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龍神崽崽駕到全家都旺了蕭暖陽 > 第978章 太初融魂
  整整七日之后。

  太初身上最后一絲邪氣,被琢光吸走。

  此刻琢光的手中,有一個拳頭大小的紅色小球。

  這小球正是那些邪煞之氣。

  琢光突出一口濁氣,他要做的是完成了。

  可太初要做的,才剛剛開始。

  “娘子!我和暖寶等你!”

  琢光看到太初絕美的面容,眼中含著淚,喊了出來。

  “聒噪!”

  雖然被罵了,可這是琢光這輩子,最開心的一刻。

  “娘子我等你!”

  “閉嘴!”

  琢光并沒有一直守著太初,沒有了邪氣,那一抹魂魄已經不算什么。

  融合而已,他并不擔心。

  他自己在離開閣老會的密室時,留了一個傀儡。

  這么多天,傀儡也沒有什么動靜,說明那邊還沒開始。

  可是剛才,傀儡那邊有動靜了。

  雖然他們只是打開門看了一眼。

  此刻讓他最擔心的,是暖寶。

  如今的秘境中,內島上面非常安靜。

  甚至可以說是寂靜。

  外島卻野獸奔走,群鳥蔽日。

  暖寶站在石堡的最高處,眺望著遠方。

  手中拿著一個甜瓜在啃,“你別看我小,這樣的場面,我還真見過許多次!”

  旁邊的察勒也拿著一個甜瓜,咔嚓咬下一塊,“其實我不明白,他們都已經到了最頂端,為什么要做這些!”

  “又為什么對你抱有這么大的敵意!”

  察勒和暖寶看過來的眼神對上,被白了一眼。

  “我要是知道,他們就已經完蛋了。”暖寶給他一個自行體會的眼神。

  察勒懂,這些問題的答案,恐怕是這個世界上最辛秘的。

  可他這些天,就是忍不住會想,和一個孩子過不去,那些偉大的天道,真有空。

  抹黑,暗殺,明刺,無所不用其極。

  明知沒有結果,還要做那些事。

  他們,到底在怕什么?

  是的,察勒認為他們害怕,害怕暖寶。

  這場所謂的比賽,就是他們黔驢技窮,最后的瘋狂。

  “對了,耀烏好像要對明禮動手了。”察勒將發散的思維收回,才想起自己找她的正事。

  暖寶兩口將瓜吃完,又拿出一個粉嫩的桃子,“現在動手,有點早,也太明顯了吧!”

  雖然已經過去一些日子,但最近風平浪靜,怪獸那邊都不敢對他們動手,甚至派人來問是否可以到石堡避難。

  就算誰單獨走出去,也能夠囫圇個回來。

  殺個人,實在惹眼。

  “我也是這個意思,所以勸住了,但他說了,明禮必須死!”

  耀烏殺明禮有沒有私心他說不上,但是他這個行為,絕對是討好了暖寶。

  小團子也有殺明禮的心,只是她一直都在等。

  這秘境,終歸會是明禮的葬身之地。

  暖寶讓許多怪獸都進來了,只是將人和獸隔開,互不干擾。

  她就一直坐在這里,看著遠處。

  等著最后一刻的到來。

  閣老會的密室中,有人進來,準備將鴻秦帶走。

  卻發現他已經自散能量,服毒身亡。

  emmm,就身體還沒徹底涼了,可體內卻沒有一絲的能量。

  天道的算盤,終究是沒成。

  “他不可能死!還自散能量,我呸!”一個沙啞的聲音在狂怒,“鴻秦!鴻秦!他肯定逃了!”

  旁邊幾人面面相覷,“大人,他可是關在那個密室!那里從來都沒有人逃掉過!”

  這點自信他們還是有的。

  “那你告訴我,鴻秦哪里去了!”

  這大概是閣老會成立這許多年來,最最羞恥的一件事了。

  “不要等了,動手吧!”

  說著,一個陣法從大廳的頂上降了下來。

  這個陣法,看起來雖然繁復,實際卻只是一個能量傳送的陣法。

  “開始吧!”

  說著,一股精純而恐怖的能量從他們手中飛出陣法中。

  ……

  “開始了!”

  突然,暖寶坐直,看向天空的眼睛瞇了瞇。

  她這邊話音剛落,察勒馬上發出了事先約定好的預警聲。

  幾道身影從外面跑了回來。

  遠處那些還飛在天空的、跑在地上的鳥獸,全部都停了下來。

  絕望的看向天空。

  察勒:“全都回來了!”

  暖寶:“合陣!”

  察勒運氣高喊,“合陣!”

  只見石堡上空,各色靈氣的法陣合攏。

  最后,暖寶掐訣,將她布置的陣法開啟。

  與此同時,天空突然撕開了一個口子。

  一股股力量匯入秘境。

  如天火一般砸了下來。

  “轟——”金光閃過,那些力量被擋在了高空。

  “那是什么?”察勒驚呼。

  不僅是他,下面許多人跑了上來,看到這一幕都喊了起來。

  暖寶笑了,“結界而已!”

  之前她和暄宜一起去拿,沒有成功。

  前兩天兩人又去了一次。

  但是這次,成功了。

  她成功讓那個東西認主。

  而那個,就是秘境之石,可以控制整個秘境。

  如果沒有認主,天道的能量下來,就算是這幾千人每個人都是陣法匠神,也不可能阻擋。

  但現在,卻可以成功的將天道的毀滅能量擋住。

  只是這些事情,并沒有必要告訴別人。

  天火,天石,無情的砸了下來。

  那金色的結界卻不為所動。

  天空因為各色的天道能量變成了彩色,怪獸從匍匐變成仰視。

  所有有意識的生物,在天火落下的時候,都以為他們要死了。

  漸漸,目光從恐懼變成茫然,最后再變成堅定。

  堅定的相信,他們不會死。

  那些天道,認為自己可以主宰一切。

  卻忘記了,他們只是天地法則的代理人。

  是規則的執行者,卻并不是規則本身。

  暖寶閉上眼睛,盤膝浮在半空。

  察勒、耀烏、西門非、隆拜、明禮等等這所有的人,都仰望著天空中盤膝而坐的那個小人兒。

  眼神中閃過堅定。

  所有曾經懷疑過的人,在這一刻,像是浴火重生般,連同思想也一起重塑。

  幾千道信仰之力,匯入了小團子的身體中。

  她識海中的那個金印,發出淡淡的金光。

  金印變小,卻比過去更加的凝實。

  空間中,天空變成金色。

  星星點點的金雨落下。

  繁花似錦開放,溪水都在跳躍。

  要說最大的受益者,莫非太初。

  這金雨中三分之一的能量,都匯聚到了她的身體中。

  原本還要許久才能融合的靈魂,霎時便完成了。

  等金雨消失,太初睜開了眼睛,眼中閃過七彩的光芒,對著等待許久的琢光,露出一個絕美的笑容。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