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快穿之女配大作戰 > 被背叛的魔教教主夫人5
  “長相又能說明什么呢?”白夏舀起一勺粥,放到嘴邊輕輕吹了吹。

  “男主云流長得俊朗,卻依舊做出那下作的事來。盛雪雖然長得不怎么樣,但她卻可以犧牲自己的命,來守護我,僅僅是因為玄天的一個吩咐。”白夏輕聲道,她心里屬于原主那翻江倒海的內疚感再次涌出。

  “而且,系統,你還記得,那些正派人士最后是怎么處置玄陰教俘虜的?”白夏強壓下原主懊悔的感情。

  “當然記得,全部拉到鬧市當街斬首處死。”系統回答。

  “但是,這些俘虜,幾乎都是老人婦孺之輩,他們能做出什么傷天害理之事?最終卻被這些正派人士以如此殘忍的方式取走性命,究竟誰才是魔教?!”

  “這個……這個……宿主大大你這么一說,確實……”系統渾身一抖,因為他也擁有原主的記憶,他知道當時的原主有多絕望。

  被強壓著跪在街上,因為押送過程中的拉扯,衣不蔽體。

  邊上圍著的那些人,有叫罵的,有向她扔爛菜葉子的,也有一些男人,用那種惡心目光盯著她的身體,露出玩味的笑容。

  羞恥!屈辱!自尊完全被踐踏成泥。

  “我覺得這個小世界的劇情沒那么簡單,也許還有其他隱藏內容。””白夏若有所思:“我還要再好好挖一挖,把那些道貌岸然的偽君子全部拉下神壇,讓他們為原劇情中的所作所為贖罪。”

  思考間,白夏已經將一碗白粥都喝下。吃飽喝足后,她換下身上的喜服,穿上一件青綠色的留仙裙,這應該是玄天特意為她準備的常服,尺寸正好,穿起來非常合身,這顏色也將她的皮膚襯托得更加白皙。

  “哇,宿主大大,這身衣服好配你哦,太漂亮了!”就連系統也不由贊嘆。

  “還挺會選衣服的。”白夏輕輕笑了笑:“心很細,可惜原主沒發現。”

  “走吧,系統,我們出去逛逛。”白夏將自己一頭秀發散下,挽了一個松松的發髻。

  “宿主大大……魔教的人都長得很恐怖哦……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系統有些猶豫。

  “長得恐怖有什么可怕的?心里恐怖的人那才叫可怕。”白夏意有所指地說道。

  “不過,你膽子這么小,如果以后碰到有鬼怪的小世界,你還能行嗎?”白夏看見系統盡力將自己縮小,蜷縮在她的肩膀上后,輕笑著問。

  “嗚……宿主大大,你可別說了。”系統嗚咽。

  不過白夏從來不怕這些,她毫不猶豫地推開門走出。她現在住的這一個屋子修建在一個山洞里,這里冬暖夏涼,可以說是玄陰教里最舒適的居住地,原本這里是屬于玄天的,原主嫁過來后,這里就讓給她住了。

  其實只要原主不那么害怕,細心些觀察身邊的人,就會發現,玄陰教的人都很善良。

  白夏走出山洞后,眼睛過了幾秒鐘才適應外面的陽光,外面是一片平地,錯落著各種小平房,道路上還有嬉笑打鬧的孩童。這里與其說是個教派,其實更像是一個小村莊。

  再往遠處看去,是一座山頭,山頭上修建著一棟青灰色的石塔,那棟石塔是玄陰教修煉功法的地方,也是長老們商討要事之處。

  現在應該正值修煉時間,所以除了孩童,其他人都去往了那棟石塔中。

  白夏直接穿過小路,踏上臺階,不一會兒就到達石塔門口,門口守著的兩個守衛在看到白夏后,都驚訝地說不出話來。

  這個嬌滴滴的女孩子,是怎么爬上這么多節臺階后,連氣都不喘的?

  “我可以進去嗎?”白夏微笑著,這兩個守衛身材都很魁梧,滿臉橫肉,但現在臉上漲得通紅。

  “我……我進去稟告一下教主。”其中一個守衛結結巴巴道,見白夏點頭后,他趕緊拉開門跑了進去。

  隔著門,白夏都能聽到他的大嗓門:“教主!!夫人來了!快,這邊掃一下,哎哎哎,那瓜子就先別吃了,你看這一地瓜子殼。你你你,哎喲喂,煉丹爐快收起來,小心等會兒炸了傷著夫人……什么?你在用煉丹爐烤肉?那就更要收起來了,被夫人看見我們這么不務正業,對教主有意見了怎么辦?!快收拾,快收拾!”

  白夏內心:合著你們平時練武就是這么練的……

  門外另一個侍衛自然也聽見了里面乒乒乓乓的聲音,臉漲得更紅了,他勉強在臉上擠出一個笑容,可惜這笑比哭還難看。

  又過了一會兒,里面的聲音終于輕下來,剛剛進去的那個守衛推開門,對著白夏鞠了一躬,大聲道:“夫人,有請!”

  白夏頷首,邁步往內走去,塔內很寬敞,整個場地大致呈圓形,四面一共矗立著12根粗壯的柱子,柱子上雕刻著龍、虎、熊等兇猛的野獸。

  墻面和地面都是青灰色的石磚鋪成的,在這個空間的正中央,修建著一個圓臺,圓臺上擺放著一張紅棕色的椅子,椅子把手前端裝著金屬制的虎頭。

  玄天正坐在這張椅子上,他依舊戴著那張鬼面面具,雖然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從他如此端正的坐姿就可以看出,他現在很緊張。

  而圓臺四周,站著百來個教眾,他們正在跟著一個帶頭的長老練武,嘴里不斷發出“呵!哈!”的聲音。

  白夏內心:要不是剛才聽到的那些聲音,我都快被你們給騙了。

  “夫人好!”當白夏走進塔內后,所有的教眾都停下了練武,向白夏鞠了一躬,那洪亮的聲音,在塔內產生回聲,震得白夏耳膜嗡嗡作響。

  幸好站在這里的是自己,如果是原主,估計要被嚇昏過去。

  “夫人,你怎么來了?”玄天起身,走下圓臺,來到白夏身前。

  “夫君,我已嫁與你,現在也算是玄陰教的人,自然想多了解一番這里。”白夏笑道,她注意到,自己叫出“夫君”這兩個字時,玄天渾身一僵。

  “夫人想要了解的話,我可以讓盛雪講給夫人聽。”玄天大約緩了五秒鐘才繼續開口:“夫人不必親自跑來。”

  玄天的目光不住往白夏身上打量,發現她身上干干凈凈后,才松了口氣。這么嬌弱的女子,居然從住處一路走來,還爬了這么高的山,要是受傷了可怎么辦?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