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數據廢土 >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節 消耗
    “吾輩正面臨前所未有之挑戰。”

    “外域之機械異族,妄圖顛覆吾輩之世界,奪取吾輩之生存空間。”

    “其實力之強橫,力量之兇蠻,前所未有。”

    “為與之對抗,至今日止,已有一位至尊、五位傳奇、百余位圣域,及數十萬將士獻出生命。”

    “前路漫漫,天地浩然。”

    “為吾輩后代之生存,唯有一戰。”

    “集全人類之偉力,與異族決一死戰。”

    “百日之內,汝等將于天空、海洋、陸地,清除、剿滅、橫掃所有機械異族!”

    慷慨激昂的演說,透過無線電廣播,傳向了世界的每一個角落。

    在全球軍事總指揮的號召下,名為“百日戰爭”的全球軍事行動拉開了序幕。

    紅土世界所有的國家,無論種族、信仰、宗教、文化,全都加入到這場決定人類未來的全面戰爭之中。

    一方面,數百萬的人類聯軍對機械異族所在的中部工業區實施了包圍,然后分批分次,不間斷地進攻;另一方面,所有國家都派出軍隊,或是花錢請雇傭兵,亦或是自發性質的民間組織、團體,在全球范圍內,對任何可能為機械異族提供能源、生產原材料的區域進

    行掃蕩。

    在中部工業區的外圍,人類大軍層層推進。火炮的轟鳴震耳欲聾,每時每刻都有數以萬計的炮彈飛向廠區。

    方舟艦橋內,紅燈閃爍。

    [中樞系統:警報,警報!]

    [中樞系統:核心生產車間正受到人類炮火攻擊,每分鐘損傷率達百分之一點九二]

    [中樞系統:預計三十五分鐘后,核心生產車間將停止生產]

    [首席機械女仆索拉·伊蓮娜:我們必須保護生產車間,確保戰斗單位的補充]

    [首席機械女仆索拉·伊蓮娜:啟動應急預案,方舟下降至海拔75米,開啟大范圍防護罩]

    [中樞系統:接受指令,方舟開始下降……]

    浩瀚的云海之中,如同浮空島嶼的巨艦緩緩下沉。龐大的艦身亮起數千盞紅色警戒燈,剎那間明暗交替,猶如紅色星群。

    數分鐘后,艦身上部徹底沒入云層,而底部則透出云層,朝著地面的工業廠房緩緩下降。

    云層下的天空流火飛竄,無數炮彈呼嘯而過。

    “母艦,母艦下來了!”

    “傳令火箭部隊,把它轟下來!”

    分散在戰場外圍的火箭車接到命令,立即抬起尾部的蜂巢式火箭發射艙。

    “鎖定目標,發射!”

    隨著各國的指揮官一聲令下,地面濃煙四起,火光四射,數以萬計的火箭蜂擁而出,拖著尾焰飛向天空。

    下一秒,火箭飛至半空,距離目標還有數百米時,突然撞在了一堵無形的墻壁上。

    “轟轟轟轟轟轟轟!”

    火光和濃煙沖天而起,無數六邊形組成的藍色光罩一閃而過,將爆炸完全阻擋在外面。固若金湯,甚至連晃動一下都沒有。

    “天啊,這是什么護盾技術,連能量碎片都打不出來……”

    “再打!管它什么鬼技術,就算再硬的東西,也有被砸爛的一天!”

    “耗死它!”

    第二批火箭車很快就到位,對著空中的母艦瘋狂發射。

    然后是第三批,第四批,第五批,仿佛無窮無盡一般。

    但母艦的護罩依然固若金湯,無論多少火箭撞上來,任那焰火滔天,都是巍然不動。

    片刻之后,母艦緩緩下降到廠區上方,龐大的艦身遮云蔽日,將方圓數十公里的生產車間護在身下。

    炮彈呼嘯著劃落在無形護罩上,如同潑灑在玻璃罩上的芝麻綠豆,紛紛彈開,落在外圍的地面上炸起一道道土泉。

    在抵御炮彈的時候,星空母艦的護罩竟如同橡膠一般,擁有極好的彈性,能將炮彈彈開。

    “這玩意太可怕了。”

    “電告上峰,把黑鈦炮彈拉上來,老子就不信耗不死它。”

    當普通的鋼芯炮彈換成昂貴的黑鈦炮彈,立即對超凡科技的星艦護罩造成了肉眼可見的傷害。

    黑鈦炮彈撞在無形護罩上,立即碎成無數彈片。剎那間,散開的黑鈦顆粒與靈能發生劇烈反應,黑色的火焰熊熊燃起。

    眼看黑鈦彈頭奏效,士兵們歡呼起來。

    軍官咬著雪茄,表情既兇狠又得意:“打,給我狠狠的打!”

    “管它是什么玩意,只要是靈能構成的,就能耗死它!”

    但很快他們就受到了打擊,黑鈦彈價格昂貴,各國的儲備都不多,只能限量供應。

    與此同時,無數戰斗在世界各處打響。

    密林之中,群山之間,島嶼之下,海面之上,無數人類戰斗小隊搜尋著機械異族的蹤跡。

    數以萬計的礦洞被炸塌,數以千計的油井被點燃,只要有履帶機器人的地方,就會被連根拔起。

    就這樣,戰爭持續了一個半月。百日戰爭過去了一半,星空母艦依然沒有能源衰退的跡象,仿佛資源無窮無盡一般,令人絕望。

    深空之中,一艘橢圓形的飛船緩緩接近藍星。飛船體積極為龐大,目測超過三十艘萬噸郵輪,一 郵輪,一看就知道不是人類造物。

    進入藍星引力范圍后,飛船毫不猶豫地開進大氣層,外殼在空氣摩擦下變得通紅無比。

    數分鐘后,飛船沖出大氣層,穿過云層,然后如同歸巢的小鳥一般,穩穩地落在了更加龐大的星空母艦的背上。

    透過深空,在藍星的月亮上,無數履帶式機器人在荒蕪的土地上運行,如同忙碌的工蟻,服務于巨大的巢穴。

    百日戰爭第五十七天,陳興來到了冰藍城皇宮的偏廳外。

    望著緊閉的雙扇大門,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雙手推門而入。

    華貴的地毯鋪滿空曠的大廳,上頂吊著巨大的圓形水晶燈。暖色調的燈光盈盈閃閃,完全沒有刺眼的感覺。

    環眼望去,墻上巨幅的油畫在暖色調的燈光中,愈發地顯得低調奢華,充滿了高雅的格調。

    偌大的空間里幾乎沒有放置任何家具和擺設,顯得空曠無比。只有圓形的水晶燈下,一張小圓桌,兩張精巧的高背皮椅

    此刻,兩張皮椅上分別坐著兩位面容姣好的女性,一個嬌小玲瓏,一個高大端莊。

    盡管體型相差甚遠,氣質卻十分相似,都是文靜優雅,帶點兒書卷氣,只是一個顯得更加少女,一個顯得更加成熟。

    然而,這時候的陳興眉頭緊鎖,并沒有欣賞美女的興致。

    只見他徑直走到桌前,朝穿著戰斗牧師袍的高個子女人使了個眼色,示意對方離開。對方瞧了他一眼,目光有些冰冷,然后放下交疊的大長腿,站了起來。接著雙手放在小腹上,微微欠身,抬頭時狠狠地剮了他一眼,似乎有些嗔意,然后頭也不

    回里離開了。

    這會兒陳興沒有什么心情理會葉陽白柳的情緒,他只想快點兒解決問題。

    他知道,對方是氣他把自己當做外人,聊個天還要特意把她支開。她在這里盡心盡力的,命都差點兒搭進去了,扭頭就被踢出局,心里肯定不痛快。

    但陳興也是沒辦法,他和諾娃之間的交易才導致了今天機械異族的入侵。嚴格來說,他已經出賣了全人類的利益,是個妥妥的“人奸”。

    這種爛在褲襠里的事情,他又怎么好意思讓對方知曉呢?而且一旦曝光出來,天知道還有幾個人支持他。俗話說得好,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這些女人別看平時百依百順的,真要爆出這種史詩級大雷,十

    有八九是要跟他劃清界限,不反過來追殺他就已經很好了。

    “考慮得怎么了?”

    陳興在對面坐下,單刀直入地向趙若曦·諾娃問道。

    椅子上還殘留著葉陽白柳的體溫,散發著溫婉成熟女人的淡淡幽香,讓他的心緒平靜了不少。

    這些天來,他已經和對方溝通了很多次了,但每次的結果都差不多。

    對方用天真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看著他,一言不發,表情純潔又無辜,看得人心里發毛。

    “我們能不能好好談談?”

    “你讓索拉這樣搞下去,最終的結果就是兩敗俱傷。”

    “我們雙方,難道就沒有和談的可能性嗎?”

    “人類和機械女仆,難道就不能共存嗎?”陳興耐著性子勸說道。他已經快要抓狂了,青國那邊三番四次來要人,都被他用各種理由搪塞回去了。什么“七公主結交了新閨蜜,想在冰藍城多玩幾天。”“七公主想看夏天的冰藍城,是否如傳說中的那樣,即使在最炎熱的時候,冰藍城的皇宮還是清涼冰爽。”“七公主最近身體有些不適,舟車勞頓可能會加重病情,需

    要再調理一段時間。”等等。

    青國那邊已經有傳聞,說七公主是被紅國丞相搞大了肚子,要等孩子生下來才會放回來,要不然怎么會一直扣著人家女孩子不放呢?

    要不是星空母艦的主炮猶如頭頂懸著的達爾摩斯之劍,趙元凱早就沖去冰藍城要人了。

    “你再不回答,我就真的要發脾氣了。”陳興嚴肅地說道。一字一句,口氣非常重。

    對方還是直勾勾地盯著他看,仿佛他臉上有花。

    “既然這樣,那你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陳興威脅著站起來,齜牙咧嘴,一副要生吞活剝對方的樣子。

    少女依然純真地看著他,一臉不諳世事的樣子。

    陳興逼近對方,雙手十指呈鉤狀,眼中透出兇光。

    “嘟嘟,嘟嘟,嘟嘟……”

    眼看就要發生犯罪事件,陳興腰間的對講機響了起來。

    “丞相大人,研究組有新情況匯報。”

    “等等,我馬上到。”

    陳興惡狠狠地瞪了少女一眼,轉身離開。

    來到議會室,一群穿白大褂的研究人員已經等候多時。

    “我們有理由懷疑,星空母艦有外太空資源采集點。”

    “但目前全球的通訊網絡受到星空母艦的粒子干擾,衛星處于癱瘓狀態,我們無法通過衛星觀測外太空的情況。”

    “如果有辦法鎖定運輸飛船,我們就可以用精準太空導彈打擊目標。”

    在場的研究人員都是一臉愁容,陳興微微一怔,接著沉吟道,“衛星啊,這個好辦……”

    說話的同時,陳興心念一動,議會廳屋頂的上方,星沙匯聚于一點,一個印著骷髏頭的鐵皮火箭緩緩成型。

    “洶!”火焰噴射,煙霧繚繞,七拼八湊的鐵皮火箭搖搖晃晃地升空,不禁讓人擔心,會不會隨時掉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