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君臨天下葉昆侖柳如煙 > 第66章 神游之術

離開江州市的廢棄工廠,葉昆侖回到柳明月家中。

不過如今,柳明月和曹舒方并不在家。

“那一對兒母女還沒回來么?”

看著空無一人的客廳,葉昆侖平靜開口道,“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

“只怕很快,本帝就要離開江州了。”

修為到了覆海境后。

葉昆侖想邁入仙道第三境——如意境,可就沒辦法靠丹藥突破了。

畢竟如意境的修仙之人。

哪怕放眼北冥仙域,都不算弱者。

十萬個覆海境的修仙之人,都難成一名如意境的修仙之人。

只因為……

覆海境突破如意境。

需要風火入體,塑造靈臺。

而靈臺,又稱為生死臺,稍有不慎,覆海境的修仙之人就會身死道消。

當然……

對葉昆侖而言,他乃是古今第一仙帝,塑造靈臺,根本是易如反掌。

可大夏畢竟是凡間。

等閑風火,沒辦法讓覆海境的修仙之人塑造靈臺。

所以,葉昆侖要去尋找仙風和仙火!

“就先從山海省開始尋找吧。”

回到自己房間,葉昆侖盤膝而坐。

下一秒,嗡嗡,他眉心三寸之上,突然涌出一道白色的靈光。

正是葉昆侖的靈魂。

“神游!”

以覆海境的修為控制靈魂,葉昆侖開始神游離體,在山海省尋找仙風和仙火。

……

就在葉昆侖神游之時。

柳明月和她母親曹舒方回到家中。

“咦,葉昆侖那傻子,居然真的自己回來了?”

看到葉昆侖已經回家,柳明月露出一抹意外之色。

旋即。

她緊繃的心,驟然一松。

回來就好。

如果葉昆侖現在還沒回家,柳明月估計就要去找人了。

……

一夜無話。

第二天,清早。

柳明月還在熟睡之中,突然,她電話響了。

是柳凌天打來的。

“有事么?柳凌天?”

接起電話,柳明月一副冷冰冰的口吻。

顯然,她并不待見對方。

“柳明月,你還沒起床?”

聽到柳明月那不耐煩的語氣,柳凌天沒有感情的說道,“江州出大事了!你柳明月如果不想死的話,最好半個小時滾到柳家,否則,過時不候。”

“什么大事?”

柳明月錯愕的追問一聲。

可惜……

柳凌天已經掛了電話,根本沒有回答的打算。

“這柳凌天……他有病是吧?”

“說話說一半?”

“可惡!”

攥著粉拳,柳明月惡毒的咒罵兩聲,但時間不等人。

她還是乖乖起床,然后找到葉昆侖,“葉昆侖,和我去柳家!”

“哦……”

葉昆侖目光迷離,他發出一道木訥的呆滯聲音。

對此,柳明月也沒覺得哪里不妥,畢竟傻子不就應該如此?

……

就在柳明月帶葉昆侖前往柳家時。

山海省。

岳華市。

葉昆侖神游的靈魂,來到這里。

“此地的靈氣,要比江州濃郁很多。”

“或許……”

“這地方,有可能誕生出仙風和仙火?”

這般想著,葉昆侖看了眼天色。

馬上太陽就要升起了。

他該回到江州了,否則等下三劫業火焚燒靈魂,葉昆侖可無法忍受。

但就在葉昆侖轉身的一瞬。

突然。

腳下岳華市的地界,竟猛然升起一道靈氣潮汐。

這靈氣潮汐浩瀚。

宛若古之仙國的靈海沐浴。讓葉昆侖靈魂得到滋潤和洗禮。

“嗯?這岳華市,居然還有如此可怕的靈氣潮汐?”

盯著腳下繁花似錦的岳華市。

葉昆侖放棄了回到江州市的念頭。他要先探尋一下這靈氣潮汐的秘密。

至于三劫業火?

方才沐浴靈氣潮汐,足以讓葉昆侖的靈魂在短時間內抵御三劫業火侵蝕。

……

江州市,柳家府邸。

此刻,柳家族人齊聚一堂,氣氛異常凝重。與以往柳家族人的熱鬧和喧嘩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如今每個人的臉上都籠罩著一層凝重和不安的陰霾,仿佛一場暴風雨即將來臨。

“大姐。江州到底發生了什么大事?為何媽要把我們聚在一起?”

一名柳家美婦看向柳山霞,她聲音充滿好奇和不解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江州發生了什么事情。”

柳山霞搖了搖頭,“等下媽過來,我們再問她吧。”

“也只能如此了。”

就在柳家眾人竊竊私語時。

踏踏,有腳步聲在柳家別墅外傳來,緊接著,柳明月和葉昆侖并肩走來。

“柳明月!你怎么才來?!我不是告訴你,讓你半個小時內滾到柳家么?”

看到柳明月后,柳凌天當即寒聲逼問道,“你遲到了五分鐘!”

“柳凌天,你喊什么喊?路上堵車,我遲五分鐘不行啊?”

抬頭瞪著柳凌天,柳明月咬牙道,“再說了,柳萱兒不也沒來?”

“還有五姑崔音雪。”

“還有……”

“夠了,你給我閉嘴!”不等柳明月把話說完,柳凌天就冷冷的打斷她,“今日姑且放過你一馬,下不為例!”

“哼,真搞笑,我需要你柳凌天放過我?有本事你把我攆出柳家。我離開柳家后,你就要去給江州副主送禮了!”

抬頭挺胸的和柳凌天對視,柳明月不輸氣勢道。

“你……”聽到柳明月那句給江州副主送禮,柳凌天一瞬沉默了。直到好半晌,他才滿臉陰霾的問道,“柳明月,你將黑龍玉墜送給江州副主了?”

“你猜。”

柳明月哼了一聲。

“呵呵,我還需要猜么?你柳明月肯定沒有見到江州副主。畢竟你沒那個本事。”

柳凌天正說著。

柳家老太太就在柳萱兒等人的攙扶下來到柳家。

“媽。”

“奶奶……”

看到柳家老太太,一名名柳家族人頓時恭敬行禮,“媽,您今早讓我們來柳家,說江州發生了一件大事,到底是什么事情,值得我柳家這般上心?”

“是啊,媽,難不成,琴文君要離開江州市了?”

就在一眾柳家族人猜疑和談論時。

柳家老太太接下來的話,卻讓整個柳家陷入死寂般的安靜和萬籟俱寂,“昨天青龍會的楊護法死在了江州。”

“和楊護法一同死的,還有青龍會新晉先天之境的許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