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快穿之我的瀟灑人生 > 第 2 章 吐露真相容垣做防備,看護公主盡力完任務
  曦和公主容覃(用作名字時,qi)是目前容垣唯一的子嗣,所以后宮除了鶯哥之外的七位夫人都想要得到她的撫養權。畢竟,既能得到君王的垂憐,又對自己以后的孩子不具備任何威脅的公主,誰不喜歡呢?

  可是,有時候,爭即是不爭,不爭即是爭。在其他七位夫人各顯神通,紛紛爭取小公主的撫養權時,容垣直接宣布,鶯哥成為曦和公主的養母。

  鶯哥和瀟灑哥猜測原因,大概是因為其他七位夫人變臉變得有點快,導致有一次把公主心愛的小兔子打傷了。

  “雀夫人,父王說你會給小兔子包扎傷口,小兔子被壞奴才打傷了,你快給小兔子包一包吧!”

  曦和公主眼淚汪汪地站在鶯哥面前,萌得鶯哥和瀟灑哥心都軟了。

  “好,那咱們就一起給小兔子治傷吧!走,叫太醫帶著藥過來。”

  鶯哥說完這句話后,一抬頭就看到了站在曦和身后不遠處的容垣。

  “壞了!瀟灑哥,你說我會不會露餡了?”

  “我在查書你先別亂說話。”

  鶯哥抱著曦和加小兔子回到昭寧西殿后,命人把太醫叫來,帶著外傷的藥粉,在給小兔子處理好之后,曦和公主也哭累了,抱著小兔子,睡在床上。容垣站在一旁一言不發。

  “宿主,你可能暴露了,但是沒關系,書上說,容垣早就喜歡鶯哥了,所以要不然你就先直接坦白,實在不行咱們再試試下藥。”

  “呵呵!”

  鶯哥看著站在身后的大王,沒有猶豫,直接走上前。

  “不知大王可否借一步說話?”

  “好,去正堂吧!”

  “是。”

  來到正堂,容垣讓周圍的人都出去后,鶯哥上前跪在地上。

  “想必大王已經察覺到不對了。妾不是錦雀,是鶯哥。不是一個嬌嬌軟軟的小姐,而是一個刀口舔血的殺手。是容潯把我撿回去。。。”

  鶯哥按照看的書,一五一十的把話都說了出來,最后還加了一句。

  “容潯很喜歡冬惑草,種了很多。”

  “你說什么?冬惑草?”

  “是。就在他府里的密室里,種了很大一片。”

  “你為什么向孤坦白?”

  “因為我想好好活著,養育曦和,我也不想讓我妹妹死,況且大王已經有所懷疑了,您想知道答案不過是時間的問題,與其案發被處罰,不如主動坦白求原諒。”

  “好,那本王就信你一回,曦和若是出了任何問題,你提頭來見。”

  “謝大王。”

  鶯哥的話仿佛是一顆大石頭從天上砸到了大海里,容垣回去細查之下居然發現容潯真的種了一堆的冬惑草,立馬叫來藥圣百里越商議,一連好幾日都沒有進后宮。

  鶯哥也在看孩子的日子里,把原著看完了。

  “嗚嗚嗚,瀟灑哥,他們兩個太不容易了,明明彼此深愛,卻最終陰陽相隔。。。”

  “這個,宿主,我只是一個系統,不太懂人類的情感。但是我知道你好像劇透了。這會不會給咱們的任務完成什么阻礙啊?”

  “不會的,我一定要把任務完成,有情人終成眷屬,任務者圓滿離開。嗚嗚嗚~”

  “最后那個才是你的目的吧?”

  “什么?”

  “沒什么,曦和醒了。”

  曦和自打跟著鶯哥生活,每天中午都被強制睡半個時辰,現在養成習慣了倒也不用人催,到點犯困,到點就醒。

  日子就在鶯哥帶著曦和每天吃美食,玩小兔子,踢毽子,捉迷藏中一天天的過去了。

  劇情終于來到了冬月十二,曦和的生母沁柳夫人的周年祭日。

  這一天,鶯哥帶著曦和前往靈山祭拜,為了安全,鶯哥甚至問容垣要了雙份的禁衛護送,卻沒想到還是出事了。

  車隊行到半山腰,刺客從天而降,在鶯哥帶著曦和跳懸崖之前還是問了一句。

  “這里的劇情非走不可嗎?啊——”

  “你都跳完了,當然得走了。”

  鶯哥此刻一邊抱著曦和,一邊用手抓著一切可能抓到的東西,盡可能的減緩兩人下落的速度。也不知道這個小公主是不是真的天賦異稟。

  都已經嚇得暈過去了,懷里卻還緊緊的摟著那只小白兔。嘖嘖嘖,也好,不用為了吃的發愁了。

  “嘶——”

  落地的時候,鶯哥有意回想起了前世曾學過的落地技巧,卻忘了懷里還抱著一大一小兩個可愛的生物,生生的往旁邊歪倒。然后右腳踝光榮地下崗了。

  “啊!太疼了!怎么會這么疼啊?我之前救人的技術明明很好啊!”

  “宿主,我馬上啟動了緊急止痛預案。。。”

  “別!我要是從這么高的懸崖上摔下來,一點事兒都沒有。豈不是更讓人覺得奇怪。萬一讓人家懷疑,刺客是我安排的,不就活生生地拆散一對鴛鴦了嗎。”

  “哦,你拖著曦和往前走,大概兩百三十米的地方,有個山洞,躲一躲吧。”

  “好。”

  鶯哥帶著曦和一步一步地挪到了山洞里,這孩子可能真的受到了驚嚇,這么長時間了,愣是沒醒過來,鶯哥聽著自己肚子在打鼓,又看了看那只兔子。

  “曦和,我這是事急從權,不得已而為之,你等醒了別和我生氣啊!”

  鶯哥按照原身的記憶,剝皮放血一氣呵成,簡單料理過后,烤的香噴噴直冒油的兔子就可以吃了。

  “哎喲不錯哦!”

  鶯哥一邊稱贊自己的手藝,一邊吃完了半只兔子,剩下的半只兔子就是把肉全部扒到了手帕上,骨頭和其他的東西在山洞外面挖了個坑埋起來。

  “哎呀!”

  鶯哥剛剛埋完了東西,就聽到山洞里曦和醒了。趕緊抱著木頭趕回去。

  “瀟灑哥,書里沒說這丫頭醒的這般早吧?”

  “書里沒提。”

  鶯哥拄著木頭挪到洞口的時候,就看到容垣抱著曦和,手里拿著那一張包著肉的手帕。

  “大王。。。”

  “你腿受傷了?”

  “沒事,就是落地的時候腳崴了。曦和醒了嗎?”

  “醒了,你保護她保護的很好。”

  “謝大王。”

  容垣仿佛沒料到鶯哥會是這個反應,放下曦和,把包著肉的手帕塞到她的手里,站起來走到鶯哥面前。一伸手就把鶯哥拉到自己懷里了,突然的移動,讓受傷的地方疼痛不止。

  “嘶——”

  鶯哥下意識地吸了口涼氣,等到反應過來后,按照書上寫的那樣,強裝鎮定地看著容垣。

  “痛就喊出來,不必忍著,至少在我面前,不必忍著。”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