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嫡女重生,嫁渣男死對頭奪他江山 > 第四百四十六章 很開心對不對

曲輕歌回京后,第一件事便是將受了傷的卓彥淮送到衛國公府去。

當曲輕歌將受了傷的卓彥淮交到衛國公夫婦手上,看著二老心疼的眼神時,心中滿是愧疚,“國公爺,老夫人,抱歉,是我失約了。我沒照顧好小世子

,讓他受了這么重的傷。”

衛國公夫人正要說話,躺在床上的卓彥淮忙開口為曲輕歌說話:“祖父、祖母,不怪曲輕歌的。當時情況太危險了,如果不是曲輕歌,我就不只是受這么點傷了,估計連命都要沒了。”

衛國公夫人聽到卓彥淮這話,忙伸手輕拍卓彥淮的嘴巴,“呸呸呸,小孩子家家的不許說不吉利的話。”

卓彥淮早就習慣了自己祖母的這點小迷信,只要關乎自己,什么不好聽的、不吉利的話都不讓他說。

這要是以前的卓彥淮肯定是要打開衛國公夫人的手,一臉的不服氣。

但這會卓彥淮只是伸手握住衛國公夫人的手,“祖母,我不亂說了。可是這件事真的不怪曲輕歌,要不是她,我情況只會更糟糕,她算是又救了我一命。”

卓彥淮始終記得自己在猛獸爪下時的害怕跟后悔,還有無盡的擔心。也是在離死亡最近的時候,他才真的意識到,自己活著對祖父、祖母的重要性。

衛國公夫人看著明顯有些不一樣的卓彥淮,心里泛起一絲驚訝。

跟著曲輕歌一起送卓彥淮回來曲賀允此時也開了口,“老國公,老夫人,彥淮受傷的事情我也有錯。當時我也在射箭場里,要是一直守在他身邊,他也不會受這么重的傷了。你們別怪我姐姐,要怪的話怪我吧。”

曲賀允話說完,衛國公面露不快道,“你們這兩個小子,一個比一個脾氣急,我們什么時候說怪輕歌了?給你們說的,我們兩個老家伙是多不講理的人一樣。”

衛國公夫人走到曲輕歌面前,握住曲輕歌的手,和謁又感激道,“好孩子,你不用覺得愧疚,也不必跟我們道歉。我們雖然沒去圍獵,但射箭場發生的事情我們也都知道的。我們知道你又救了彥淮一命,其實比起責怪我們更想跟你道謝。謝謝你這些天,盡心盡力的照顧彥淮,在彥淮遇到危險的時候,更奮不顧身的沖過去保護他。”

“外人都說你為了巴結我們,巴結衛國公府,所以才將彥淮帶在身邊。可其實所有人也都明白,半截入土的我們有什么好巴結的呢。說起來,身份尊貴,其實不過是撐著把老骨頭頂著這國公府。”

“彥淮如今才六歲,這衛國公能不能順利的交到他手上還是個問題。我們知道你是真心疼彥淮,是個善良的好孩子。”

衛國公老夫人說著眼眶竟有些紅,曲輕歌又怎么會不明白衛國公老夫人心里所想。

如果二老兒子還活著,現在又何需衛國公撐著這諾大的衛國公府,而他們最擔心的也不過是卓彥淮還未能撐起這衛國公府,他們就已經撒手離開。

一旁的衛國公見狀微嘆了聲氣,“你跟孩子說這些做什么。”

衛國公老夫人自覺有些失態的笑了笑,“我瞧著輕歌心里就喜歡,覺得親近,就不自覺得多說了兩句。”她略帶歉意的看著曲輕歌說,“抱歉,孩子,我失態了。”

曲輕歌搖頭,“沒事,輕歌明白,您愿意跟我說這些,是對我的信任。”

聽到曲輕歌的回答,衛國公夫人臉上笑意淺露,她又對曲輕歌道,“這次的事情你千萬不要愧疚,當時我跟國公爺在怕是也沒辦法做得像這么好。”

卓彥淮聽到方才衛國公夫人的話,放在身側的雙拳微微握起,他一定要快些長大,撐起整個衛國公府,讓祖父早一點休息。

曲輕歌跟衛國公夫婦又說了會,并表示自己會隔三天來給卓彥淮換一次藥后便領著曲賀允回去了。

曲賀允原本是跟卓彥淮同坐一輛馬車,馬車是衛國公府的,曲輕歌原以為回去時,卓彥淮騎馬跟在她的馬車外面。但當她上了馬車看到準曲賀允站在馬車旁,“姐姐,我能跟你坐一輛馬車嗎?”

曲輕歌先是點也點頭,然后問道,“怎么了?累了?”

曲賀允上了馬車在曲輕歌的對面坐下,然后搖了搖頭道:“沒有,只是想跟姐姐說說話。”

曲輕歌看著難得一臉嚴肅的曲賀允,“這么認真?想要跟我說什么?”

馬車緩緩向忠勇候府走去,馬車里的曲賀允看著曲輕歌,預言又止,猶豫半天也沒開口。

曲輕歌看著曲賀允這般模樣有些好奇了起來,到底是什么事讓他這么有口難言的,而且如果自己沒看錯的話,他好像是有些不好怕意思?

難道……是他對哪位女子動了心?

曲輕歌正胡思亂想著,曲賀允出聲道,“姐姐,我覺得他……他應該是有些關心我的。”

在聽到曲賀允的話時,曲輕歌才知道自己是真的想多了。

曲輕歌看著曲賀允問:“為什么突然這么說?”

曲賀允回想著射箭場那一天,“那一天,猛獸剛闖進射箭場,大家嚇得四處逃竄,他第一時間來到了我的身邊。后面襲擊猛獸,救人,他也一直在我身邊。只要我有危險,他都會立即跑過來護著我。”

那是第一次,第一次這么多年,他是直觀的感受著來自“爹”的保護。

這些年來,那人每次回京陪的最多的、在意的也只有姐姐,他早就已經知道那人是不愛他的。

可這一次,這一次,他覺得他好像真的像姐姐說的一樣,誤了那個人。

看著曲賀允臉上的神情,曲輕歌臉上也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小弟,爹本來就是關心你的。他對你不僅有關心,還有跟對我不一樣的期許。只不過爹他不善言詞,你對他也沒什么好臉色,所以你們彼此間的誤會才會這么深。”

曲賀允聽著曲輕歌的話沒有說話。

曲輕歌拉住曲賀允的手問道,“知道爹是關心你的,在意你的,你心里其實很開心對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