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我都當贅婿了,還要什么臉 > 第375章 功成身退(全書完)

雖然江逸風知道,周天子太想把大周治理好了,但他真不想入朝為官,尤其不想當丞相。

說得好聽點,丞相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實則治理國家的絕大多數事務,都是由丞相處理。

因此,這個其他人心心念念的官職,對江逸風來說就是雞肋,反正他是一點都沒這樣的想法。

于是乎,江逸風拒絕道:“天子,如此重要的職位,小人恐難勝任。”

周天子雙目看向江逸風,嘆了口氣道:“果然,正如王叔所言,就算讓你做丞相,你都不會心動,孤現在才發現,管理天下有多么的難。”

江逸風看著臉上還有稚嫩之色的周天子,想了想道:“天子,咱們關上門說些掏心掏肺的話,你有些過于著急了。”

周天子不解看向江逸風,“孤著急了?”

江逸風點頭,“我能感受到你有一顆想讓大周變強的心,但管理天下要循序漸進,不能過于急躁,你現在還很年輕,有的是時間,你不妨給自己定下一個目標,而后用一生去完成這個目標。”

周天子問道:“孤應該怎么做?”

江逸風微笑搖頭,“這天下是你的,你要親自去摸索,如果遇到實在解決不了的事情,再來找我吧!”

周天子先是本能點頭,而后猛地看向江逸風,“你什么意思?”

江逸風回道:“我最初的目標是混吃等死,逍遙快活,現在我有花不完的銀子,還是天子的姐夫,就算是七大門閥世族都不敢招惹我……”

周天子不等江逸風說完,便急忙道:“你打算回蘇城?”

“不一定!”

江逸風思索了下,撇嘴道:“大周這么大,我想多去幾個地方走走,走完了大周,就去外面走走,退休的生活我早就規劃好了。”

周天子不可思議道:“但……但你還很年輕啊!”

三公九卿中最年輕的一個,都要比江逸風大很多,結果其他人還沒退休,江逸風已經開始計劃退休生活了。

他以前還擔心江逸風眷戀權勢,現在看來,自己純屬是多想了。

江逸風壓根對權勢不感興趣,人家的目標是混吃等死,逍遙快活。

“年輕的時候不多溜達一下,難道要等七老八十才出去啊!”江逸風翻了眼周天子。

“……”

周天子感覺這話好有道理,心中卻又不舍,“萬一孤遇到危機的事情,一時間找不到你怎么辦?”

江逸風好像早就猜到周天子會這樣說一樣,拿出來三個錦囊,“我這里有三個錦囊,你遇到解決不了的問題,可以依次打開。”

三個錦囊里,分別是三樣信物。

第一樣信物,能夠聯系呂倩倩,不對,現在應該稱呼她為呂青,大周這次科舉的二甲第一名。

呂青依靠著過目不忘的記憶力,幾乎將他會的東西學了六成,相當于弱化版的他,遇到大部分事情都能解決。

第二樣信物,可以用來調動他名下所有的產業,例如報社、錢莊、順風鏢局、醫館、各地煤礦……

當然,為了防止周天子亂來,江逸風給了很多限制,例如周天子沒有下達命令的權力,只能告訴這些產業自己遇到的麻煩,由這些產業幫忙解決。

事實上,江逸風如今在大周的地位,猶如魷魚財團在燈塔國,一句話就能讓大周變得動蕩起來。

第三樣信物,是調動新軍用的,只要拿著這個信物,蒯通會無條件服從,屆時就算是大周要被滅掉,憑新軍領先許多的武器,也能夠扭轉局面。

周天子忍住去拆的沖動,問道:“現在不能看嗎?”

“不能!”

江逸風表情嚴肅道:“你要是現在看了,就沒用了。”

“好吧!”

周天子把三個錦囊鄭重收起來,“既然你都這么說了,孤只能答應了。”

“多謝天子。”

江逸風鄭重朝著周天子行禮,而后說道:“若是沒什么事,那小人就告退了。”

“嗯!”

周天子點點頭,看著江逸風離開。

而就在江逸風要走出宮殿的時候,周天子突然道:“姐夫,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你每年有時間的話,就帶著姐姐回來看看我,就算沒時間,給我寫封信也是好的。”

“知道了!”

江逸風沒有回頭,揮揮手離開了。

周天子看著空蕩蕩的宮殿,人生第一次感覺到了孤獨感,不由苦笑道:“終于明白,為什么天子又是孤家寡人了。”

說完,他緩緩抬起頭,眼眸中浮現出堅定目光,一步一步走到天子寶座上。

……

……

江逸風從王城回到府內,當天就命人收拾東西,連夜離開了。

又過了幾日,扶桑那邊傳來捷報,說是大周軍隊已經完全占領扶桑全境,并且又發現了好幾座銀礦和金礦。

魏晉蒙拿到這個好消息,第一時間就去找了江逸風,卻發現江逸風的宅院外,已經圍滿了求見的人。

魏晉蒙見狀,找到一個相熟的卿大夫,“李大人,這寒冬臘月的,為何不進去?要在外面等候?”

那個被叫作李大人的卿大夫苦著臉道:“剛剛聽江府的仆人說,他們家主人云游去了。”

“云游?”

魏晉蒙愣了一下,不以為然道:“肯定是年關將至,求他辦事的人太多,他在躲著你們。”

“可能性不大。”

李大人搖頭道:“今日一早,有人去錢莊找詩詩姑娘借錢,結果被告知昨晚詩詩姑娘就離開了,現在錢莊所有業務,都在做交接。”

“何止是詩詩姑娘。”

有一位大人圍了上來,“今日去王宮見天子的時候,聽那些太監說,姜王姬也被帶走了。”

“姜王姬也走了。”

魏晉蒙心頭一緊,意識到問題嚴重了。

“江逸風,你他娘的給老子滾出來。”

就在這時,一道憤怒的聲音響起,只見姬箴破口大罵道:“我的玲菲不見了,你把玲菲還給我,我給你跪下了。”

姬箴不管不顧自己的身份,竟然真的跪在了江逸風的府邸前。

看到這一幕,所有的卿大夫都竊竊私語,因為他們從中讀到了故事。

不過,作為全程參與其中的魏晉蒙,早就知道江逸風跟玉玲菲的關系,所以并沒有感覺驚訝。

他在府外站了一會,苦笑道:“老江,你還真是能給我驚喜的,說放下就放下,說離開就離開。”

說完,他掃視了一下現場的卿大夫,低聲又道:“不過離開也好,你這府邸都快比王宮還要熱鬧了,一旦引起天子不爽,想再退下來就難了。”

雖然江逸風來洛邑的時間不長,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江逸風算是整個大周,最有權勢的人之一了。

或許江逸風不在乎這些,不過難保其他人不這樣想,怕就怕突然某個時候,一大群人沖到江逸風跟前,強行給他穿上十二紋章冕袍。

到時候,就解釋不清了。

……

……

官道之上,一個車隊正在緩慢行駛著。

這個車隊有著大量強大的武士保護,還有諸多全副武裝的護衛,看著猶如天子出行一樣

而在車隊中間,則是一輛豪華馬車。

跟普通馬車不同,這輛馬車在行駛的時候,幾乎感受不到太大顛簸,原因就是底盤經過特殊處理。

馬車上,江逸風正在跟蘇詩詩、姜王姬、玉玲菲打麻將,旁邊還坐著圍觀的蘇映雪。

蘇映雪挺著個大肚子,很想下場打幾圈,卻都被江逸風以容易動胎氣阻止了。

“接下來我們去什么地方?”蘇映雪摸著大肚子問道。

“沒有目的地,任由車夫隨便行駛,累了就下車休息,風景好就賣個宅院住一段時間。”江逸風回答道。

“若是大周境內都溜達完了怎么辦?”蘇映雪閑著無聊,繼續問道。

聽到這個問題,江逸風放下手中的麻將,摸著蘇映雪的大肚子道:“等到蒸汽機制造出來,咱們就打造一支鋼鐵船隊,到時候帶我兒子去找大周之外的國家,給他找個大洋馬做媳婦。”

“大洋馬?”

姜王姬不解問道:“什么是大洋馬?”

江逸風看著單純的姜王姬,在她耳邊一陣低語。

而聽完江逸風的解釋,姜王姬滿臉羞得通紅,卻又對江逸風口中的大洋馬充滿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