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寵妾滅妻?全京城求著我改嫁! > 第406章 舍棄尊嚴后,白嬌嬌背上了債務一千三百萬兩

聽了她的話,宋惜月停下了腳步。

回過頭,看著匍匐在自己腳下的、往日總是一副倔強不服輸,全天下人都欠了老娘的白嬌嬌,宋惜月心知是時候了。

她沖著青玉看了一眼。

青玉點頭,從端著一個盒子走了過來,蹲在了白嬌嬌跟前。

就在白嬌嬌不明就里的時候,青玉抓著白嬌嬌的頭發將她的腦袋提了起來,隨后捏開她的嘴,飛快地將一個藥丸塞進了她的口中。

隨后用力一拍她的下頜。

白嬌嬌回過神來之時,口中那個藥丸已經咽了下去。

她想要問宋惜月給她吃了什么。

但視線接觸到不遠處的宋惜月的時候,她又趕忙低下了頭。

“給你吃的,是一日穿腸毒,以箭毒木煉制的毒藥,你應當知曉毒性。”

宋惜月的聲音娓娓傳來:“若如你所說,真能壓制我身上的情蠱和毒疫,每日我便會給你解藥。”

“若你不能,明日也依舊是你的死期。”

聽了這話,白嬌嬌的心落定了下來。

她慌忙磕頭:“賤妾知道了,賤妾一定不會讓郡主失望的!”

壓制情蠱和毒疫而已,她有十足的把握!

見她如此,宋惜月也知道馴化得差不多了,便看向了對面的孫正時。

“孫大人,顧潯淵作為廢帝同伙,本就參與了賣國求榮之事,白嬌嬌雖然殺他的手段慘絕人寰,卻也并非罪不可恕。”

聽了宋惜月的胡說八道,孫正時捋了捋自己的胡子,道:“郡主,有點難辦啊!”

“不會叫孫大人難辦的。”宋惜月說著,身后的碧玉便懂事地送來了一匣子銀票。

孫正時當即喜笑顏開。

雙方又互相捧了幾句后,孫正時留下白嬌嬌,帶著人離開了郡主府。

白嬌嬌也松了口氣。

就在她以為宋惜月要敲打她幾句的時候——

“白嬌嬌,今天還沒煉蠱娃娃呢。”

聽了這話,白嬌嬌不知為何,心猛地沉了沉,有些迷茫地抬起了頭。

衣著華美的宋惜月居高臨下地看著她,臉上掛著冰冷的笑容:“走吧,別耽擱了時間,你的蠱娃娃可就煉不成了。”

白嬌嬌看著宋惜月,心里緩緩打出了一個問號。

她到底,要做什么?

就如同在顧府那般,白嬌嬌在一群人的圍觀下做完了今天的日常,然后又被安排做能壓制宋惜月身上毒疫的藥丸。

直到天黑了,她才吃上第一餐飯。

與此同時,白嬌嬌也忍不住疑惑了起來。

宋惜月不是要去南境嗎?

她怎么還不起程?

入夜,郡主府凌云閣內,宋惜月正在檢查著行裝有沒有遺漏的,桑鹿到底是沒有忍住。

“宋姐姐啊,花一千兩,只為讓白嬌嬌老老實實跟著你去南境,真的太不值得了!”

“畢竟你都知道,她煉蠱娃娃,一定要跟著你去南境,本身就目的不純的啊!”

聽了這話,宋惜月頭也沒回,道:“是呢,所以我給她喂了一日穿腸毒。”

“那你在顧府的時候也能喂啊!”

宋惜月搖頭:“在顧府的時候,那個密室里到底都有些什么東西,你我都不清楚,我給她喂了藥,她很容易就能給自己配出解藥。”

“你和陳師兄已經知道了她每日都要用什么藥材,用多少分量,換到了郡主府,她便不可能再有機會給自己配置解藥了。”

桑鹿想想也是,但還是覺得不值:“那我們可以直接把她帶來郡主府,何必花這一千兩去收買孫大人?”

宋惜月看了她一眼,笑道:“你覺得,今日的白嬌嬌與昨日的白嬌嬌相比,有何不同?”

聞言,桑鹿仔細對比了一下,道:“感覺今天她特別卑微,昨天她還敢瞪人呢,今天一口一個‘賤妾’地稱呼自己,好像完全沒了傲慢。”

“這便是我的目的了。”

宋惜月放下手里的書冊,道:“孫大人是京兆府尹,曾與她有過齟齬,所以孫大人今日抓她說的一切,她都會相信。”

“一個人在相信自己明天就要被斬首了,但她知道自己還有一線生機在什么地方,那就一定會豁出一切,為了這一線生機,拋開全部尊嚴,卑微地去求一次。”

“尊嚴這種東西,被別人打碎,和自己主動放下是不一樣的。”

“你也看得到的,之前在顧府,我每天早晨都要搞一次她的心態,每一次搞完她也十分恭敬卑微,但只要過一晚上,她就恢復如初了。”

“她的自尊和尊嚴可以被打碎無數次,但也有無數次重新粘起來,但她只要自己主動放下一次,往后就算用盡辦法,也撿不起來半分。”

說著,宋惜月沖著桑鹿抿唇一笑:“當然,白嬌嬌到了南境依舊會想盡辦法逃脫,到時候我另有辦法。”

宋惜月說完,晃了晃手里的一張紙。

桑鹿好奇地道:“那是什么?”

“白嬌嬌的欠條。”

“什么?”

“白嬌嬌當初算計我的嫁妝時候,我稍微設了個陷阱,她中招了,簽下了這張欠條。”

宋惜月說著,遞向桑鹿:“林林總總算下來,加上利息,我又往上添了點兒,再加了三百萬兩的還價空間,這張欠條如今價值一千三百萬兩。”

桑鹿拿過來,仔細看了一遍后,驚呼:“怪不得你不在乎一千兩,原來你這么有錢!”

說著,她看向宋惜月:“宋姐姐,這張欠條,你難道是打算跟南疆討債?”

宋惜月淺笑點頭。

“是啊,南疆東征西伐,連年戰爭不斷,早已經民心渙散,所以他們很需要蠱娃娃來凝聚民心,而白嬌嬌又是蘭達族遺孤,他們接回白嬌嬌后,對于民心的凝聚有著莫大的好處。”

“但想要白嬌嬌和蠱娃娃回去,就得替她把債還了。”

說著,她拿過欠條,妥帖地收好,道:“一千兩換一千萬兩,很值的!”

一旁的桑鹿連連點頭,道:“南疆付出了這么多錢換回了白嬌嬌,必然對她有所不滿,到時候便只會要她當傀儡,給她地位,不會給她權利。”

說著,桑鹿忍不住拊掌:“到時候白嬌嬌不僅全部算計都落了個空,還要被南疆皇族利用到死,宋姐姐,妙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