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快穿之我的瀟灑人生 > 第 16 章 東窗事發甄氏流放,提前預定腹中皇嗣
  溫宜生辰的前一日,夏常在生了,當時就產后大出血去了,只留下了一個嗷嗷待哺的小女孩。

  宜修指示雍正將此女交給華妃撫養。

  “宿主,你為了華妃也太拼了吧!”

  “也不光是為了華妃,也是為我自己解決了一個麻煩。”

  溫宜生辰沒有大辦,但是曹貴人的位份被提到了嬪位。這下她更加對宜修感激不盡。

  經歷過前朝的兵變,這一次年羹堯因為華妃的勸誡并沒有參與到十王爺的起兵,反而鎮壓有功,雍正大喜,封華妃為華貴妃,位列四妃之首。(貴淑德賢)

  不過宜修并不滿意,讓瀟灑哥在他的奏折上多塞了點東西。甄嬛之父甄遠道用庶女給嫡女當丫鬟,且庶女之母乃是舒妃的舊相識,南夷的女人。

  此事一出,正好撞在槍口上。雍正憤怒不已,甄嬛脫簪待罪,跪在養心殿門口。

  宜修到的時候,雍正在發火,指責張廷玉等一眾老臣德不配位,言辭之間對于甄家的事爆出來頗為不滿。

  “皇后娘娘,要不然您先去偏殿坐會吧。”

  宜修在偏殿喝了三盞茶后,蘇培盛才來請。

  “娘娘,皇上請您過去。”

  “多謝蘇公公了。”

  “參見皇上”

  有宮人在場,宜修進入養心殿以后便還是按規矩給雍正行禮。

  “平身,皇后怎么來了?”

  皇帝仿佛對于宜修的出現,十分不悅。

  “宿主,這皇帝佬兒是怎么還是這個臭德行?干脆你掌控他,當皇帝算了!”

  “哼哼,正有此意。”

  宜修按照說明催動藥效后,緩緩走上前。

  “皇上,臣妾聽聞,甄氏一族與南夷族早有往來,按律應當九族盡誅。只是甄答應也成為皇上誕育子嗣,還請皇上饒她的族人一命。”

  雍正臉色如常,說出來的話,十分符合宜修的心意。

  “答應甄氏并無功德,看在皇后的份上,念她孕育辛苦,讓她的九族流放寧古塔,去給披甲人為奴吧。等會朕就下旨!”

  “皇上仁德寬厚。臣妾告退。”

  走出養心殿門口,宜修站在跪在地上的甄嬛面前,語氣平淡。

  “甄答應可以回宮了。你的九族本宮替你保了,只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饒,雖是全族流放,但好歹能保住一條命。等一會兒本宮會派人去你那,把玉煙帶回甄氏一族,你的宮婢內務府會補齊的。”

  “嬪妾多謝娘娘恩典,多謝陛下隆恩。”

  甄嬛的眉眼之間盡是感激,仿佛自己身上并沒有發生什么禍事一般。

  玉煙(之前的浣碧)此刻在碎玉樓里既興奮又忐忑。這件事爆出來之后,自己就是名正言順的甄家小姐,就算是庶出,也不必為奴為婢。

  又擔心爆出來之后甄遠道會恨她耽誤他的前途。

  卻唯獨沒有擔心這件事爆出來后,甄氏一族全族獲罪被牽連。

  甄嬛回到碎玉樓后也并沒有告訴玉煙,看著她沉浸在即將被認祖歸宗的喜悅里,心里暗恨,若不是這眼前的這個人還活著,父親哪怕被爆出來這些事,也不知道禍罪至如此。

  等到宜修派人來帶走玉煙的時候,她這才緩過神。

  “你們這是做什么?我可是甄答應的貼身侍女,你們不能隨意動我。小主,小主快救我啊!”

  “也不知該叫你玉煙姑娘,還是甄府的庶出小姐,你的前途不在這兒,咱們帶你去你該去的地方。”

  說完一揮手,把她的嘴堵上,直接拖走了。

  “甄小主請留步,晚膳的時候,內務府會將新挑的人選給您送過來。”

  “多謝江公公。”

  流珠在一旁扶著甄嬛,看著眼前的一幕,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你放心,皇上不打算禍及你我。安心活著,等到25歲之后,我想辦法求皇后娘娘放你出宮。”

  “小主。。。”

  流珠感動的兩眼含淚,只在心里暗暗下定決心要好好伺候甄嬛。

  沈眉莊帶著采月來給甄嬛送些東西,兩人略微交談過后,沈眉莊打發采月去請太醫。

  “宿主,甄嬛有孕了。”

  “下藥!”

  “一個?”

  “嗯。”

  很快,甄嬛有孕的事傳遍后宮。宜修親自派人看護,甚至去太后身邊把之前照管過的嬤嬤又請了回來。

  “敬嬪,想不想養一個孩子?”

  “娘娘說笑了。臣妾哪里有那個福氣?”

  “本宮只問你想不想?”

  “想!娘娘,臣妾做夢都想啊!可是。。。”

  “沒有可是,等甄嬛肚子里生孩子生下來,只要活著,不論男女都是你的。”

  “謝娘娘!”

  說起來敬嬪也是夠悲傷的,本來以為安陵容最多封個貴人,沒想到她生下的兒子和皇上是同一天生辰,據太后所說與皇上出生時十分相似。

  雍正一高興直接封她為祥嬪,允許孩子讓她自己親自撫養到六周歲。孩子滿月之時,賜名字叫弘昌,讓安陵容以一宮主位住到儲秀宮去。

  敬嬪滿心歡喜的以為自己可以撫養這個孩子,結果竹籃打水一場空。不過她并沒有怨恨,反而一如既往的疼愛弘昌。

  這下甄嬛懷孕了,又有了皇后的應承,敬嬪回到咸福宮后,就急吼吼地把之前就給孩子準備的東西都翻了出來。仿佛下一秒孩子就會瓜熟蒂落一般。

  聽到甄嬛懷孕的消息,后宮眾人的反應不一,有無語的,有羨慕的。

  最讓人看不透的就是沈眉莊。按她的位份,根本不可能撫養甄嬛的孩子,卻依舊高高興興的在旁邊照顧著。

  “宿主,沈眉莊和甄嬛的關系好到這種地步了嗎?”

  “你不是看過電視劇嗎?你再回想一下,給甄嬛診脈的御醫里面是不是總有溫實初啊?”

  “。。。我翻了翻還真是啊。!!!我剛剛又把電視劇里的那一段看了一遍。他們不會這個時候已經。。。那啥了吧?”

  “人多眼雜的倒還不至于,只不過多看幾眼情郎還是可以的。”

  “那咱們。。。要不要?”

  “不用,這個時候如果溫實初敢獨身進入后宮,我就讓他有來無回。”

  “好嘞!那我可得好好看著點兒他。是真抓住了宿主,你記得給我十個積分啊!”

  “我給你一百個看好他們,可別是真地捉奸在床了。要不然雍正的臉就丟大發了。”

  辦完這件事以后,宜修指揮著雍正把宮門下鑰的時間確定下來,并且規定了,王爺不準隨意留宿后宮,除非得到皇帝允許,且晚上只能在允許的院子里自由活動。

  這條規矩一下,其他人沒什么意見,十七爺玄禮炸了,好嘛,我昨天剛在后宮遇到一個長得好看的,今天就不讓我見她了,這可怎么好?

  于是想了個主意。告訴雍正自己喜愛合歡堂的合歡花,想留宿合歡堂。

  雍正直接讓內務府的人。把合歡堂的牌匾和所有的合歡樹連根拔起,一并送到玄禮的清河王府。

  這下玄禮確定了自己在后宮遇到的那個女人一定是皇兄的妃嬪,不然皇兄不至于如此對待自己。

  可是更加開心了怎么辦?要是。。。嘿嘿,事在人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