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陸太太,陸先生今晚回來過夜 > 第561章 撞見他和另外一個女人在一起

抱著陸琪放在她懷里的文件,溫言覺得有點重,但還是很客氣地問:“陸總,那這些資料您什么時候要?”

“五點鐘之前。”

“好的陸總。”

答應著陸琪,溫言抱著文件資料就下樓去了,心里還在想,還好老高這幾天沒有給她布置重大任務,她的工作也不是太繁瑣,要不然都沒有時間復印這些文件。

抱著文件,小心翼翼回到自己的辦公樓層,溫言直接就去打印室了。

陸琪給的文件多,要的時間也急,溫言中午連飯都沒有吃,一直在復印文件。

她就是這樣的人,工作一旦來了,她非得憋著一口氣搞完,不然沒有心情休息吃飯。

下午的時候,大家手頭上的工作都不是很忙,打印室和茶水間就成了大家聊八卦,偷偷休息的絕佳場所。

打印室里有十多臺復印機,溫言在角落里占用了兩臺,其他的則是其他同事輪流用。

這會兒,溫言把文件復印到三分之二的時候,打印室里又來了兩個女孩。

她倆一邊慢吞吞地復印文件,一邊八卦的說:“你聽說了嗎?長勝集團的大秘書這幾天在我們公司辦公,秘書辦的人今天上午看到她坐在小宮總的腿上,兩人在辦公室里特別曖昧。”

“那可不是,我們小群里都快傳瘋了,這個女人太膽大,太厲害了,直接在秘書辦宣布她喜歡宮宣的事情。”

“聽說宮總似乎也挺喜歡她,看來,宮總這次要被拿下了。”

“都把人留在咱們公司辦公,那多少肯定是有意思的,我看兩人這事八九不離十了,而且我還聽說姓陸的家背景很好,和小宮總是門當戶對。”

兩個女孩口中的小宮總,指的是宮宣。

眼下,她們自顧自的說八卦,完全沒有把溫言放在眼里。

或許在她們眼里,她們把八卦說給溫言聽,還是溫言的耳朵有福氣,還能聽到宮宣的八卦。

角落那邊的復印機跟前,溫言聽著那兩個女生的對話,神色不禁變了一下。

天勝集團的秘書長?

宮宣喜歡她?

為什么她完全不知道這個人,也沒有在宮宣身邊聽過這個人?

只不過,事情如果真是她們所說,那這件事情也瞞不了多久,沒多長時間就會被曝光出來。

如果這樣,那她更不需要多想,因為想了也是白想。

因為她不可能左右宮宣的思想。

于是,兩個同事在八卦,溫言則是繼續復印文件。

但想到她們所說的事,溫言心里隱隱還是有些不痛快。

直到下午快五點鐘的時候,溫言終于把陸琪讓她復印的文件復印完。

本來想找個小推車把復印好的文件一次性送到秘書辦,結果沒有找到小推車,只好一趟趟往樓上搬。

搬最后一趟文件的時候,已經是五點二十,還有十分鐘下班。

這會兒,搬著資料下電梯,溫言早就累得兩腿發軟,一邊往秘書辦走,一邊在想,等會兒她一定要讓宮宣帶她去吃好吃的,她一定要吃很多很多。

畢竟,她這么拼命工作都是為了宮氏集團。

抱著文件,溫言快到秘書辦那邊的時候,只見走廊盡頭,宮宣和幾個突然從總裁辦公室出來。

緊接著,上午讓她復印文件的陸總也春風滿面的從他辦公室出來了。

她很熟絡走在宮宣旁邊,被公司和高管,以及其他人簇擁在人群中間。

她很受歡迎,很被大家喜歡。

溫言直視著前面,只見女人一臉笑的看著宮宣說:“姐夫,我們合作的這么愉快,今晚去我那里,絕對把你伺候好。”

陸琪這人,不管在哪都口無遮掩,什么都敢說。

然而,她的一聲姐夫,溫言卻突然像觸電般被電了一下。

這個聲音不就是那天晚上電話里的聲音嗎?不就是那個風流小秘書的聲音嗎?

抱著文件,溫言看著前面的一行人,她腦子高速運轉,很快把結論得出來了。

陸琪是天勝集團的秘書長,她還是宮宣口中的風流小秘書,她這幾天在宮氏集團辦公。

所以,她知道她和宮宣的關系,知道她的存在,她是故意讓她復印這么多文件的嗎?

難怪她今天上午看到她的時候,能夠準確地喊出她的名字。

難怪她來來回回把好幾打量了很多遍。

所以,她今天上午是故意去找她的。

此時此刻,溫言覺得自己有點難堪了,再看看宮宣對她的縱容,看他在和她說笑,溫言覺得自己抱著這一挪文件特別傻。

如果她沒有猜錯的話,這些文件根本就沒有用,陸琪只是故意給她找事情做。

因為她下午在整理合同和企劃方案的時候,就發現這里面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這樣的合同和企劃方案宮宣根本不會簽訂。

要不是突然碰到他們倆,要不是聽著陸琪那聲熟絡的姐夫,溫言還沒有辦法把這件事情說圓。

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溫言就這么看著他倆,就這么看著宮宣。

她就說的,宮宣這兩天怎么格外黏人,原來這是男人心虛的表現。

不遠處,宮宣正在和其他幾個高管說話,并沒有注意到不遠處的溫言。

直到陸琪的步子緩緩慢下來,直到她戳了一下宮宣,提醒:“姐夫,那個女孩好像在看你,是不是你認識的?”

陸琪的提醒,宮宣不緊不慢抬頭看過去。

當他看見不遠處的人是溫言,看她懷里抱著厚重的文件,宮宣臉色一下變了,下意識和陸琪保持距離,拿開了她剛剛拉住他的手。

臉上明顯還有一抹驚訝和心虛。

他心虛陸琪站在他的旁邊,心虛陸琪剛才那曖昧的話,他怕被溫言聽到。

宮宣看過來的眼神,以及他身后的人群,溫言兩手用力把文件往上抱了一下,而后連忙貼靠著墻壁而站,把路給他們讓出來。

溫言一聲不響的退讓,陸琪不禁揚起一抹笑意。

就這女人,她完全不是自己的對手,自己根本不需要把她放在眼里。

她不過是宮宣和宮澤置氣的棋子罷了。

溫言小心翼翼的讓路,宮宣顧不上旁邊有人,邁腿就朝她走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