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天劍神帝 > 第214章 蘇夢柔:我比李月嬋更會

在李月嬋沒在的時候,蘇夢柔也來找過一次楚塵。蘇夢柔身穿一襲冰藍色長裙,站在楚塵的閣樓外,亭亭玉立,如詩如畫。

蘇夢柔的玉顏上,仍舊掛著那標志性的狡黠笑容。但楚塵卻敏銳地感覺到,在他與李月嬋在一起后,蘇夢柔和他相處時,好像與以前有了些不同。

楚塵明白,她大概也是對自己有些情意,所以在自己與李月嬋在一起后,才會有些不自然。

對此,楚塵也有些無奈。他與李月嬋在一起是因為喜歡。他不會在不喜歡別人的情況下還與別人在一起。他對蘇夢柔當然也有好感,然而那種好感卻還沒有到喜歡的地步。蘇夢柔或許對他有情意,但蘇夢柔的這份情意,他恐怕是很難以同等的情意來償還。

“楚塵,給我點麒麟之力,你走了之后可就沒人給我麒麟之力了。”蘇夢柔對楚塵輕輕一笑。

不久前,她也曾詢問過吞天蟒自己能否前往皇城,在她的心里,她也是想與楚塵同行的。

但她得到的答案卻是和李月嬋一樣,吞天蟒讓她留在青河道院隨時指點她,免得她修煉出岔子。

倒是云知月得到了那尊人族圣衛前往皇城的許可。因為那尊人族圣衛給予云知月的傳承多是一些功法武學,而且那尊人族圣衛還將大量的修煉心得打入了云知月的腦海,云知月即便去了皇城,也能參照那些修煉心得修煉。

“好。”楚塵把自己體內此刻已產生的所有的麒麟之力都給了蘇夢柔。整整給蘇夢柔裝了十個“雪玉瓶”,這樣,在他回青河道院之前,蘇夢柔想必也夠用了。

蘇夢柔搖了搖手中的雪玉瓶,玉顏上綻放出燦爛的笑容:“給了我這么多,我還以為你和李月嬋在一起后,不把我當朋友了呢,想不到你對我還是那么大方,真是讓我感動呢!”

楚塵笑道:“咱倆當然是朋友。”

蘇夢柔突然道:“楚塵,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反正你都有個李月嬋了,多一個不多,要不再考慮一下,加個我怎么樣?”

蘇夢柔媚眼一勾,突然湊到了楚塵面前,對著楚塵的臉龐輕輕吐了口香氣,誘惑道:“我可比李月嬋更會哦~”

“臥槽!臥槽!”楚塵還沒反應,血影先叫起來了,“媽的!這丫頭太特么撩人了!楚塵!收了她!收了她啊!!!”

蘇夢柔吐出來的溫熱氣息,帶著淡淡的馨香,不僅撲到了楚塵的臉上,一些甚至鉆進了楚塵的鼻子里。

感受著那些溫熱的馨香之氣,楚塵的身體頓時就燥熱了起來。他也是個男人,出現這樣的反應很正常,若沒這樣的反應才叫不正常了。

楚塵也不禁在心里輕嘆:蘇夢柔真的是個妖精啊!

楚塵強行按捺下心里的那股燥熱,鎮定道:“夢柔姑娘沒在開玩笑吧?”

“當然是開玩笑的!”蘇夢柔一下子退開了好幾步,噘著嘴笑道:“哼!你還真以為有那么好的事呢!一個李月嬋還不夠,你還想南域雙美全要?那得美死你!”

在看見楚塵強行平靜下來的那一刻,蘇夢柔就知道沒戲了。所以她才這么說。

雖然楚塵沒有接受自己,但蘇夢柔心里卻更加的喜歡楚塵了。因為她方才的那些撩人動作,世間恐怕沒有男人可以把持得住,然而楚塵卻是把持住了。

正是楚塵的這種“把持”,讓她更加的喜歡楚塵。以前她不也是被楚塵這樣吸引的嗎?

楚塵輕輕一笑,沒說話。

蘇夢柔嘟了嘟嘴,也沒再說什么便回去了。

不過在回去的時候,她心里還是有些空落落的。

“靠!你這個家伙,暴殄天物!暴殄天物啊!”血影在烈焰囚牢里一臉恨鐵不成鋼:“你就是接受了蘇夢柔又如何?她可是個大美女啊!你是不懂得三個人的樂趣啊!”

楚塵沒有搭理。

血影繼續道:“行,你小子現在在這兒給本尊裝矜持,本尊倒要看看你以后會不會接受她!本尊告訴你,男追女困難,女追男卻很容易!隔層紗罷了!本尊認為你遲早有被攻陷的一天!本尊等著看那一天!”

血影還在繼續說,卻突然感覺到天黑了。

“他媽的,我傻逼啊,我干啥這么在意這小子的事?”

血影頓了頓又道:“還是怪這小子太不開竅了!媽的恥辱啊!我怎么被這么個愚蠢的小子關了起來!他竟然連三個人的樂趣都不懂啊!”

……

又過了十幾天,楚塵成功煉制出了數枚二階丹藥,將丹術提升到了二階。

這時候,他準備與云知月啟程前往皇城了。

與沈玉卿、李月嬋、燕南山、鯤鵬圣衛等人告別后,楚塵便與云知月各自騎著一頭妖獸,前往皇城。

李月嬋和沈玉卿,都不舍的流下了眼淚。蘇夢柔的眼睛也是紅紅的。

蘇長歌與蕭無缺將要回各自的勢力了。他們在青河道院待了太久,也該回去了。

蘇長歌在與蘇夢柔告別的時候,看見了蘇夢柔那紅紅的眼眶,不禁嘆了口氣。

……

楚塵與云知月所騎的妖獸,名為“青光鬃”。“青光鬃”是一種頂尖的三階妖獸,速度比“雪云鬃”還要快許多。

楚塵和云知月怕大皇子與二皇子的人在半路阻截,便選擇了一條小路。走這條小路,二十天就可以到達皇城。

他們白天趕路,夜晚休息。而在休息的時候,楚塵也常常修煉武學。這讓云知月暗暗咂舌,如此刻苦,難怪他能成為南域第一天才。

這一夜,楚塵修煉完畢后,云知月突然對楚塵笑嘻嘻的道:“楚塵,其實我叫你走這條路,除了避開大皇子與二皇子之外,還有一個原因。”

楚塵道:“什么原因?”

云知月道:“以前我往返青河道院與皇城時,也常常走這一條路。而其中一次,我遭受到了‘碧眼魔蛛’的攻擊。‘碧眼魔蛛’你應該知道吧?這是一種介乎于三階與四階的妖獸。幼年‘碧眼魔蛛’是三階,成年‘碧眼魔蛛’是四階。當時我被一只幼年‘碧眼魔蛛’攻擊,差點就著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