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楚云苓蕭壁城小說免費閱讀 > 第1511章 挖別人家金子
朧夜目前在做的事,就是關于銀監會與大錢莊設立的策劃方案。
此事涉及到諸多方面,還包括經濟律法的修改,需要朝廷六部共同協調推進。
“金氏”作為本朝最大的皇商,公子幽夫妻有必要作為領頭羊,第一個配合朝廷成立官家入股的錢莊,再牽頭其余商界巨擘成立其他大錢莊。
講得通俗易懂一點,就是成立現代社會群眾認知中的“幾大銀行”。
而余下那些中小型的錢莊,云苓認為只要他們不犯法,做些引誘逼迫百姓借錢的事情,便也不會禁止小錢莊的活動。
畢竟大周國土廣袤,又沒有現代發達的通訊和交通,她們還沒有辦法做到讓所有郡縣和村落都能有官家錢莊的營業網點。
百姓們的生活離不開一個“錢”字,這種時候,那些民間的小型私人銀莊便能夠起到很大的作用。
當然,誰要是敢私下放出利息率高過律法規定的貸款,朝廷決不輕饒。
“大丫,這段時間辛苦你了,接下來就交給我和壁城,你好好養胎吧。”
云苓帶走了朧夜耗費幾個月時間寫出來的方案,為了不耽誤新寶鈔的發行,懷孕養胎的這段時間,她也并未停止忙碌。
接下來就要靠云苓和公子幽去推進這件事了。
在容湛和瑞王的協作下,官報出版社很快印刷出了最新一期的大周官報,鄭重地刊登了關于“羽知虹”、“新寶鈔發行”、“銀監會成立”、“錢莊整改”、“民間借貸律法”的種種內容,信息量極大。
古時候的娛樂項目部不多,報紙的出現極大程度地豐富了百姓們的生活,而對時政的關心又是刻在華夏百姓骨子里的本能,故而這期報紙的討論度極高。
銀錢與生活密切相關,這次就連那些年紀不大的少年孩童,以及老眼昏花不識字的翁婆們都紛紛議論著此事。
有滿頭花白的老翁擔心地道:“這些新規是什么意思?聽說明年朝廷印了新寶鈔后,以前的舊寶鈔就不能用了,那我們手里這些是不是作廢了?”
不等得到解釋,又有人高馬壯的打鐵漢子窩火地道:“印寶鈔,又印寶鈔!反正每次朝廷一印這玩意,俺們手里的錢就成了沒用的草紙,做不做廢又有什么區別!”
打鐵漢的婆娘唉聲嘆氣:“你瞧瞧,我之前說什么來著?咱們鐵匠鋪里的生意就不該收寶鈔,就該學王家的裁縫鋪,除了銅錢和金銀其他一概不收。”
“我也想啊,可拒收寶鈔是犯法的,咱們又不像王裁縫一樣,有個在尚書府里做事的親戚當靠山!”
大周過往的紙幣貶值問題很嚴重,百姓們最怕的就是朝廷印寶鈔。
因為朝廷明文規定過,不許拒收寶鈔,這其實是一種官家掠奪百姓財富的強制手段。
印鈔的權利掌握在官家手里,意味著每次朝廷印錢,百姓們手里的寶鈔便會貶值,而他們辛苦賺來的財富也會極大縮水。
太上皇在位的時候,已經很克制這種行為了,所以國庫才會那么窮。
昭仁帝在位期間,七年前因為戰事吃緊的問題,曾短期連著大量印過兩次寶鈔,百姓們傷了元氣,如今才緩過來。
眼看著新帝登基后,戰事結束天下太平,大家的日子終于要安穩紅火起來了,結果又猝不及防地來這么一出,算是給百姓們澆了一桶冷水。
“唉,看來馬上又要打起來了,好日子要到頭咯。”
“南唐那群酸貨,要我說是該狠狠打一頓的!朧夜公主來和親的時候,咱們想著與之交好,還贈了一批鳥銃給他們,結果這群黑心爛肺的家伙轉頭就伙同淮湘王一起,將槍口對準咱們!”
“可但凡戰事,脫不了勞民傷財四個字,便是我們大周的鳥銃厲害,也得有足夠的銀子用來打鐵吧?”
“我看陛下突然要印新寶鈔,大概就是為了此事。”
淮湘王叛逃南唐以來,多數人都認為大周與之必有一戰,只是新帝夫妻在此事上表現的相當克制,重心仍舊放在商貿與農業上,讓許多百姓大松了一口氣,最不想打仗的就是他們。
大家原本持以樂觀態度,覺得新帝不似史上那些大周皇帝們好戰喜功,而今卻開始怨聲載道。
“可再怎么樣,也不能直接廢除了老百姓手里的舊寶鈔吧?這跟明搶有什么區別!”
“就是就是,以前印寶鈔的時候,咱們手里的紙雖然不值錢了,好歹還能當錢用呢。”
大周百姓的教育程度和識字普及率還沒有得到提升,許多百姓聽一半看一半,對具體內容一知半解,生出不少誤會,很快就引起了不小的騷動。
對此,瑞王無比耐心地親自給他們解釋。
“諸位別急,還是先將報紙看完,這回朝廷的確明文規定作廢舊寶鈔,但是大家可以用舊寶鈔折換新寶鈔,至于折換比例,接下來朝廷會根據各個州縣的具體情況來定。”
“大家無須擔心,我在此作證,用性命向天發誓,朝廷絕對不會讓百姓手里的寶鈔淪為廢紙,如今所做的一系列舉措,也全都是為了保護百姓手中的銀子,而不是為了與南唐開戰!”
他嘆了口氣,心道云苓預料的果然沒錯,這次頒布的新令太多,可能會在民間激起許多負面情緒,需要他幫忙好好引導。
于是這才尋了一些人手,親自帶著他們給百姓解惑。
瑞王在民間走動慣了,歷來還未曾有過他這么親民的貴族,加之他心性良善,對待百姓從不高高在上,對苦難之人關懷頗多,故而民間聲望極高。
要是換個人來說這話,怕是已經被滿心急切怒火的百姓罵走了,但解釋的人是他,多數人都愿意耐著性子聽。
打鐵漢子嘟囔道:“我等倒是信得過殿下,可殿下又不是天子,拿命對天發誓也沒用啊。”
大周百姓崇慕蕭壁城的戰神之威,但他畢竟不像瑞王那么親民,在絕大多數人心目中是威嚴冷峻不容侵犯的。
他們敬他守江山,也怕他打江山。
打鐵漢的婆娘臉色一變,連忙用胳膊肘懟他,生怕這話傳到當今龍椅上那位的耳朵里,滿臉堆笑地看著瑞王。
“殿下別聽他瞎說八道,我等可不是信不過陛下,只是您也知道,寶鈔這東西里面的門道太多,不比金銀銅錢捏在手里讓人安心啊……”
瑞王并不在意,繼續好脾氣地道:“諸位還請放心,舊寶鈔不僅可以折換新寶鈔,還能折換一定比例的金銀銅錢,這是天子夫妻親口承諾的,也寫在了報紙上面,總而言之絕不會讓百姓們虧了去的!”
“當真?”打鐵夫妻倆對視一眼,滿面驚喜地激動起來,“那可太好了!”
肯給真金白銀,足以讓人信服新寶鈔的出現不是為了掠奪百姓的積蓄,這是一種絕對的誠意,也是最有效的手段。
瑞王明白,云苓夫妻這是鐵了心想要解決寶鈔貨幣失衡的種種問題,不惜投入大量真金白銀進去。
只是他有些擔心,“如今國庫當中真有那么多錢嗎?”
這事所需要的絕對是一個天文數字!
對此,云苓只是神秘一笑:“放心,辦這事可不是掏我們包里的錢。”
當初公子幽私下“送給”他們的那座南唐金礦,作為戰略儲備資源還一直沒有正式派上用場,如今是時候開挖了……
【作者君】虛假的開戰原因:南唐老皇帝死了真正的開戰原因:偷挖別人家礦被抓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