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快穿之我的瀟灑人生 > 第3章 送還廢奴表態度,昏庸無能想花招
  般若腳踩哥舒,手里不停地轉著一把閃著寒光的匕首,看得哥舒不寒而栗,掙扎了半日都沒有從般若的腳下將自己救出來,心中頓時開始懷疑人生;

  努力的瞪著眼睛上瞟,確認了一下踩著自己的人確實是般若本人后,頓時就泄了氣,跟條死魚一樣的躺在地上,一言不發,除了呼吸什么動靜都沒有。

  般若看著腳底下的人不說話,有些好奇地低頭又問了一句,哥舒打死不開口,般若連蹦帶跳的收拾了一頓,他是咬牙不開口,說什么都不肯說,看著最后有進氣無出氣的人,般若感受了一下四肢的疲倦,果斷堵著嘴綁了起來。

  “明天送你去見你主子,到時候什么都知道了。”

  般若將人綁在犄角旮旯的地方,舒舒服服的睡覺去了。

  宇文護一夜都沒有見到自己的手下,心中有些奇怪,雖然不解但還是讓手下人直接暗中尋找,沒想到第二日竟然被般若叫出去,直接叫人給送了回來。

  看著被打得進氣少出氣多的手下,耳邊聽著心上人的吐槽,宇文護只覺得自己腦子都開始疼了。

  “宇文護,你要是實在瞧不上我呢,我也不介意,只是你不該用這樣的辦法來羞辱我,大晚上女兒家的閨房里出現一個蒙面的男人,真的很惡心;

  若不是因為我知道他是你的手下,昨夜他已經是一攤血肉了。”

  般若鐵了心要好好的給宇文護一個教訓,臉上的表情嚴肅的不行,看得宇文護心虛不已,順帶對自己的手下十分的不爽,直接讓人將他拖了出去。

  “般若,你聽我說。。。”

  “你還是先和你的正妻解釋一下吧。”

  般若眼神示意,宇文護從二樓的窗戶往外看,清河郡主正在馬車上掀開簾子往上看,宇文護的眼神都縮了一下;

  對面般若似笑非笑,直接伸手示意宇文護離開,宇文護看著般若戲謔的眼神,鐵青著臉直接離開了。

  般若坐在椅子上,看著宇文護風一樣地沖上馬車,隨后馬車掉頭直接離開了,只是馬車里夫妻倆的吵架聲也斷斷續續的傳了出來。

  “宿主,你這個樣子很難評啊!”

  “哎呀,人家夫妻倆的事,跟我一個清清白白的女兒家有什么關系?

  現在不好好修理一下,總不能讓我以后吃苦受罪吧。

  受著吧。”

  悠哉悠哉地喝完了茶,吃了糕點,然后逛了逛鋪子買了些喜歡的東西,才不緊不慢的回了府。

  “長姐——”

  伽羅跟個小炮仗一樣,直接從屋子里飛出來,一把抱住般若,愣是讓般若退后了一步。

  “長姐,你去哪了,怎么這么久才回來?”

  伽羅抱著般若的胳膊晃了又晃,眼睛卻直勾勾地看著身后丫頭們手上拎著的各種東西,看著般若只覺得好笑。

  “進屋吧,讓你挑就是了。”

  “謝謝長姐。”

  伽羅開心地靠在般若的肩膀上蹭啊蹭,看著擺的滿滿登登的桌子,好奇地看過來看過去,嘰嘰喳喳的和般若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上午發生的事。

  “長姐,上午的時候,二姐和那個姓楊的吵架了,具體因為什么,我不知道,但是那個姓楊的有點尷尬,二姐哭得挺傷心的。”

  自從楊堅和伽羅打過一架后,楊堅就變成了那個姓楊的,當然不會當著大家的面叫,只是在般若的面前屢教不改,最后般若直接放棄了,橫豎不在其他人面前叫就是了。

  “你沒去看看你二姐?”

  “我可不敢去,她現在的眼淚多得能直接淹了我。”

  伽羅咽下嘴里的軟酪,有些后怕的沖著般若小聲地吐槽;

  畢竟上一次曼陀和楊堅拌嘴了以后她去安慰曼陀,愣是聽著曼陀嗚嗚耶耶的哭了一下午,實在是有些嚇人。

  般若聽了伽羅的話,從一堆東西里根據記憶挑了一些曼陀喜歡的,帶著伽羅去了曼陀房間,在二人沒有成婚之前,曼陀最好不要對楊堅徹底失去興趣。

  宇文覺皇帝當久了,腦子不太好使,看著日漸囂張的宇文護居然打起了般若的主意。

  他覺得若是能娶了獨孤信的長女,自然能將獨孤信的勢力徹底歸屬于自己手中。

  卻忘了獨孤信的長女有沒有對他有一分的想法,便自以為是的派人將獨孤信召進了宮里。

  或許是因為獨孤般若和宇文護沒有撕破臉,兩家之間也沒有徹底決裂,宇文護雖然陰險毒辣,但依舊礙于般若的面子,對獨孤信偶爾有些相讓。

  而且聽說獨孤信在暗中打聽宇文家沒有娶正妻的人,宇文護也打算和清河郡主和離。

  畢竟上一次夫妻二人當眾吵架,幾乎已經將面皮撕破,便是不合理,也只是一對怨偶。

  因為清河郡主還沒有做出什么傷害般若的事,所以宇文護暫時打算放她一馬;

  只是清河郡主卻不這么以為,她認為宇文護之所以鐵了心非要與她和離,一定是因為受了獨孤般若的挑唆。

  所以在聽說宇文覺召喚獨孤信的商討他和般若婚事的時候,特地得意洋洋的在宇文護面前陰陽怪氣。

  “先帝抽的獨孤天下的簽文,看來這件事要應在獨孤般若的身上了。

  宇文護,枉你做了小人,人家獨孤般若要去攀高枝了,皇上剛已經召見獨孤信商討二人的婚事了,你是沒機會了。

  和離?

  這輩子想都不要想。。。”

  清河郡主的話沒說完,一把被宇文護掐住了脖子。

  宇文護氣得雙目通紅,手下的力道也不自覺的加重,清河郡主只覺得自己的脖子死死的掐住,不能呼吸,只好拼命掙扎,甚至用指甲在宇文護的手臂上留下了不少抓痕。

  宇文護也沒有閑著,從自己的袖子里掏出一個小藥瓶,直接給清河郡主灌了進去。

  “原本打算留你一命,既然你不知好歹,那就安安靜靜的等死吧!”

  宇文護咬牙切齒的說完話后,將小藥瓶小心的收拾起來。

  將清河郡主打暈后丟到床上,蓋好被子,隨后揚長而去,滿臉怒氣帶著人直接殺到宮里,打斷了宇文覺和獨孤信的商談。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