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我被害死后渣男小叔徹底瘋了顧寒廷喬汐 > 第164章 你希望他死嗎?

我愣了下,“去哪兒啊?是有什么商務晚宴嗎?”

“我最近……皮膚不太好,如果是的話,我得緊急護個膚才行。”

我摸了摸自己的臉,最近都沒好好護膚,被風吹得都起皮了。

“哪有,我們家汐汐天生麗質!”

一句話,說得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捂臉。

這人,情話真是張嘴就來。

我摸著有些發燙的臉,“所以,到底去哪兒?”

“爺爺來云城了,帶你去和他吃個晚飯。”顧寒霆笑了笑。

“顧爺爺來云城了?”我噌地站起來,“你怎么不早說啊!”

見顧爺爺的話,更要好好護膚打扮一下了。

扔下顧寒霆,我快步回了臥室。

從浴室下面的柜子里找出顧寒霆給我準備的貴婦面膜,之前我一直沒舍得用,但見顧爺爺的話,必須得這個檔次才行。

好好清潔了一下皮膚,我敷上面膜從浴室出來,就看見顧寒霆坐在臥室的沙發上。

看見我敷著面膜的樣子,忍不住勾唇笑了下,“這么隆重啊?!”

“這不是……第一次見顧爺爺,怎么也要留個好印象才行。”我敷著面膜,說話含混不清。

意外顧寒霆居然全聽懂了,“誰說第一次見了。”

我一愣,“我……之前和顧爺爺見過?”

完了,我沒池熙的記憶,完全不知道這趴啊。

萬一到時候顧爺爺說起什么,我卻接不上,那可怎么辦。

“嗯,見過!”顧寒霆點頭,眉眼深深的看著我,“你突然這么緊張干什么?”

“我哪兒緊張了?!”我反駁,假裝撫平面膜避開他的視線,“那……顧爺爺有沒有說,上次我和他見面,他對我印象怎么樣?聊的那些話題,他會不會……”

“你們就是在機場的時候有過一面之緣,什么都沒說。”

顧寒霆起身朝我走過來,“你不用緊張,爺爺很喜歡你。”

一面之緣,話都沒說過就很喜歡了?

他怕不是在哄我。

不過轉念一想,顧爺爺是我爺爺的好朋友,小時候也見過我。

而我現在重生的這具身體,這張臉和喬汐很像。

顧爺爺大概是愛屋及烏吧。

“是因為……喬汐嗎?”我仰頭看他。

“嗯。”

我抿了抿唇,“那……顧爺爺看到我,不會……受刺激嗎?”

他喜歡的那個女孩子死了,兇手還沒抓到,看到和她一模一樣的臉,免不了會覺得難過吧。

“不會!”顧寒霆深深看著我,“爺爺看到你,只會開心。”

“因為,你是汐汐啊,是我喜歡的姑娘。”

不知道為什么,每次他喊汐汐的時候,我總感覺他像是在喊我。

喊……喬汐!

我被他撩得有點臉紅,扭過頭不再看他,專心敷我的面膜。

等時間的同時無聊刷著短視頻,看到一個博主吐槽云城連環殺人案事件,正準備仔細聽一下的,結果就聽顧寒霆突然喊我。

“汐汐……”

我抬頭,“嗯?”

“你希望他死嗎?”

“啊?”我愣住。

他在說什么?

“傅南州。”顧寒霆看著我,“我知道,他剛才又來煩你了。”

因為他又來煩我,所以他要弄死他?

不至于吧。

我有些震驚的看著他,好半晌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他這個問題。

他又問了一句,“你……希望他死嗎?”

我看到他眼底很認真,好像只要我說一聲是,他就會立馬跑過去殺了他一樣。

我陷入沉思。

希望傅南州死嗎?

應該是希望的吧。

在我最開始死了,變成靈魂,跟著傅南州的那段時間里,看著他對蘇沐煙呵護備至,對我的死漠不關心,甚至不信的日子里,我確實想過為什么我沒有化成厲鬼,把他們都給殺了。

可是,復活以后,發生這么多事情后,我對傅南州的殺意漸漸沒那么重了。

甚至,我希望他能夠好好活著。

以現在這種狀態,永遠活著!

我看著顧寒霆充滿殺意的眼,笑了笑。

“我不希望他死,我覺得他應該好好活著。像現在這樣,每一天都活在痛苦和自責之中,陷入自我折磨。”

“他和蘇沐煙應該一直糾纏,彼此內耗,我想看到他和蘇沐煙最后是什么樣的結局。”

“像他們這種人,死對他們來說,才是最簡單的解脫!”

不過,讓我更在意的,是顧寒霆怎么會突然問我這種問題。

畢竟我現在是池熙,和傅南州應該沒有什么恩怨,可以直接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我仰頭望著他,“你……為什么問我這個問題?”

顧寒霆揚唇笑了一下,“大概是……想知道在你心里,會怎么看待傅南州吧。”

“為什么?”我執著的問。

顧寒霆突然俯身,在我唇上印下一個吻。

他說,“汐汐,我這個人比較自私,容不得我的女人心里裝著別的男人。”

“所以我想搞清楚,傅南州在你心里還有沒有位置。”

我有點懵,“我心里為什么會有他的位置?我就是瞎了眼也不可能看得上他呀。”

突然,我腦子里有一道光猝然閃過,我眼神劇烈閃爍。

“顧寒霆,你……”

他是不是發現,我是喬汐了?!

顧寒霆猛地將我拽進懷里,緊緊抱住。

“沒有就好!”他的聲音低啞暗沉,“汐汐,我愛你。”

“從現在開始,你就完完全全,屬于我一個人了。”

他像個抱著心愛玩具的小孩子,胳膊用力到讓我非常不舒服。

可這種被人珍視的感覺,讓我心臟撲通撲通跳得厲害。

奇怪!

我好像,每一次都無法招架住顧寒霆的告白。

這男人,總能讓我心跳加快,面紅耳赤。

“你這人……”我臉紅心跳的看一眼外頭,“還有人在呢,胡說八道什么。”

我都不知道,我自己現在的眼神有多含羞帶怯,又有多招人。

至少,招惹到了面前的顧寒霆。

就見他眼神一深,一把揭開我臉上的面膜,俯身將我壓在床上。

柔軟的床墊瞬間凹陷下去,我和他的身體緊密貼合在一起,輕易感受到了他身體的變化。

“顧寒霆,你唔……”

我話還沒說完,就被顧寒霆堵住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