財閥大佬 > 第1056章 五少的來電
    凌宜看過了那幾個好日子后,說道:“臘月二十二呀,好近了,時間上會不會緊張?你們家準備彩禮需要一點時間吧。”沐長宇笑道:“不用,我爸媽早就準備好了,好幾年前就準備好了,不僅是我爸媽,就是我大伯,我叔嬸們,都是這樣的,在我們兄弟幾個滿二十五歲之后,他們就開始給我們準備好彩禮。”“是我們讓長輩們久等了,彩禮早早就準備好,但我們一直沒有找到想娶的人。”凌宜:“……”沐家的長輩還怕他們家的兒郎娶不到老婆呀,早早就準備好了娶兒媳婦的彩禮。“我是我爸媽的長子,他們給長媳準備的彩禮,保守估計都有十幾個億。”凌宜笑道:“我爸媽給我的嫁妝估計也會有好幾個億,甚至更多,咱倆就是結一次婚,對于普通人來說已經是發了大財。”凌家也不缺錢,就只有凌宜一個女兒。凌宜嫁人,凌家給她備的嫁妝自是豐厚。沐長宇湊到她的耳邊小聲說了句什么話,凌宜的臉慢慢地變紅,顯得很不好意思的樣子。沐長宇看著她笑。凌宜忍不住輕捶他一下。“鈴鈴鈴……”在小倆口感情好得很,想摟摟抱抱親親的時候,沐長宇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本想不理會的。現在天塌下來,都阻止不了他和凌宜談戀愛。可是打電話的那個人也是執著,一直打,手機就響個不停。凌宜便推開了想親她的沐長宇,說道:“接接電話吧,一直打給你的,肯定是有急事找你。”沐長宇嘀嘀咕咕的,“什么時候不打,偏要在咱們濃情蜜意時打過來,簡直就是半路殺出來的程咬金。”凌宜捂嘴而笑,坐到了他的對面去。沐長宇就更不滿了,是對那個打電話過來打擾他談情說愛的人更不滿。掏出手機看到來電顯示是老五沐猛的電話號碼,沐長宇恨不得順著無線電波爬過去,把沐猛揍一頓。無端端的,打電話給他干嘛?雖然罵罵咧咧的,沐長宇還是接聽了老五的電話。“老五,你最好有天大的事!”沐長宇開口便陰森森的。聽得電話那邊的沐猛愣了一下后,小心地問道:“二哥,是不是你和我未來二嫂在做什么?我打斷你們的好事了?那,我現在就掛電話。”“別把你二哥想得那么不堪,我一直都很尊重小宜的。”沐長宇罵了五弟一句后,又問:“打電話給我做什么?”“也沒什么急事,就是,心情不太好,剛好回來了,進了咱們家的酒店,要了間房,點好了菜,叫好了酒,想讓二哥陪我喝幾杯。”沐長宇聽得額上青筋都暴起。“兄弟那么多,你隨便叫幾個過來陪你喝兩杯不行?非要找我。”“你一向跟老六關系最好,找老六陪你喝酒去。”“我不喝酒,等會兒要開車送你二嫂回店里去,不能喝酒。”還以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他這個二哥幫忙呢,沒想到僅是心情不好,想找個人陪著喝兩杯。就這樣,打斷了他和小宜卿卿我我的,沐長宇真恨不得一杯酒水淋到老五的頭上去。氣是氣,沐長宇抱怨過后,還是問道:“怎么心情不好了?奶奶催婚都不能拿你怎么樣呢,給你安排了幾次和陳家千金相親,你都放人家的鴿子。”“老五,你還要在廣城混的嗎?你以為陳家是吃素的呀,你這樣耍人家的女兒。”“陳家的千金也不差,跟你都是混娛樂圈的,有共同的話題,她有陳家當靠山,不會受潛規則影響,是個正兒八經的千金小姐,與咱們家門當戶對,與你也很般配。”“奶奶親自幫你相看的,還能差到哪里去?也就是你才有這么好的福氣,能讓奶奶親自幫你相看,看我們幾個,哪一個不是自己找的?”沐長宇以為老五是因為被奶奶催婚催得太緊,心情不好的。奶奶給老五安排的陳家千金,他們其實都不陌生。都是一個圈子里的人,大家經常在各種宴會上見面,彼此都認識。哦,老五鮮少會陪著家里的長輩們出席宴會,可能,他是真的不認識陳茵茵吧。沐猛沉默了片刻后,說道:“不是相親不相親的問題。”“那是什么問題?工作上遇到了麻煩?什么麻煩,你說,二哥看看能不能幫你擺平。”“二哥,我都點好了菜,叫好了酒,你過來陪我吃頓飯總行吧,你不喝酒,我喝,我二嫂也在吧,叫上我二嫂。”他沒有說心情不好的原因,沐長宇只得應著他:“那好吧,你在哪間房,我現在就帶你二嫂下樓去,你二嫂在我辦公室。”沐猛說了房間號,便結束了通話。“怎么了?你們家老五出什么事了?”凌宜關心地問道。“也不知道出什么事,他說心情不好,問他遇到了什么問題,他又不說,只叫我下樓去陪他吃飯喝酒,估計是感情問題吧,不過沒有聽說過他喜歡誰。”老五在大沐集團里是負責娛樂圈這個版塊的,他見多的俊男美女,對另一半的要求就會跟著提高,一般的豪門千金,他可能真看不上。像奶奶給他安排的陳家千金就很好,但是老五每次要跟人家見面時,前面答應得好好的,到點了,就臨陣脫逃,總是讓人家陳小姐白跑一趟。奶奶都要被他氣死。他每次都說臨時有急事。奶奶信他才有鬼呢。什么事急得過他的終生大事。奶奶說,他若是不喜歡陳小姐,見一次面后,給人家一個明確的答復就行,沒必要這樣子放人家的鴿子。以為就他沐五少時間寶貴,別人的時間就不寶貴了嗎?“小宜,老五已經點好了菜,叫好了酒,咱們下樓去一起吃飯吧,問問他到底怎么回事。”凌宜嗯了一聲。她起身,準備陪著沐長宇下樓去。沐長宇抱起凌宜送給他的那束花,要抱著花束下樓去陪老五吃飯。凌宜說他:“吃飯,你抱著花束不太好吧。”“沒事,就放在一張椅子上可以了,這是你送給我的花束,我就要抱著下樓,在老五面前炫耀一下,刺激一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