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他來時星光燦爛寧安康寧遠琛 > 第79章 反噬

史壯道干這一行,確實是會反噬,最好就是不要碰,就算不報應在自己身上,也會報應在子女身上的。”

我又想到了寧遠琛。

……

終于結束了期末考試。

除了有兩門是踩著分數線過的之外,另外幾門都合格了。

看來我自學的能力還是不差的,只要臨考前惡補一番就行了。

這段時間放寒假,而我又沒有進組,于是我又回到了別墅。

反正已經放寒假了,我決定這段時間就不接活了,就在家里預習下個學期的課本。

到了大三,專業課多,也越來越難,不用心點不行。

我們宿舍有一個群,但是最近群里鴉雀無聲,這不像是我們宿舍的風格,想必她們三個已經另外建群了。

但是我反而很享受一個人在家里的快樂。

我又將別墅里里外外都布置了一遍,將我在外面淘來的小擺件一一擺在家里的各個角落。

都不是值錢的東西,但是我特別喜歡,這是屬于我個人的氣息和風格。

寧遠琛在小年夜前一天來了一次。

進門后,他端詳了屋子一圈。

然后說了一句:“你這里……真是一言難盡。”

我無所謂地道:“既然一言難盡,那你就多說幾句嘛,多說幾句不就能說得清楚了嗎?”

“是一股與眾不同的行為藝術,一般人很難喜歡,但是呢,也不令人討厭。”寧遠琛道。

“那反正也是我一個人住,你只是偶爾來這里而已,對了,我聽說房子是有房產證的,你怎么不把房產證給我啊?”

“不是放抽屜里了嗎?”

“抽屜?哪個抽屜?”

“床頭那個。”

我立刻跑上樓,然后一層層打開抽屜。

終于在第三層看到了那個紅本本。

居然放在了這里!

產權證書上,寫的就是我的名字,還有一份過戶合同,上面寫了無條件贈送,且不得以任何理由要回。

我內心小小的歡喜了一下。

其實按我這樣的接戲速度,要買一套這樣的別墅不難,再過個一兩年就可以買到,但這是寧遠琛送的,又是我人小住到大的地方,我還是挺開心的。

我把房產證放下,再走下樓。

看見寧遠琛在搗鼓我的那些小物件。

他手上拿的是我從甘寧地區掏回來的一個張大嘴巴的丑娃娃。

我走過去,站在他身旁。

他說:“真丑。”

我問:“你說的是我,還是說這個娃娃?”

他笑了笑:“都丑。”

我怔了怔。

我真的很少看到寧遠琛這樣對我笑。

尤其是這種還帶著一絲溫柔的。

但是,他這表情只維持了幾秒,然后就開始盤問我:“寒假打算怎么過?”

“就在家里過啊。”

“不看書嗎?”

“看啊,剛我還在看書呢,是你來了我才不看的。”

他去沙發那邊坐了下來,又問我:“就只看書嗎?”

“對啊。”

“哪里都不去?”

“不去,難得清凈。”

過了一會兒,他又道:“過兩天,跟我去我家吃頓飯吧。”

我心里一緊,不由地問:“什么主題的飯局?”

不會是相親吧?

他看得出我的顧慮,不禁道:“就是普通的家庭聚餐。”

我松了一口氣。

……

我原本打算去金店給鄧世娟挑點昂貴的禮物的,但后來想想,鄧世娟也不缺這些,我送的她未必看得上。

而且我付出再多,她也不可能接受我當她的兒媳婦。

于是,吃飯那天,我就只提了一袋水果就上門了。

進大門口的時候,看到那個保安。

他很早就認出我來了,跟我打了一聲招呼:“安康小姐,好久不見了。”

我也跟他打招呼:“是啊,好久不見。”

若是以前,我一定會跟他說,以后見的機會多的是。

但是現在的我,已經沒有那份底氣了。

不過保安對我依然熱情:“我女兒看了你演的電視,她說好喜歡你,你演得真不錯。”

我連忙道:“謝謝。”

看來,每個人都對那些專注于搞事業的女性高看一眼,尤其是高收入的女性。

不過保安隨即又道:“電視上的你,比真人看起來美好多啊。”

我:“……”

罷了,不跟他一般見識。

……

這一次的寧家晚宴,確實就是個普普通通的晚宴。

因為寧瓊英過年期間要去國外比賽,寧遠松要去錄節目,所以他們提前吃年夜飯。

我的到來,他們也不意外。

至于我和寧遠琛的事,他們想必是不知道的。只要是寧遠琛不想讓別人知道的事,別人就很難查得出來。

因為今晚的晚宴只有寧家自己人,而且又因為寧瓊英要出遠門,所以寧瓊英自然是這次宴會的主角,寧家人都非常關心她,對她噓寒問暖,一會兒和她聊對手,一會兒叮囑她記得帶衣服。

寧瓊英有時還嫌啰嗦,只勉強應付一下。

而我,充其量就是個陪襯。

除了寧遠琛爺爺和爸爸和我寒暄了幾句,其他人就似乎沒有注意到我一樣。

我感覺自己像個小丑,甚至有點后悔過來了。

寧遠琛也是只顧吃飯,并沒有和我聊天。

后面還是寧瓊英主動提起了我,“小安康,我看了你拍的電視劇,可好看了,我平時不訓練的時候,就靠刷你的劇來打發時間了。”

我不由地問:“是嗎?”

“是啊,我和隊友都喜歡你,每一個角色都挺有感覺的,是不是啊,寧遠松?”

寧遠松被cue到,他看了我一眼,隨后就點評起我來:“小安康演戲確實不錯,不過畢竟入行的時間短,現在靠著年輕靈動臉還能混過去,后期還要提升演技才行。”

我點了點頭。

鄧世娟看了我一眼,道:“現在的風氣不行,年輕人都被你們帶壞了,都以為演戲能賺很多錢,什么人都可以演戲。”

我聽得出來,鄧世娟是借題發揮,看她一直沒和寧遠琛說話,就知道她對寧遠琛有氣,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寧遠琛沒有娶梁靜怡的緣故。

而且寧遠琛來我公寓的次數又多了一些。

不管怎么說,我現在都是漂亮的女演員,不管哪個男人和我走得近,都能讓人引發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