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媽咪輕點虐渣爹又被你氣哭啦 > 第500章 不如做個親子鑒定
  雨依舊下個不停,淅淅瀝瀝的好像落到了人的心口,不知道是誰在為誰哭泣。

  電話鈴響起,擊碎了回憶,夜辭拿出手機看了眼,直接接通放在耳邊。

  “喂。”

  “夜辭叔叔。”是煜宸赫赫那兩個小家伙的聲音。

  “嗯,怎么了?”

  “你知道媽咪去哪了嗎?媽咪不接電話,外婆也不接電話。”

  他們沒有給薄瑾御打,因為沈寧苒說薄瑾御失憶了,當時沈寧苒怕失憶后的薄瑾御說話傷到兩個孩子,所以對兩個孩子說過段時間再聯系薄瑾御。

  夜辭眉心跳了跳,朝緊閉的手術室門掃了眼,沒有說實話,“她們在忙。”

  “那好吧,那我們晚上再給媽咪打電話,我們還得給媽咪肚子里的弟弟妹妹講故事呢。”

  知道沈寧苒要給他們生弟弟或者妹妹后,兩個小家伙高興得不行,天天打電話來要輪流給弟弟或妹妹講故事。

  “滴——”

  手術室里,冰冷的儀器發出一陣刺耳的警報聲……

  手術室的門打開,護士又拿著一份病危通知書出來,告知家屬簽字。

  傷口出血嚴重加上流產,情況不容樂觀,沈寧苒已經出現了休克的現象。

  薄瑾御就那樣站在那,配合著簽下每一個字,他不敢耽擱任何時間,快一分快一秒都是好的。

  夜辭看著這一幕,握緊了手機,從未感覺騙小孩是如此艱難的事情,咬緊牙關將酸意忍了下去,他說了句“好”,匆匆掛了電話。

  手術不知道過了多久,也不知道護士去取了多少次血包。

  終于手術室的門打開,帶著滿身疲憊的醫生走了出來,看著站在門口的家屬,醫生無奈地嘆了口氣。

  薄瑾御看著醫生這副樣子,喉嚨里似被塞了棉花,張了張嘴,卻發不出聲音。

  宮舒瀾上前,喉嚨里發出破碎的聲音,“醫生,我的女兒她怎么樣了?”

  醫生嘆了口氣,“很抱歉,我們已經盡力了。”

  宮舒瀾僵硬的站在原地,一雙眸子瞬間失去了光芒。

  顧庚霆的手狠狠一收,用力地攥緊了手心。

  像是什么控制了大腦思維,顧庚霆踉蹌著向前走,他每走一步都像踩在棉花上,腳下都是一軟,他整個人差點栽倒在地。

  沈寧苒真的沒了?他害的!

  宮舒瀾緊緊拽住醫生的胳膊,“不,不會的,醫生,求求你救救她……”

  醫生連忙扶住快要癱倒下去的宮舒瀾,“女士,您先聽我說完,沈小姐的孩子沒保住,四個小時的搶救,我們已經盡力了,孩子沒了,沈小姐的命是暫時保住了,但情況也不是很好。”

  淚水已經快濕了宮舒瀾整張臉,她努力的保持鎮定,張了張蒼白的唇問,“你只要告訴我,我的女兒能不能活下來?”

  宮舒瀾還沒見到沈寧苒,但她已經能想象到沈寧苒傷得有多重了。

  醫生嘆了口氣,沉默了。

  宮舒瀾拽著醫生的手垂了下去,她明白了。

  醫生直白地說,“沈小姐現在的生命體征是靠著機器維持,接下來會如何,誰都不知道,做好心理準備。”

  醫生說完,搖了搖頭離開,在沈寧苒剛送進手術室那會,她迷迷糊糊地醒來過一次。

  她沒多少力氣,聲音虛弱無力,但醫生還是聽到她說,她懷孕了,求醫生救救她的孩子。

  醫生有時候只恨自己不是神仙,那樣重的傷,出了那么多血,大人都不一定能活,何談她肚子里的胎兒,況且她只有一顆腎臟,體質原本就比普通人差,能堅持到手術結束已經算是很堅強了。

  站在后面的薄瑾御全程安靜地聽完,他只感覺喉嚨間一股腥甜涌上來,渾身冷到發顫。

  ……

  沈寧苒被去了頂樓的病房,薄瑾御看到了沈寧苒此刻的全貌,她安安靜靜地躺在病床上,周圍擺滿了各種儀器,她就那樣靜悄悄地躺著,毫無聲息。

  醫生那些話其實誰都懂。

  里面那個女人很虛弱,隨時都會離開。

  所有人都明白,但所有人都沒提。

  薄瑾御也不想聽到那些話。

  他的苒苒怎么會死,不會的,她會好起來的,她只是累了,需要恢復的時間。

  罪魁禍首顧庚霆被忽略了個徹底,沒人注意到他,宮舒瀾此刻像一具行尸走肉,就坐在沈寧苒的病床旁陪著沈寧苒。

  過了好久,顧庚霆才想起來,林意微好像不見了。

  她什么時候不見的?

  他不知道。

  直到在醫院多方打聽后他才知道林意微也被送來了醫院,但她此刻身上的傷比她原先的傷重多了,不過不是致命傷,她受了點皮肉之苦,流了點血,死不了。

  顧庚霆去病房里看了林意微,然后就坐在病房外,失了神。

  不知道為什么,宮舒瀾那句沈寧苒是你的親生女兒,總能在他安靜下來后,跳出來一遍遍地占據他的大腦。

  齊澤找了顧庚霆很久,才在人來人往的病房走廊找到失魂落魄的顧庚霆。

  “先生?”

  顧庚霆好像沒聽到。

  “先生?”

  齊澤彎下腰,又喚了顧庚霆一聲。

  “什么事?”顧庚霆疲憊頹然的嗓音問。

  “您還好嗎?”齊澤小心翼翼。

  顧庚霆沒有回答,就這樣沉默了很久,他突然輕笑了一聲,笑著淚水濕了眼眶,他抬起沒有光的眼睛看著齊澤。

  “阿瀾說苒苒是我的親生女兒,你說她這個謊言可不可笑?”

  齊澤聽著顧庚霆的話也震驚了一下,不過他跟著顧庚霆這么久,頭一次看到顧庚霆這樣迷茫的神色。

  他聽說過顧庚霆跟宮舒瀾曾經有個孩子,但那時候也是宮舒瀾最痛恨顧庚霆的時候,所以她背著顧庚霆把孩子打了,人也跑了,至此之后,就算顧庚霆把宮舒瀾找了回來,他也再沒有強迫她生過孩子。

  但既然宮舒瀾那樣說,也許是那個孩子她沒有打,只是騙他的呢,萬一沈寧苒真是顧庚霆的親生女兒呢?

  齊澤思慮再三,開口提議道:“先生,您若是不知道真假,不如和沈小姐做一下親子鑒定。”

  齊澤知道顧庚霆現在是迷茫的,他覺得顧庚霆想要確定真假,只要做個親子鑒定,一切就都明明白白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