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離開豪門后假千金轟動全球沈鹿陸星野 > 第385章 我兒子要吃

誰知道小助理還沒過來,剛和導演鬧的吳大媽趕緊叫兒子。

“沒聽見嗎?耀祖,叫你去吃飯了。”

吳大媽并不知道劉慧娟叫什么名字。

只知道女兒叫她娟姐,她叫的娟妹子,讓兒子也跟著叫娟姐。

她以為這樣喊,劉慧娟就會對自家兒子好一點。

誰會不喜歡兒子呢?

她兒子肯定比女兒討喜多了。

可惜,劉慧娟每次連一個眼色都多余給吳耀祖。

劉慧娟自己家就是兒子,她怎么可能喜歡別人家兒子?

要喜歡也是喜歡女兒啊。

但沈鹿已經回了盛家,她也不羨慕別人家有女兒了。

“娟姐,我們吃什么啊?”吳耀祖是真聽話,馬上跑到劉慧娟面前。

這打包盒看著就好高級,他已經迫不及待了。

“這沒你們的份,你們出去吃或者在醫院食堂吃。”劉慧娟直接拒絕了吳耀祖的窺探。

把飯盒都拿遠了一些。

吳耀祖一聽不是給他們吃的,臉色就不好看了:“怎么可能?我姐給你賺那么多錢,你連口飯都不讓我們吃?”

“我姐還在這里呢,你就開始虐.待我們了?”

“你之前可是說了,我們過來一切費用都不用管!”

劉慧娟看著吳耀祖就仿佛看一個傻子:“我是說你們出行的費用我給,你們的酒店,我也安排。”

“之后會找你姐姐報銷,但沒說連你們吃喝也要管。”

“再說了,沒看這飯菜是兩人份嗎?這是我外甥女特意給我和助理打包的。”

“沒有你們的份!”

劉慧娟再次強調。

一聽飯菜只有兩人份,吳耀祖更不滿了:“都打包了,怎么不多買幾份?”

“既然只有兩人份,那就我和我爸先吃,我們都餓了。”

“你讓她再去買就是了。”

吳耀祖直接指著沈鹿。

沈鹿冷著臉:“我是給我舅媽和助理買的飯菜,你想吃就自己去買!”

吳耀祖原本看沈鹿長得挺漂亮,還以為她乖巧聽話,結果一聽她這個語氣,頓時不高興了。

“我們是吳招娣的家人,當然應該先給我們吃,把我們照顧好!”

“你們該不是想餓死我們,然后繼承我姐姐的財產吧?”

很好,這很耀祖。

三句話不離財產。

沈鹿被他氣笑了。

“我用自己的錢,買的飯菜,想給誰吃就給誰吃。”

“你不服氣也給我憋著!”

陸星野都沒見小姑娘這么生氣過。

沈鹿讓二舅媽趕緊去吃飯。

吳耀祖眼睜睜看著她們打開飯盒,飯菜的香氣撲鼻而來。

他不知道這飯菜是在哪里打包的,但一看就很好吃的樣子。

他下意識看向他媽:“媽!”

喊這一聲,都不用他說后面的話,吳大媽就知道兒子的意思。

她暫時停止了朝導演噴糞,而是過來說娟姐:“娟啊,這是招娣的弟弟,你不能眼睜睜看他餓死吧。”

“我們爹媽不吃沒什么,但孩子不能餓著,你們兩個女人也吃不了多少,勻一份出來給耀祖吧。”

“他餓死都跟我們沒關系,你們是沒錢嗎?還要在外面乞討?”

沈鹿都沒讓二舅媽搭話,自己就懟了。

吳大媽怕得罪娟姐,可不怕一個小姑娘。

“嘿,我說你這個死丫頭,這哪有你說話的份兒?”

“你還敢罵我們是乞丐,我們可是招娣的父母,她的錢就是我們的錢,我們怎么可能沒錢?”

“倒是你們,拿著我家招娣的錢大吃大喝,還要餓死她唯一的親弟弟,我要把你們告到法院去!”

這女人潑辣起來,吼得醫院地動山搖。

護士一聽就出來制止了:“吵什么吵?這是醫院,不是菜市場,要吵就出去!”

護士可不管是誰,只要在醫院鬧騰就會制止。

吳大媽也是個欺軟怕硬的,在護士面前唯唯諾諾。

“我們不吵,我們講道理。”

她和護士賠笑,轉頭就朝沈鹿瞪眼。

“反正今天這飯菜,我兒子是吃定了。”

沈鹿冷笑:“你想什么呢,想吃自己去買,沒錢就去天橋下面,說不定還有人施舍給你們。”

“不過,你們在醫院守著不走,不會是想等女兒死了,馬上繼承女兒的財產吧?”

沈鹿不是惡意揣測,她是覺得真有這種可能。

畢竟這吳家人丑惡的嘴臉都不需要遮掩的。

可能在他們那個地方看來,重男輕女才是正常的。

女兒賺的錢就應該給兒子花。

沈鹿攔著,劉慧娟和助理能好好吃個飯。

助理倒是提議,把她這份先給吳耀祖,她可以先不吃。

但劉慧娟沒同意。

“吃你的,慣的他們!”

娟姐從來不怕威脅。

“好,好吧。”助理在娟姐的暗示下,也只能自己先吃。

吳耀祖眼看著她們吃飯,聞著飯菜的香味都覺得餓死了。

可他媽偏偏還在和那丫頭爭執。

“媽,行了,別說了,我可不吃人家吃過的,我要她再去買!”

“買三份,我和爸媽一起吃。”

吳耀祖竟然想指使沈鹿去跑腿。

這下不止劉慧娟,就連陸星野也不高興了。

“她不會去,這飯菜是在艾力國際酒店打包的,你們如果想吃,也可以去買。”

“只要你們舍得花這份錢。”

陸星野冷聲道。

什么艾力國際酒店,這一家三口都沒聽說過。

“我們不去,反正吳招娣有錢,你們先用我姐的錢去買不就行了?”吳耀祖依舊一臉理直氣壯。

沈鹿打量著他。

被打量的吳耀祖覺得渾身發毛:“你這樣看著我干什么?”

“我就想看看,什么人這么大的臉,你姐還躺在ICU,你就想花她的錢。”

吳耀祖一臉不屑:“她的錢本來就該給我花,這有什么好奇怪的?”

“倒是你們,現在瞧不起人,等我有錢了,我就把那什么艾力酒店買下來,不讓你們再去吃飯!”

噗嗤——

沈鹿沒忍住,給逗樂了。

世界上怎么會有這種蠢貨?

“你現在就去買下來吧。”沈鹿像看傻子一樣看著吳耀祖。

其他人眼里多少有些無奈。

吳大媽一看劉慧娟這里指望不上,就去看導演:“你們劇組把我女兒害成這樣,不想負責嗎?”

“我兒子要吃飯,你們去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