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我廢柴真千金,會億點玄學怎么了 > 第646章 喬媛媛:我倆沒戲!

墨芊手上不閑著。

忙忙這,忙忙那。

她這愛答不理的樣子,倒是讓喬賀沒底了。

要是換成顧家大哥六哥,喬賀絲毫不考慮墨芊會不高興,怕是他打人,墨芊還能遞刀。

但是這個老五,明顯很得墨芊“賞識”。

喬賀揉了揉太陽穴,有些后悔。

倒不是后悔打人,而是后悔沒提前找好說辭。

兩個人場面有點尷尬。

葉飛站在門口,本想退出去,別打擾少爺少夫人的二人世界的。

可眼見少爺為難,他得想個辦法替少爺開脫。

葉飛陪著笑道,“芊芊少夫人,情況特殊,我家少爺那是為了救你五哥,才動手打人的,你看看,網上的粉絲們不是都信了。”

喬賀馬上跟著應了,“嗯對。”

這次墨芊放下了手里的東西。

她歪過頭,看著喬賀,看了好一會兒才幽幽道,“你還是打輕了。顧星辰命里有劫,劫過則桃花旺,你再狠揍他一頓,沒準咱倆就是親家了。”

喬賀,“......”

大可不必。

原來墨芊問了半天揍他五哥的事,是在這兒等著他呢......

......

喬媛媛回到劇組。

之前記者和粉絲來鬧事的時候,藝真姐擔心喬媛媛安危,帶著她偷偷溜走了,找了個老鄉家里藏了起來。

這會兒看起來安全了。

她才帶著喬媛媛回來。

兩個人回到帳篷里,藝真姐就跟張姐聯系,把顧星辰一起喊了過來,說要統一一下兩邊的話術。

喬媛媛刷著手機。

生氣地磨著牙,“這個消息絕對是辛藝傳出去的。”

藝真姐冷眼瞥向她,“嗯,我信。連我都不知道,你倆保密工作做得夠好的。”

喬媛媛干笑兩聲,朝藝真姐解釋,“當時真是犯蠢了,才會跟顧星辰登記,就是打賭輸了,我得愿賭服輸。”

說到愿賭服輸,喬媛媛又想起來跟墨芊的那個賭注。

不會這邊辟謠剛結束。

墨芊那邊真成了,又把她跟顧星辰湊做堆吧。

喬媛媛頭疼,揉了揉腦袋。

藝真姐迷惑地看著她,“媛媛,你就沒想過,顧星辰為什么會打那個賭嗎?你傻,不知道那紙婚書什么意思,你覺著他也傻嗎?”

“啊?”喬媛媛不解地抬起頭,“他為了報復啊。我哥娶了他妹妹,他生氣啊,他也得禍害我唄。”

藝真姐,“......”

她無語地看著喬媛媛,懷疑這個世界終究是癲了。

這個丫頭竟然覺著顧星辰是為了報復她家。

藝真姐無語地搖搖頭,“喬三小姐,麻煩你動動腦子,他怎么可能是為了報復你,娶了你,也不對外公布,也不碰你,他就為了讓你從未婚變成離異?還順便把他自己也搭進去。”

喬媛媛蹙眉,“那你說他為什么?”

“......”藝真姐無奈地嘆氣,低聲吐槽了句,“可能是為了控干你腦子里的水。”

“什么?”喬媛媛沒聽清。

藝真姐搖搖頭,拍了拍喬媛媛的肩,“小公主,當然是因為喜歡你,才想娶你。”

喬媛媛驚悚地睜大眼睛。

“藝真姐你沒事吧?顧星辰那個花花公子,他怎么可能喜歡我,我喜歡耍弄我倒是真的。”

“大小姐,你信我的,你姐我見多識廣,我保證顧星辰就是想追你。”

喬媛媛,“......”

“你跟姐說,你喜不喜歡他?”

“當然不喜歡!”

“一點都不喜歡?”

“一、點、都、不、喜、歡!”

“不喜歡你跟他結婚。”

“......”

喬媛媛跟藝真姐的對話陷入死循環。

藝真姐還真是沒想到,竟然有藝人在她眼皮子底下隱婚。

她警告地戳戳喬媛媛的頭,“你以后離顧星辰遠一點,現在網上已經有你們倆的cp了,你哥這次何止是給他洗白,簡直就是給他貼金。”

藝真姐的娛樂敏感度非常強。

他們的cp才剛一露苗頭,她就意識到了,這一對要火。

不得不說,這種歡喜冤家,英雄救美的俊男美女cp,還真的很有拉扯感。

藝真姐生怕好不容易挺過去了這波爆料的坎,卻又入了新的旋渦。

喬媛媛這會兒倒是會看臉色。

馬上跟藝真姐發誓,“你放心,我跟顧星辰絕對沒戲!能不見我保證不見,能不說話我保證不說,這輩子絕不再上當!再讓他騙,我以后跟你姓。”

藝真姐被她逗笑,“你倒是會——”,跟我姓喬是吧——

藝真姐后半截話沒說完。

被帳篷外面的聲音打斷,“藝真啊,你也太操心了,我家大明星倒是也不愁找不到老婆。”

張姐說著話,掀開帳篷簾進來了。

顧星辰冷著臉,跟了進來。

不話癆的時候,顧大明星倒是天然帶著幾分疏離感。

被葉飛打傷的臉,還泛著青紫。

也不知道葉飛是怎么下手的,竟然給顧大明星揍了個比戰損妝還好看的妝容。

不得不說,天生麗質的臉,真是受傷都好看。

喬媛媛對上顧星辰的目光,馬上別開眼。

兩個人誰也不理誰。

只剩下經紀人溝通。

藝真姐看著張姐,笑得陰陽怪氣的,“你家顧大明星倒是真不愁老婆,這不,坑蒙拐騙的也能混來。”

“你家喬美人不是自己愿意賭的嘛,誰還綁架她,逼著她了不成。”

“那還是有人惦記!”

“敢玩,就得玩得起!”

倆經紀人都護犢子,誰也不讓步。

要談的事,一個字沒談,翻舊賬翻的起勁。

顧星辰聽了幾句,沒什么耐性了,“說正事,沒事我走了。”

兩位經紀人終于停了。

藝真姐不情不愿地翻了個白眼,“呃,行了說正事吧。以后要是有記者采訪,他們怎么應對?”

張姐一聽這個,扯了個冷笑,“顧星辰要暫停活動,不需要應付記者,你看看你家公主怎么應對就行了。”

“你們倒是會,爛攤子直接往那兒一丟,不管了。”

“你想怎么著,事我們都扛下來,隱退消一消熱度還不行,那你非得把兩個人都拖出來,再掛熱搜上兩個月才高興?”

兩位眼看著又要吵起來。

這時,門外突然傳來聲音。

“我掐指一算,他們還要復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