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因為你老婆要生孩子,所以我才告訴你這些!”衛南凜說道,他只能簡單地說了海島上的危險,又低聲說道,“你一定要保護好孟瑤與孩子,而現在,我與劉團圓必須離開海島!”

  李紀年忍不住問道:“就這么急?”

  衛南凜點頭,聽著里面傳來孟瑤難受的聲音,壓低了聲音,斬釘截鐵地說道:“一刻也不能等!”

  李紀年聽到孟瑤的喊聲,也是心煩意亂,他實在是想不通衛南凜這會兒到底有什么著急的事情,非要這個時候出島,他甚至有些不高興,想要翻臉,“衛南凜,你能不能再等一會兒?你也知道孟瑤很喜歡劉團圓,而且這個時候,孟瑤說不定會有危險,如果劉團圓在,可以給她力量,你為什么要選擇這個時候離開?”

  衛南凜無法解釋,只是說道:“以后我再跟你解釋,現在你立刻讓人送我們出島!”

  李紀年還想說什么,孟瑤突然疼得大喊起來,李紀年實在是顧不上衛南凜,趕緊沖進房間里。

  衛南凜想要追上去,卻被守在外面的士兵攔住,“衛副師長,嫂子在里面生孩子呢,您不能進去!”

  衛南凜急得不行,在外面大聲喊道:“李紀年,你趕緊傳令讓我們離開,再晚了就來不及了!”

  里面只有孟瑤的喊聲,哪里有李紀年的聲音。

  劉團圓領著孩子們到了碼頭上,準備出島。

  呂文清一邊收拾著東西一邊問道:“嫂子,怎么走得這么著急,好多東西我還沒拿呢,這一路上坐火車,也要吃吃喝喝的,都沒有準備。”

  “不用準備,得趕緊離開才行!”劉團圓握著胸口說道,她已經感受到壓迫感了,身體里的五臟六腑仿佛要燒著了一樣,難受得厲害。

  劉團圓看看天,紅彤彤的,明明是中午的時間,太陽最熱最猛烈的時候,但卻灰蒙蒙的,那太陽躲在烏云后發著紅光,瞧著像夕陽,十分地讓人不舒服。

  這幾天在嚴查間諜,所以海島上并沒有船能離開海島。

  劉團圓捂著胸口,等待著,終于看到衛南凜帶著劉勝利前來。

  “如何?”劉團圓問道,她指了指港口嗎,“沒有船,我們怎么離開?”

  衛南凜走到港口找了看守的官兵,說了自己要離島的意向。

  “對不起,接到司令員的命令,現在海島之上嚴查間諜,暫時沒有船只離開海島,除非有司令員的親口命令!”港口的官兵在恭敬地行了禮之后,對衛南凜說道,“衛副師長,雖然您的官銜比我們司令員大,但是我們是海軍,是直接聽司令員的命令,還請您不要為難我們!”

  劉團圓望著衛南凜:“你沒有與李紀年解釋嗎?”

  衛南凜壓低了聲音說道:“我與他說了,我們要離開,但是很顯然他不能理解。我不能將你與他們的關系告訴他們,現在時間太緊張了,孟瑤還在里面等著生孩子,我怕他難以接受,萬一他害怕你與那個孩子要留下一個,做了其他的事情……”

  衛南凜握住劉團圓的手:“他雖然是你的父親,但是我也不敢保證在這個時候,他會如何選擇!”

  劉團圓明白衛南凜的顧慮,她現在是一縷魂魄,而出生的那個孩子,卻是他們的親生女兒,有血有肉,李紀年會很好選擇的。

  “那現在怎么辦,港口不放行,我們沒有辦法離開啊!”劉團圓忍不住有些著急起來,她已經有些頭暈目眩了,只是這一次,比以往每一次都厲害,她眼前一陣黑一陣白,腳步也趔趄了一下。

  衛南凜覺察出劉團圓的異樣來,趕緊伸出手臂來攙扶住她:“你怎么樣?”

  “那個孩子就要出生了,衛南凜,我很難受!”劉團圓低聲說道,身子搖搖欲墜。

  衛南凜趕緊將劉團圓抱住。

  這會兒凌霄覺察到了劉團圓的異樣,她上前問道:“媽媽,你怎么了?”

  凌霄這一喊,小老二與小老三也上前來。

  劉團圓擺擺手,正要說什么,就聽見海面上傳來轟隆聲,她抬眸,就見周陽霖不知道從哪里弄來一輛小船,是用柴油機做動力的,他站在船上,朝著劉團圓揮手。

  衛南凜攙扶著劉團圓上前,他看了一眼周陽霖的小船,微微皺眉:“讓你去搞船,你就搞到這么一只?”

  “就這么一只還是老鄉的,但是他們不肯出人,只出船!”周陽霖說道,他晃了晃手里的繩子,“剛才我已經在水里演習了幾遍了,目前的海浪,我是可以駕馭的!”

  衛南凜皺眉,不行,他可不能冒險,萬一一家人都死在海上……

  “給我電話!”衛南凜低聲說道,“我要打個電話!”

  守港的官兵不愿意,但是衛南凜只得擺出官威來。

  雖然衛南凜是炮兵,這上面的是海軍,最后那些官兵,還是給了衛南凜一個面子,將電話交了出去。

  衛南凜打通了電話,低聲說了什么,然后低聲說了一句:“好,我等你電話!”

  衛南凜掛了電話,招呼周陽霖趕緊將船綁在一邊。

  “你確定不坐嗎?”周陽霖還不死心,他望望那些被拴起來的大船,“沒有李紀年的命令,這些船是不能出港的,現在只有這一艘小船了!”

  衛南凜搖搖頭:“不行,這樣太不安全了!等一下,會有辦法解決的!”

  周陽霖卻不肯放棄,他瞧著劉團圓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他想要趕緊帶著劉團圓離開,他剛才在海上航行了半天,覺著自己技術不錯。

  半個小時之后,電話亭中的電話終于響了起來。

  看守海港的人接了電話,立刻安排艦船送衛南凜等人離開。

  周陽霖一聽有艦船,這才趕緊將小船丟開,跟著上了艦船。

  就在劉團圓登上艦船的那一刻,眼前突然發黑,她啪的一聲就摔倒在一旁,然后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在失去意識之前,劉團圓聽到耳邊傳來孩子有力的啼哭聲。

  這個年代的劉團圓,出生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