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天醫下山當贅婿云軒沈如玉 > 第1360章 以退為進
“我管你怎么說,咱們這一場的文斗本來一開始的時候就說好了,只有雙方都同意了的話,才有進行下去的必要,我們一開始的時候也是去詢問你想不想來一場文斗,你來了,但是我們現在不想了,所以這場文斗也就取消了。”
云軒這個時候已經下定了決心,他無論如何也必須要耍賴才行,這讓身后的魏三爺立刻怒目望著云軒說道:“小子,你現在就是在故意耍我,你信不信老子現在就能廢了你?”
“好啊,你要是能的話,現在就可以來廢了我。”云軒這個時候攤開雙手,沖著魏三爺笑了一下,沖著他說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之間那些事情,我不能對你直接動手,難道你就可以直接對我動手了嗎?如果你想讓事態升級的話,我相信蕭老和天老他們兩個人一定很樂意看到這一幕的。”
聽到云軒這么說了之后,魏三爺立刻蔫了下來,很明顯云軒說對了。
云軒沒辦法對魏三爺下手,但是同樣的,魏三爺也不可能找云中鶴對云軒下手,如果那樣的話,就相當于打破了他們那些老家伙們曾經的約定。
云軒的對手是宋言師,只有宋言師才能夠正面的和云軒決斗。
“小子,你說的沒有錯,我不能對你下手,但是難道你以為我就沒辦法了嗎?別忘了你身邊的這個秦門主,我找云中鶴老前輩對他下手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因為他一直都想殺了我,我找他報仇,難道也不行嗎?”
“不行。”這時候,宋濂站了出來,他站在魏三爺的面前公然地說道:“魏三爺,如果你們在外面想怎么樣動手都無所謂,但是現在是在宋家,我讓你過來是想找你商量關于文斗的事情,而不是讓你來到我宋家趁機對秦門主下手的,所以無論你再怎么生氣,在宋家里面你都必須要按規矩辦事才行,按照我們一開始的約定的做才行。”
“宋老,你這是什么意思?”聽到宋濂說的這番話了之后,魏三爺立刻意識到了不對勁的地方,宋濂這是想要去偏向云軒了。
這和宋家一貫的立場完全不一樣,要知道在帝都里邊宋家之所以能夠堅持那么久,就是因為他們一貫保持中立的態度,包括魏家和云家的爭斗之中,他們也拒絕過很多次魏家的提議。
那個時候,魏家都以為宋家還會保持中立的狀態,可是現在,魏三爺感覺到了不對勁兒,宋濂這個態度很明顯是想要偏向云軒。
這讓魏三爺的心里面感到非常奇怪,他也了解過一些關于云家的事情,他知道云軒這個小子現在是支持他的人越來越多,反倒是支持他們魏家的人逐漸變少了,這一點可以說是非常不符合常理的事情。
現在就連一貫保持中立狀態的宋家,也改變了立場,這一點可以說是讓魏三爺感到又是震驚,又是有些后怕。
莫非,云軒這個小子真的有逆天改命的能力嗎?
“宋老,你們宋家為什么能夠持續幾百年,在帝都保持繁盛,你們的立場難道都忘記了嗎?你這么做真的對得起你們宋家的人嗎?”
“魏三爺,我們宋家什么樣的做法?不需要你們魏家的人考慮,我們覺得這件事情是值得的,我們就會這么去做。”宋濂這個時候輕輕咳嗽兩聲,他對于魏三爺的這番話感到非常的不滿,無論怎么說,他也是魏三爺的長輩,現在反倒是被魏三爺給訓斥了一番,這讓他這個宋家的老人感覺到有些無法接受。
魏三爺怒目看了一眼云軒,冷冷地說道:“云軒,沒想到啊,你小子真的是有好手段,這么看起來的話,你倒是真的給我們魏家帶來了一些隱患啊,可惜再大的隱患也沒用了,你的命運走到今天也就已經到頭了。”
“好啦好啦,你們不要再吵啦,永遠在為這些所謂家族的事情吵來吵去,真不知道你們這些家伙心里面是怎么想的,我這次過來可不是聽你們廢話的。”云中鶴這個時候擺了擺手,有些生氣的說道,他沖著云軒說:“小子,你這個家伙我能看出來你有點心急,你讓我們過來肯定不是沒有算計的,我現在就給你一個機會,無論你想比試什么,我們都陪著你,這樣你能同意這一次的文斗了是吧?”
“哦,老前輩,你要這么說的話,那我可就得好好的考慮一下了。”云軒這個時候笑了起來,他終于表現出來了自己真實的意愿,剛才他裝作那么猶豫的樣子,其實也只是為了多一點談判的底牌而已。
于是他就沖著云中鶴說道:“既然是這樣的話,那我只有一個要求,就是我們只比試耐力,同時一場決定勝負。”
“比試耐力?”云中鶴這個時候眉頭皺了起來,他沖著云軒說道:“小子,你又在玩什么把戲?你以為比試耐力,你就可以穩贏了是嗎?”
“能不能穩贏我不敢保證,但是比試耐力,的確是我們比較拿手的選擇了,而我想要跟你們談判的事情,就是如果你們贏了的話,你們只能夠打秦門主一拳,但是如果我們贏了,我們要求能夠打魏三爺三拳,這個條件你們能夠接受嗎?”
“哈哈哈,小子,你這么說的話,豈不是有點太看不起我了,你難道以為比試耐力,我們還真的能夠輸了嗎?不要說讓你打三拳,就是讓你打三十拳,三百拳,你如果沒辦法贏了我們的話,那也沒有用。”
云中鶴直接擺了擺手,沖著旁邊的魏三爺說道:“這個小子提出來的條件,你就直接答應好了,放心就是了,無論怎么樣比試,耐力,速度或者力量,我都有著必勝的把握,而你到時候只需要一拳打在他的胸口位置上,把他的心臟給打爆了,這個家伙就必死無疑。”
“好的,老前輩,我知道了。”魏三爺這個時候激動地笑了起來,他們很顯然在開始的時候達成了某些約定,商量好了一些事情,甚至連等會贏了之后,出拳打在秦門主什么部位都商量好了。
很明顯,魏三爺一定也學會了一些特殊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