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大唐驗尸官 > 番外四(10)
    最后付拾一沒好意思再點。

    不過,李長博不想喝飲料,于是付拾一就給他叫了一壺茶。

    而且還花血本,叫了一壺最貴的龍井。

    畢竟,大唐時期,制茶工藝剛剛起步,實在是不如現代。

    現代大唐喝的茶葉,甚至都不能算泡茶,更像是煮湯,更不要說分得這么細致了。

    李長博還真沒喝過這樣味道的茶。

    雖然付拾一弄出來許多新鮮的口味,但是還真是沒有復原這種滋味。

    他問付拾一:“這果真是茶葉?”

    付拾一點點頭:“當然了。畢竟這是差了上千年的時間呢。”

    她看一眼茶,忽然又笑起來:“不過,咱們能喝上這么好喝的茶,也多虧了咱們老鄉呢。”

    來自大唐的老鄉。

    李長博多少有些詫異:“老鄉?”

    付拾一就拿出手機,給他百度了一下陸羽:“你看看,這個人的介紹。他可是被稱之為茶神。這個人,可厲害了。”

    李長博捧著手機,仔仔細細的將陸羽的事跡看了一遍,然后也驚訝了:“這個人,很有恒心。”

    他沉吟片刻:“說不定將來還能遇見。”

    付拾一大概算了一下:“哦,現在他還沒出生,等咱們年紀再大一點,說不定就能遇見他。到時候,讓他給咱們好好說說茶葉。”

    李長博輕笑:“說不定咱們還能跟他一起去種茶葉。我看他還培育茶樹。”

    付拾一樂不可支:“行啊,我跟你說,茶油也很好的。茶花也挺好看。最關鍵的是,種茶都在山上,咱們老了,正好去山邊上隱居。”

    “我們修一個帶院子的小宅子,養點雞鴨和小羊小豬,再養一頭牛,每天干干農活,看看山水,做做飯,聊聊天曬曬太陽,想想就愜意。”

    年紀大了,就該去過一過悠然的田園生活了。

    李長博想象了一下那畫面,不由得也悠然神往起來。

    他低聲輕笑:“好。那就這么說定了。”

    付拾一也是挺向往的。甚至都還想到了將來蟬奴和芃芃兩個拖家帶口的來探望他們的樣子。到時候,也不知會不會兒孫繞膝?

    不過,想到姐弟兩個,她又輕嘆一聲:“說起來也奇怪,平時覺得他們姐弟兩個挺煩人,現在出來這么久了,我竟然有點想念他們了。”

    李長博笑話付拾一:“這就是當阿娘的心態了。”

    他替自家兒子和女兒正名:“其實芃芃和蟬奴都已經比其他小孩子要乖巧懂事,惹人喜歡了。你看,見過他們兩個的,就沒有不喜歡他們的。”

    付拾一震驚臉:“你確定你不是老父親光環嗎?你確定伱說的是蟬奴和芃芃?”

    還人見人愛?你去問問李太白,看看他喜歡不喜歡這對熊孩子——

    李長博很確定:“是說的他們。不過,我真不是因為他們是我孩子,我才這么說。”

    付拾一卻很確定,這絕對就是老父親光環。

    他說的,也絕不可能是芃芃和蟬奴。

    最終付拾一決定終結這個話題:“鍋開了,吃菜吃菜。”

    這么嫩的牛肉面前,干嘛想那些沒有用的東西呢!

& r />     不得不說,世界上可能就不會有人不喜歡吃肥牛。

    反正李長博嘗了一口之后,就開始熱衷于在每個鍋里嘗試新味道。

    辣鍋是付拾一也做過的,他點評道:“他的味道更香些。不過,你做的我更喜歡。”

    付拾一:……什么叫情商?這就叫情商!聽聽人家李縣令這話說得多好!

    不過,她還是有點自知之明:“我做的肯定不如他們的。他們香料更多,配方更好。我就是瞎弄。”

    而且物資還是十分有限的。

    她最關心的還是冬陰功湯:“你覺得這個鍋好吃嗎?”

    李長博點評道:“尚可。初嘗覺得新奇,吃多了,也還是覺得辣湯最為經典。和每一種肉搭配更好。”

    付拾一不得不說一句老辣:這個點評,可謂很中肯了。冬陰功湯適合海鮮。但辣鍋更適合牛羊肉豬肉雞肉這些東西。

    畢竟,本來它們才是一對嘛。

    吃過火鍋,付拾一和李長博兩人直接就撐得幾乎要扶著墻才能走出去。

    那個服務員特地過來,面帶笑容的問了句:“兩位客人覺得我們店怎么樣?菜量如何?是不是很實惠?”

    付拾一嘴角抽搐,只覺得感受到了世界上最大的惡意:她絕對是故意的!

    但是對方殷切的目光,讓付拾一也只能勉強一笑:“菜量是挺大的。我們差點就吃不了。”

    在這一刻,付拾一發誓,他絕對看到了對方眼里的得意。

    付拾一:……

    艱難從火鍋店出來之后,付拾一和李長博也不敢坐車了,就牽著手在城里閑逛。

    雖然還有很多東西并沒有體會到,但兩人此時此刻誰也沒有想那些新奇的東西,而是靜靜的享受牽著手在街頭漫步的悠然。

    這個城市的街頭,雖然沒有昨天夜里那個城市那么熱鬧和喧囂,但卻透出一股安寧和滿足來。

    燈火輝煌下,付拾一側頭看李長博:“你覺得這邊好嗎?”

    李長博沉吟片刻,說了句十分實誠的話:“我覺得各有各的好。”

    付拾一有點驚訝:“我還以為會有別的答案。”

    李長博失笑:“怎么會?其實我覺得,這種事情,的確是各有各的好。雖然這里很多東西很好,可生活在這里的人,也各有各的煩惱。”

    他頓了頓,輕聲道:“其實要我說,不管生活在哪里,只要能有你這樣的心胸和心態,都是能活得很好的。可見讓人幸福的,并不是外在的東西,而是人心里的某些東西。”

    “雖然大唐沒有如此先進的東西,但是我們也過得很快樂。”

    付拾一一時之間竟不知該說什么才好。

    她再問一句:“那如果現在就回家了,還有好多東西都沒接觸到,沒看到,你會遺憾嗎?”

    李長博看了一眼四周的燈火輝煌,似有不舍,可最終他也仍舊道:“不遺憾。”

    付拾一多少有點驚訝:“真的一點都不遺憾嗎?”

    李長博搖頭:“不遺憾。大唐有你,有芃芃,有蟬奴,有家人和朋友。所以一點也不會遺憾。”

    四目相對,兩人都不由得笑起來,默默的握緊了對方的手:是啊,一點都不會覺得遺憾。因為家在那里啊。最愛的人在那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