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離婚當天全城第一美女求我娶她蕭天陳若雪陸錦瑤 > 第1034章:她到底是哪邊的?

這番話簡單粗暴相當直白,并且聽起來十分刺耳。

可偏偏,不管是陳俊還是林萬河等人,都對葉傾城的話挑不出什么毛病。

他們現在也算是明白了,葉傾城的性格就是不裝不掩飾,心中想什么那就說什么。

對于大多數人而言的所謂高情商發言什么的,葉傾城完全不需要,她只會毫不猶豫的,將事情擺到明面上來說。

只是林萬河等人現在還不能完全確定,葉傾城這種性格究竟是單純沒腦子,還是因為高高在上性格倨傲,根本不在乎旁人的評價。

“那,您要是不想見,咱們就不見。”

陳俊一邊說,一邊看了眼手機,不過下一秒又忽然改了口。

“不過我建議,其它人可以不見,這陸家的人,您還是要見見的。”

陳俊看著手機上的信息,下面的工作人員告訴他,就在五分鐘前,天海陸家的人,也來到了泰華酒店。

本來對于其它人,陳俊也并不想跟他們浪費時間。

畢竟葉家分部創建這么幾天了,人員早就收的差不多了,剩下那些人要不要都無所謂,沒必要額外花費心思。

但,陸家不一樣。

一來,陸家如今的體量,在天海市宗族世家中,算得上是名列前茅。

再一個,陸家之前跟蕭天關系匪淺,這就更增加了他們的特殊性。

所以陳俊覺得,有必要見一下陸家的人,聽聽他們的想法。

“是這樣的,這陸家.”

陳俊用簡潔的語言,跟葉傾城介紹了一下陸家的情況。

“陳先生,其實我覺得那陸家,還是不要的好。”

林萬河說出這話,陳立仁也立馬點頭表示同意。

如今在這葉家分部中,林萬河跟陳立仁,各自占據著總經理和副總經理的職位。

若是陸家也加入了,那就必然會跟他們奪權,這可不是他們想看到的局面。

特別是對于林萬河來說,他的計劃是將蕭天和陸家一起打散,要是陸家也加入了葉家分部,那他還如何對陸家下手?

“那得看大小姐的意思。”

陳俊擺了擺手,他當然知道林萬河的心思。

但,林萬河跟陸家的恩怨,跟他們葉家沒有關系。

陳俊考慮的是如何做事,才能給葉家帶來更多好處。

“是。”

林萬河點頭不再多說。

“你是說,這個陸家,之前跟那個什么蕭天關系不錯,后來看到蕭天與葉家作對,就跟蕭天撇清了關系對么?”葉傾城淡淡問道。

“對,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陳俊點頭應道。

“這么說的話,那我確實要見見,讓他們上來吧。”

葉傾城說完后,林萬河幾人眼神一暗,但也無可奈何。

而陳俊,則是給下面的人打了個電話。

沒過多久,會議室的門就被人敲響,一名工作人員,帶著陸剛和另外兩名陸家核心成員走了進來。

林萬河眼神帶著陰沉注視陸剛,他原本還以為,陸建林會親自過來呢。

沒想到,就派了陸剛和另外兩個陸家人。

“葉小姐,鄙人陸剛,幸會,實在是幸會。”

陸剛臉上的激動恰到好處,又順勢對葉傾城伸出了手掌。

然而,葉傾城卻只是瞥了陸剛一眼,卻并沒有要跟他握手的意思。

陸剛尷尬一笑,將手掌收了回來。

“陸剛,你不是陸家家主吧?”

“見葉大小姐這么重要的事情,便是讓你父親陸老爺子來都不為過,結果就派你過來了?”

林萬河可不會放過這么好的機會,開口便極具針對性。

他就是要告訴葉傾城,這陸家分明是沒有拿葉家人當回事。

“葉小姐,是這樣的,剛才我大哥陸建林也跟著一起過來了,但由于公司突發緊急情況,所以就暫時離開。”

“這樣,我這就讓他過來。”陸剛說著,就作勢拿出手機要打電話。

“不用了,咱們談談就行。”葉傾城微微擺手,而陸剛自然是順坡下驢。

“我聽說,陸家之前跟蕭天關系不錯?”葉傾城淡淡問道。

“呃,我們跟蕭天,之前確實是有一些合作。”

陸剛還想說話,卻被葉傾城揮手打斷。

“僅僅只是合作?不止吧?”

陸剛聞言一愣,心中知道這些事也瞞不過去,便如實回道:“陸家跟蕭天之間互相幫助,蕭天幫助陸家多一些。”

不等葉傾城說話,陸剛就話鋒一轉道:“不過,在商場之中,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想必葉小姐以及諸位也都清楚。”

聽到陸剛這話,陳俊等人點了點頭,這倒是事實。

“哦,原來如此。”

“那你現在,又是什么意思呢?”

葉傾城再次發問,但陸剛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他總覺得葉傾城的嘴角,像是帶著一抹戲謔。

就仿佛,在故意逗他玩兒一樣。

可陸剛也來不及多想,立馬表態道:“我們陸家,跟葉家之前就有一些簡單的合作,包括天海市的醫術大會分賽區,我們陸家一直都是主辦方。”

“我糾正一下,是主辦方之一。”林萬河淡淡道。

“對,我們跟葉家也算是合作多年,并且我們一直都很敬重葉家,敬佩葉家對中醫圈,乃至對整個龍國做出的貢獻。”

“所以,如果有機會能跟葉家進行一些深度合作的話,那我們陸家一定是榮幸之至。”

陸剛微微躬身,對葉傾城表達了忠心。

陳俊和林萬河等人,相信陸剛這番話絕對是十分真誠。

畢竟,趨利避害是人類的本能。

只是陸剛不知道的是,這葉傾城的思想,有點非同一般。

“我聽明白了。”

“以前你們陸家跟蕭天關系不錯,并且蕭天也幫助你陸家坐上了巨頭之首的位置。”

“后來蕭天跟我們葉家作對,你們陸家臨陣退縮,選擇了跟蕭天撇清關系,不僅撇清關系,還要加入葉家一起對付蕭天,對么?”

葉傾城這直杠杠的一番話,直接將陸剛說的臉色微紅。

“那你們陸家這種行為,不就是墻頭草么?”

“不,不僅是墻頭草,這是過河拆橋,落井下石啊!”

這句話,讓陸剛臉色更紅。

“葉小姐,只是在我們陸家心中,更加敬重葉家,所以如果蕭天跟葉家發生矛盾,需要我們做出選擇的.”

“得了吧你,說的這么冠冕堂皇,你心里怎么想的自己不清楚么?”葉傾城此時已經不再掩飾眼中的嘲諷和戲謔。

陸剛懵了,這葉傾城到底是哪邊的,她為什么要幫蕭天說話?

難道陸家加入葉家分部,壯大葉家分部的實力,葉傾城不應該感到開心么?

陸剛眉頭緊皺,心中也是有些火氣,但他強壓著火氣問道:“那剛才下面的人說,葉小姐想見見我們,是什么意思呢?”

“哦,沒別的意思。”

“我只是想看看,像你們這種忘恩負義過河拆橋的貨色,到底長什么樣子。”

“以后要是在外面碰到,我可得離你們遠點,免得天上打雷劈你們的時候連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