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出手機,打開網頁,試圖從網絡上尋找老板娘的個人信息,結果什么都沒收到。
李哥看出丁柔的舉動,為她解惑。
“老板非常注重老板娘的個人隱私,一切與老板娘有關的消息,都會讓技術部門及時消除。”
“妻子長得這么漂亮,換作是我,也會當成眼珠子一樣保護得密不透風。”
李哥看著臺上艷光四射的老板娘,不由得唏噓感嘆。
“老板娘這張臉,可真是完美得無可挑剔。”
這場十周年結婚紀念日,在眾員工的祝福聲中結束。
從老板和老板娘出現到離開,總共用了不到十分鐘。
離開前,白宴辰對著話筒說:“今天是我和我妻子結婚十周年的紀念日,也是我為妻子凱旋回國辦的一場慶功宴,各位敞開了享受今天的美食,我請客,我買單。”
說完,沖著眾員工揮了揮手,便在一片掌聲中,攬著妻子的纖腰離開了會場。
有同事不解,“老板和老板娘怎么走了啊?”
李哥:“這里不是人家的主場,老板和老板娘的摯交好友們肯定在另一邊開了席。”
白宴辰拉著妻子的手從丁柔身邊經過時,竟連一個正眼都沒給過她。
而丁柔與眾不同的穿著,也成了整場宴會討論的焦點。
直到這一刻,她才知道自己成了眾人眼中最可笑的小丑。
翌日,丁柔剛上班,就接到一封解聘書。
“王總,這是什么意思?”
王總是財務部主管,也是丁柔的頂頭上司。
他沖丁柔攤了攤手,“抱歉,你被公司解雇了。”
丁柔難以置信,“為什么解雇我?”
王總:“這是小白總的決定。”
丁柔懵了,“小白總是誰?”
王總覺得丁柔問了一個很蠢的問題。
“小白總當然是白總的兒子。”
丁柔還想再繼續追問,王總已經不給她機會。
“快去人事部交接吧,該補償你的,公司一分不會少。”
直到丁柔捧著雜物箱被請出公司,都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落得被解雇的下場。
海鯨集團某間豪華辦公室內,一個八九歲的俊美小男孩收回手中的望遠鏡。
對坐在沙發上玩著手術刀的漂亮小女孩說,“又解決一個!”
小男孩正是白宴辰和姜印的兒子,白沐寒。
雖然年紀不大,卻已經憑個人的智慧和手段,為父親的公司賺了至少十個億。
妥妥的商界神童,比他舅舅還要厲害。
而玩手術刀的女孩是白沐寒的雙胞胎妹妹姜朵朵。
自幼在玄術界彰顯天賦,還是學醫的好料子。
被她把玩在掌心中的手術刀,就是她的本命法寶。
輕輕笑了一聲,姜朵朵說:“有些人,永遠看不清自己的位置。”
白沐寒挑眉看向姜朵朵,“老爸從頭到尾根本不認識那個丁柔,而且以他對老媽的感情,也不可能會多看那個丁柔一眼。”
姜朵朵:“姓丁的面相不太討喜,早解決,早安心。”
這些年,兩兄妹聯手,幫父母解決掉不少爛桃花。
沒辦法,無論老爸還是老媽,都是世間少有的俊杰人物,身邊少不了追求者。
不管追求者有多優秀,對白沐寒和姜朵朵來說,都是影響爸媽運勢的爛桃花,必須提前一步解決掉。
“哥哥,別忘了我們這一世投胎的目的,是報恩。”
白沐寒冷峻地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
“那是必須的!”
前世恩情,今世償還,這一世,輪到他們兄妹去守護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