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禁止離婚!陸少夜夜跪地輕哄 > 第430章 楚先生,我祝你們白頭到老

他應該是醉了。

或許,他是太生氣了,否則他又怎么說得出接下來的話呢?他摸著女人的臉蛋,輕聲開口:“宋吟霜你現在一定覺得很痛快,覺得報復了我。”

他聳了一下肩,嗤笑道——

“你想多了。”

“我過來只是想看看你,順手給你發張請帖罷了。我跟景佳要結婚了,景佳她年輕漂亮乖巧懂事兒,我別提多幸福了!”

“我怎會眷戀過去?”

“眷戀你不再年輕的容顏,還是喜歡男醫生給我檢查屁股……宋吟霜,我又沒有神經病。”

……

宋吟霜垂眸,掩掉眼里的淚:“她千般好不及一樣,不敢管你花天酒地,就跟從前的我一樣。楚之夏,我們也算和平分手,實在沒有必要鬧成這樣子……你說你給我發請帖,那我就祝福你跟景佳白頭到老。”

她這樣大氣,

楚先生心里更堵了,他伸手從衣袋里摸了半天,也沒有找到請帖。

幽暗中,他最后看她一眼。

如果燈光明亮,如果此時他看見她的淚,或許他們之間不是那樣子的結局,他會心軟、會喚她一聲吟霜,會說他不結這個婚了!

但是天太黑,他們看不清彼此,他亦忘了多年的陪伴一心只想痛快。

他終是離開了。

他走出洗手間,穿過主臥室朝外走去,臥室里面阿黛仍是睡得香甜安穩、小嬰兒身上帶著的牛乳氣息撫平成年人心上的毛燥,至少楚先生的心里寧靜了許多,他甚至想起上回,他亦曾躺在床上哄著小嬰兒等著吟霜,其實這個小孩子也不那樣地煩人,其實這個小孩子也十分可愛。

他的眼角帶著一抹猩紅、一抹狼狽。

他的心情復雜到極點……

他們,總歸有過多年感情。

……

不光是他,宋吟霜也不好過。

在愛情的博弈里,永遠不會是一個人受傷,她的身子滑下洗手臺,她抬手打開燈光,她扶著臺面轉身,緩緩抬眼看著鏡子里的自己。

一臉蒼白,眼皮浮腫。

一點也不光鮮亮麗,像是她這個年紀女人該有的樣子。

她的嘴唇顫抖,

她開始用冷水潑打自己的臉面,她告訴自己,宋吟霜談什么都不要談感情,感情最傷人了,真心付出過一次還不夠么,把自己全部托付給一個男人的下場現在看見了,他都找人了還不放過你,還不忘記羞辱你。

手機鈴聲響起——

【為了寂寞,是否找個人填補心中空白。】

【我們變成世上最熟悉的陌生人。】

【于是夢醒了,擱淺了,我們卻回不了身……】

……

她怕吵醒阿黛,躲在洗手間里接電話。

是趙子棋打過來的。

“喂。”

她的聲音沙啞,在深夜里對年輕男孩子很具有吸引力,趙子棋略頓了一下,很溫柔地問:“哭過了?他來找過你了?”

宋吟霜濃重的鼻音,嗯了一聲。

手機兩邊沉默半晌。

趙子棋忽然說道:“我家人口簡單。我父母都是留過洋的十分開明,我跟誰在一起、我跟太太以后生不生孩子他們都不會干涉。宋吟霜我是認真的,我也絕對能給你一個幸福的未來。”

他嗓音壓低:“我過來找你,好不好?”

深夜,確實是唐突。

但他不舍得她一個人哭泣。

宋吟霜坐在洗手間的地板上,人在脆弱的時候被這樣溫柔地對待著,是很難不動容的,她幾乎沒有考慮就同意了。

趙子棋立即拿車鑰匙,

他朝公寓外面走,一邊輕聲說:“別掛電話,我陪著你。”

前往她家的路上,他開得很快。

初夏的夜風,吹在臉上——

是愛情的味道。

半小時后,一輛黑色路虎緩緩駛進大門,車身跟外面的黑色賓利擦身而過,趙子棋沒發現楚先生,但楚先生卻看見他了。

黑夜靜謐,

楚先生坐在駕駛座上吸煙,他看著小洋樓亮起燈光,看見那個年輕男人登堂入室地去陪伴她。

楚先生靜靜地看著。

雖坐在車里,一襲雪白襯衣,被風吹得鼓動……

他終于真真切切地感覺到,一個年輕男人代替了自己,介入到宋吟霜的生活里……可是,明明她是他的妻啊!

他們離婚的時候,他放手得爽快,其實心中一直篤定她會回頭。

大年初二,

她寫請帖邀請他,他心中明明竊喜卻不接受她的邀請,他以為像她這樣三十好幾又離過婚的女人不會有更好的選擇,他便是再婚,她還會在原地等著他。

原來不是!

原來,她真的會放棄,會重新接受一段感情。

楚先生眼角很疼。

眼圈也慢慢地泛紅……

……

楚先生心中后悔。

但他跟景佳已經宣布了婚約,何況宋吟霜身邊也有了旁人,他總歸是驕傲得拉不下臉再來求和。

六月,他都在H市繁忙,連景佳都未曾陪伴。

景佳心里十分不滿。

她偷偷查了楚先生的行蹤,發現他并未跟其他女人有染——

她便放下心來,

七月,楚先生是要跑一趟B市的,喬家小兒子喬羽棠周歲生日宴,辦的排場很大,楚先生非來不可。

宋吟霜自然也收到請帖。

這一個月,她正式跟趙子棋約會,趙子棋很尊重她,主動跟父母說了交了女朋友還安排他們一起吃過一頓飯,誠如他說的那樣趙家父母很開明,加上趙子易跟宋吟霜關系較好,所以趙家是樂見其成的。

入夜,女人穿著一襲真絲睡衣。

整個人柔軟。

她拆開喬家送來的禮盒,里頭除了一張請帖外還有一份生辰禮物,是送給阿黛的。喬羽棠的周歲宴會,其實也是阿黛的周歲,兩個孩子幾乎是同時出生的,但阿黛的特殊身份,現在還不適合大操大辦。

孟煙怕孩子委屈,特意準備了周歲禮,她是真心疼愛這個孩子的。

宋吟霜十分感動。

那天宴會,她準備攜趙子棋一起去,也算是給這段感情過明路。

轉眼間,就到了宴會當天。

傍晚六點,她才換好衣裳化了妝,院子里響起小汽車的聲音。

她走到露臺探頭一看——

一輛黑色邁巴赫停在院子里,趙子棋打開車門下車,雪白襯衣、一襲黑色的禮服襯得他高大英挺,意外地還添了幾分人夫感。

他抬眼,一眼看見宋吟霜。

她穿一件淺紫長裙站在露臺上,豐潤的黑發挽在腦后,傍晚的風拂過,她像是在風中搖曳的玫瑰。

嬌艷,高不可攀!

趙子棋看了半晌,彎腰從車里拿出一束白色玫瑰,可他覺得這束玫瑰遠不如宋吟霜美麗……他跟她交往數月,日漸迷戀。

交往中的情侶,總是膩歪的。

趙子棋是個熱情的情人,宋吟霜也給了他反饋,時間久了竟不覺得有十歲的差距,反而十分和諧起來,他們都很珍惜這段感情。

今晚,宋吟霜給他最想要的,便是公開這段感情。

……

云頂酒店。

喬時宴正是事業的巔峰,在B市有誰不想跟喬總親近,所以原本席開100桌的,硬生生加到120桌……有些喬時宴見了都想不起是誰。

喬羽棠小朋友,收到的生辰禮更是豐厚。

休息室禮物堆成小山。

孟煙帶著金秘書一一清點,因為這些人情以后都要還的,哪些人送了哪些什么價位,登記了心中好有個數。

記事本整整記了十幾頁。

弄完的時候,孟煙松了口氣對金秘書說:“以后該給喬總說說了,孩子還小就不大操大辦了……勞心勞力還不討好。”

金秘書表示贊同。

孟煙合上本子,忽然又笑了起來:“他就是想現現他的寶貝兒子,每天回家都壯壯、壯壯地叫……跟他說了好多次叫羽棠,他也不改。”

這口狗糧,來得猝不及防。

金秘書噎住了。

恰好,休息室的門開了。

喬時宴拿著兩份禮盒進來,他穿著一襲正裝,整個人豐神俊朗,那立體五官無論走在哪里,但凡是個女人都要偷偷看一眼。

金秘書卻是免疫的。

她看得出那兩份禮物的特別,猜出喬總夫妻有私話要說,十分識趣地退出去了。

她一離開,喬時宴就將禮盒交給孟煙。

“沈夫人送來的。”

“她親自來,但沒有下車。”

……

孟煙沒有接話。

她輕輕打開禮盒,是兩份一模一樣的生辰禮物,她心中明白其中一份是給阿黛的……

阿黛是沈辭書的骨肉。

沈夫人沒有忘了她。

孟煙拿起一個翡翠平安扣,心中傷感,她不禁想起出家的沈辭書。

喬時宴知道她的心思。

他朝前一步輕擁住妻子,低聲說道:“前陣子一個客戶告訴我,他上香時遇見了辭書。辭書看著很自在,他每天都去梅林澆水。”

孟煙仰頭輕道:“夏天了,梅花早就落了。”

喬時宴讓她靠在自己肩頭——

半晌他低頭看她,溫柔呢喃:“小煙,明年花還會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