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南霆從車內下來,就看到若寒走到了車庫門口,“顧先生,可以給我幾分鐘時間嘛?我很快的,顧太太不讓我進去,我只能在門口等您。”

  顧南霆皺了皺眉。

  若寒以為他是生蘇嬈的氣了,“不怪太太的,太太不喜歡我也正常,但我真的有事要跟顧先生說。”

  “你弄臟我的地板了。”

  若寒的神色瞬間落寞了下去。

  而顧南霆也沒再給她任何說話的機會,直接轉身上了樓。

  屋內,蘇嬈難得坐在客廳看電視。

  見他回來也只是稍稍瞟了一眼。

  “以后外面有你不想見的人,直接叫小區保安。”

  蘇嬈一頭霧水,“什么不想見的人?”

  看著她這一副壓根不知道外面有人的模樣。

  顧南霆才意識到她壓根不知道若寒站在外面一個小時。

  “沒什么,晚上想吃什么?”

  “番茄牛腩。”

  蘇嬈其實并不想吃,只是隨便報了個菜名。

  吳媽一聽立即就去廚房做。

  “我們明天再去醫院看看媽吧。”

  顧南霆這是第一次主動提出要去看傅云煙。

  蘇嬈因為這話拿著手機的遙控器微微一頓。

  她本來是想明天再去看看的,如果可以,還想帶著傅云煙去樓下曬曬太陽。

  這是之前她答應過傅云煙的。

  “你明天不用上班嗎?”

  “廣航那邊沒什么事,南坪那邊有蕭然,我只需要過去看一眼。”

  他其實今天在公司就已經安排好了明天的行程。

  傅云煙剛出手術室,身體比較虛弱,她們能過去多陪著一會兒也是好事。

  “你不用特意空出時間陪我,我自己可以。”

  “我沒事,我也想跟你一起去。”

  蘇嬈一噎,那些阻止他的話一句都說不出來了。

  既然想去,那就隨他吧。

  翌日,蘇嬈醒來的時候顧南霆已經在樓下。

  她剛下去,就看到了客廳站著新的男人,赫然一副高級廚師的模樣。

  “這是新聘請的營養師。”

  蘇嬈有些無語,他對這事還真是堅持不懈。

  她微微點了點頭,沒什么意見。

  不過這次吸取了教訓,蘇嬈將自己所有不能吃不喜歡的東西都說了一遍。

  男人嚴謹的將其全部都記錄在了自己的筆記本上。

  又看到了之前若寒留下來的那份營養表。

  “其實這份表格規劃得不錯,如果顧太太沒意見的話,我就還是按照這個執行,只是把菜品換了。”

  蘇嬈當然還是沒意見。

  簡單吃過了飯,蘇嬈上了自己的那輛保時捷。

  她沒想跟顧南霆坐一輛車,所以想著他也不會坐自己這輛不舒服的跑車。

  結果下一秒,他就拉開了副駕駛的車門,行云流水的坐了進來。

  “你不是要先去一趟南坪重工嗎?我也要去一樣映月國際,分開走比較好。”

  蘇嬈語氣平靜,說的也都是實話。

  “那我去完去映月國際找你。”

  蘇嬈想拒絕,但又覺得自己一旦拒絕,他肯定會軟磨硬泡。

  為了節約時間,她最終還是點頭。

  蘇嬈剛到公司,打算去樓上找一趟許宴。

  還沒進門就看到了里面站著的蕭婉。

  她識趣的沒敲門,坐在了旁邊的沙發上等。

  陳彬走過來,給她遞了一杯咖啡。

  “蕭小姐今天來好像是跟許總商量聯姻的事的。”

  蘇嬈喝了一口,濃郁的拿鐵,味道不錯。

  “許宴要結婚了?”

  她朝著房間里瞥了一眼,還真想不到那個只知道拿槍的男人結了婚之后是什么樣子。

  陳彬搖了搖頭,在蘇嬈的旁邊坐下。

  “我看估計懸,許總不喜歡那種嬌滴滴的類型。”

  蘇嬈聽到這話有些好笑的看著他,“那你家許總喜歡什么樣的?”

  “怎么著也得是跟他勢均力敵的吧,最好有自己的事業,能夠和許總強強聯合。”

  陳彬多看了幾眼蘇嬈,想說她這樣的就不錯。

  但知道她是顧南霆的老婆,這話便沒說出口。

  “不是,我看你家許總,喜歡的是那種溫婉的,白裙飄飄,仙女你懂不懂?”

  陳彬一噎,確實不太懂。

  蘇嬈記得許宴的初戀,就是那樣。

  辦公室里也不知道在聊什么,蕭婉的音量瞬間提高了不少。

  “許宴,就算你不喜歡我也沒關系,反正我們兩家勢必是要聯姻的!”

  蕭婉說完就拎著包氣鼓鼓的出來了。

  在看到坐在沙發的蘇嬈時,惡狠狠地剜了她一眼。

  蘇嬈只覺得冤枉,她只是個員工而已。

  進門,她看著許宴的臉色有些難看,“你這段時間的止痛藥,用量會減少,史密斯已經全權交給我負責了,今后你需要,我會拿給你。”

  止痛藥這東西也不是只有馬爾代夫才有。

  只是為了讓許宴盡早戒掉這個東西,她每次都不會給太多。

  許宴抬頭看著她,“蘇嬈,你這女人還真挺狠心的。”

  蘇嬈聳肩,“彼此彼此。”

  “對了,上次我做的那個防護網,對面的系統我接了個尾巴過去,查到了點消息。”

  許宴瞇了瞇眼睛,“什么消息?”

  “那邊可是盯住你了,我看過不來多久又會有新的警報。”

  “這不是你該解決的問題嗎?”

  許宴反問。

  “我的意思是這人的目的可能不止是為了攻破映月的系統,上次不是還跟你說過有內鬼么,你到底上心了沒有?”

  蘇嬈無語了,合著這公司不是他的是自己的是吧。

  許宴有些煩躁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

  果然還是去打仗更簡單。

  “那我給你的建議你想好了么?”

  許宴巴不得明天就能夠飛回馬爾代夫。

  “就這幾天吧,我會跟顧南霆說。”

  站在下去的電梯里,蘇嬈已經決定不能再拖。

  剛出電梯,她就又接到了醫院的電話。

  許是昨天的事情讓她還心有余悸,她現在看到這個號碼時,連眉心都跳了跳。

  “喂?”

  “蘇小姐,醫院找不到你母親了,你快來一趟吧!”

  找不到了?

  是什么意思?

  蘇嬈不敢耽誤,連忙開車往醫院趕去。

  而另一邊,顧南霆在去了南坪重工后,見到了過去收拾東西的季源舟和程露。

  程露見到顧南霆出現,立即走了過去,“阿南,我想跟你聊聊。”

  “我們之間沒什么好聊的。”

  “是有關姐姐的事情。”

  顧南霆腳步微頓,“我只給你五分鐘時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