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快穿之我的瀟灑人生 > 第8章 蓄意見人不相識,互換湯劑誤 ‘ 大 ’ 事
  蕭定權臉上涂的藥劑剛剛退下去,顧逢恩就撒嬌耍賴非要蕭定權陪著他去一趟寒山寺。

  “表兄為什么非要去一趟寒山寺啊,我這臉才好啊。”

  “你就聽我的吧,保證你不吃虧!”

  蕭定權當然知道他為什么這么做,陸文昔唄!

  可問題是,陸文昔只怕輕易的當不了太子妃啊。

  蕭定權細細思考著究竟是成全原身和陸文昔而改變自己的計劃,還是順其自然。

  一路上看著車外的風景,蕭定權決定還是順其自然,等到自己解決了前朝的難事后,若是原主的壞毛病已經改掉了,倒也不是不可以讓他和陸文昔恩愛白頭。

  否則的話,還是讓陸文昔嫁一個能護住她且對她好的人吧。

  寒山寺很快就到了,春夏交際,兩旁的風景甚好,顧逢恩拉著蕭定權從山腳下一步一步地走上去。

  “表兄不會是打算今日拉著我棄文從武吧?”

  看著高高的臺階,蕭定權一臉驚恐的看著顧逢恩,滿臉都寫著拒絕,好不容易有一個小世界可以不用自己動手了,蕭定權還是很珍惜這幾十年的時間的。

  顧逢恩聽著蕭定權的話,有些落寞的嘟囔了一句,沒等蕭定權反應過來,直接拉著他就開始興沖沖地往山上跑。

  別說不遠處的細作,只怕他自己都沒有聽到自己的話吧,可是瀟灑哥卻一字不落的把話傳進了蕭定權的耳朵了。

  “我倒是想,只怕皇帝不肯。”

  顧逢恩倒是實誠,但是私下還是可以看出他對自己的父親是崇拜的,否則也不會在私下的時候依舊很是看重武藝了。

  爬到半山坡,顧逢恩和蕭定權都有些累了,就在半山腰的涼亭里小憩一二。

  “這里的空氣真心的不錯,難怪你非要帶著我來,確實是個放松心情的好去處。”

  “恐怕不止是放松心情的好去處。”

  蕭定權的話剛說完,陸文普就出聲帶著陸文昔走了出來。

  蕭定權和顧逢恩看到后連忙就要回避,雖然陸文昔帶著帷帽,但是這個時候男女有別,還是要避諱一下的。

  豈料,陸文普看二人要回避,趕緊出聲讓他們留步。

  “殿下,顧兄請留步。

  這是我家小妹,想要當面謝過二位當初在牢里對我的救命之恩。”

  說到最后,陸文普莫名的有些心虛,然后在顧逢恩詫異的眼光下,陸文昔上前向二人道謝。

  “多謝殿下、顧小侯爺救兄長大恩。”

  蕭定權和顧逢恩側身受了半禮,連說客氣;眾人互相見過后,又說起射柳大賽在即,不知道何人能取勝。

  “想來殿下此去定然可以榮獲桂冠。”

  陸文昔突然開口,讓另外的三人有些愣住,尤其是蕭定權,聽了以后先是愣了一下,隨即便笑道。

  “本宮并沒有打算下場,就算想要上場,只怕陛下也不會同意。”

  具體原因雖然沒有明說,但是陸文普和顧逢恩都明白,春闈一事給蕭定權增加了太多的助力,皇帝最是看不得蕭定權深入人心,受人擁護的場景,若是強行上場,只怕就要命喪當場了。

  陸文昔有些不明白,剛要說話,就被陸文普拉住,致歉后帶著陸文昔就離開了。

  李柏舟死后,他手下的各方勢力互相不服氣,雖然安平伯想要替自己的外孫蕭定棠收服他們,但是他除了斂財以外,壓根不明白安插一個人在某一個位子上究竟是為了什么。

  此人目光著實短視了些,那些原本忠心于李柏舟的人漸漸的就不和他來往了,而是直接聯系蕭定棠。

  另外,皇帝蕭睿鑒明面上收伏了不少人,暗地里蕭定棠和蕭定楷一派和蕭定權一派互相明爭暗斗,各自收伏著各自的人脈。

  射流大賽之前,皇帝果然派人給蕭定權下了瀉藥,甚至為了看起來不奇怪,給各位皇子都送了一模一樣的湯。

  蕭定權正好趁著機會把湯還給了蕭定棠,于是,蕭定棠既天雷劈胯下的社死現場后,又一爆笑級別的力作——馬上揚黃。

  圍觀群眾一片嘩然,誰讓蕭睿鑒為了讓蕭定權上不了場,下的是強力瀉藥加迷藥;

  蕭定權只是換了湯藥后,讓瀟灑哥把藥效推遲了那么一小會會。誰知道效果會這么強烈呢。

  蕭睿鑒說什么都沒有想到喝藥出丑的居然是齊王蕭定棠,看著在一旁端坐的太子,他還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只是,這藥是自己的心腹下的,唯一的解釋就是他下錯了碗,蕭睿鑒心里大罵心腹廢物,但是看著被場上的馬踩踏的蕭定棠,還是立刻讓人救下了他。

  好歹是自己疼愛多年的兒子,居然在這種場合下丟人現眼,真是完犢子了。

  蕭定棠暈過去以前,看到的就是在高臺上穩坐的蕭定權,八面威風不動,心急之下,直接吐了口血然后才昏迷過去。

  蕭定楷看向蕭定棠最后看向的方向居然是蕭定權,心里頓時就有了主意,只是當著眾人的面,不能直接說出來,否則萬一沒有證實,那么一個誣陷儲君的罪名是跑不了了。

  只是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蕭定權裝作吃壞了肚子,太醫的一句話沒有說完,他跑了三趟,看著在場的眾人都有些奇怪,怎么今日一個兩個的都吃壞了拉肚子。

  “宿主,你對自己倒也不用這么狠啊?”

  “沒有啊,我裝的,一來可以擺脫嫌疑,二來兩個皇子都吃壞了肚子,一個是儲君,一個是皇帝最愛的兒子,逼得蕭睿鑒不得不做選擇;

  是一查到底,還是含糊其詞,讓他咽下這枚苦果,讓蕭定棠受了這份罪,就看他的皇位在他的心里究竟價值幾何了?

  但愿咱們的趙王殿下可以看清楚他父皇的真面目,將來下手的時候,第一個處死蕭睿鑒。

  咦,好臭啊。就這樣吧。”

  蕭定權回到前面的時候,除了蕭睿鑒和太醫以外,就只有一個還暈著的蕭定棠在了。

  “太醫,給太子診脈看一看,他如何了?”

  蕭睿鑒咬牙切齒的樣子,嚇得太醫直哆嗦。相較于蕭睿鑒的憤怒,蕭定權虛弱的沖著太醫笑了笑,然后把自己的手腕遞過去。

  “有勞秦太醫。”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