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陳江河江愁眠 > 第1296章 路在你腳下
    所有人都駭然不已。

    若是讓宇文丘順利晉升為仙王,那么戰場的格局將會瞬間發生變化,勝利的天平將遠離天幕這一邊。

    云千秋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恨不能馬上出現在陳江河面前,為他抵擋下一次的攻勢。

    “你的對手是我,別想著去幫他了。”與云千秋斗法的那名真仙冷冷開口,一直纏著云千秋不讓她有脫身機會。

    戰場局勢瞬息萬變,沒有人能猜透。

    陳江河這次受了很嚴重的傷勢,肉身如同即將碎裂的瓷器瓶般,渾身上下都是可怕的裂縫。

    仿佛被風一吹就會碎開。

    面對強盛不可一世的宇文丘,陳江河當真想不到任何應對之策,似乎只有死路一條。

    宇文丘俯視陳江河,冷冷說道:“我早就說過,你并非老夫對手。能與老夫打了這么久,你足以自傲了。”

    “那么……”

    “接下來你就去死吧!”

    散發著漆黑光芒的鳳凰黑金寶塔再次出現陳江河頭頂!

    而后重重砸下。

    陳江河連同周圍的虛空全部粉碎,光芒都被完全吞噬,使之成為絕地。

    李伯魚由于擔心陳江河,導致他被對手重傷,幸好崔元翰及時趕到為他解困,否則生死難料。

    “崔兄,陳兄他……”李伯魚眼眶通紅。

    崔元翰仔細感應,始終搜索不到陳江河的氣息。

    這意味著什么二人都心知肚明。

    “陳兄一定不會有事的,我們不要瞎想了。退一萬步來說,就算陳兄出事了,也不愿意看見我們這般沉淪。我們更應該繼承陳兄遺志,將這些狗東西全部斬殺!”崔元翰一改往日溫文爾雅的形象,在此刻變得猙獰無比。

    李伯魚重重點頭,“好,定不負陳兄!”

    孫明鏡幽幽嘆息,與崔元翰對視了眼后前去幫助云千秋脫困。

    雖說幫不上陳江河,但至少要幫得上云千秋。

    同樣的事情發生在飛鶴星域的各個角落,都在為陳江河的隕落而嘆息。

    任誰都清楚,若是給陳江河足夠的時間,將來必定能成長為仙王巨頭!

    可惜時不我待、中道崩殂。

    不甘的吶喊在四處響起。

    “為什么上蒼不能厚待天才?為什么不能給他足夠的時間成長?”

    “界海為什么要入侵天幕,他們到底圖什么?”

    “兄弟們,跟這些狗日的拼了,好讓他們知道我們不是好惹的!”

    “殺!!!”

    “……”

    云千秋成功脫困,前往陳江河所在的戰場。

    宇文丘覺察到她的到來,并沒有動彈,興許是因為云千秋實力太弱,無法引起他的興趣。

    “他死了。”宇文丘輕嘆。

    似有幾分遺憾。

    在為這位天才的隕落感慨。ωWW.

    云千秋眼角掛著一滴晶瑩淚珠,死死盯著那片被粉碎的虛無區域,“不,陳江河不會死的,他不會拋下我。”

    下一刻。

    這位云家的天驕拔劍遙指宇文丘。

    她要弒仙王!

    宇文丘深感震撼,反問云千秋:“你不怕我?連他都死了。”

    “為何要怕你?”云千秋眸光堅定,“你不過是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為什么要怕你?”

    宇文丘慍怒,彈指將云千秋擊飛。

    欲要更進一步之時,一道煌煌劍光閃現,擋住宇文丘的攻勢。

    云永來了。

    這位半步仙王擋在云千秋身前。

    “老祖,他……”云千秋無語凝噎,淚如雨下。

    云永嘆息,“收起你的悲傷,他若是還在,定不會希望看見你這副模樣。你去其他戰場,殺幾個仙人為陳江河送行,我來會一會宇文丘這條老狗!”

    云千秋決然離去。

    要將一腔怒火傾瀉在金陵道宗的真仙身上。

    宇文丘嗤笑:“你來了,是來送死的么?”

    “當初我確實不如你,但我已得到界主饋贈,實力早就在你之上。如今的我,只有仙王才能擊敗。”

    “你不行。”

    云永面色古井無波,淡淡說道:“能不能殺你,試一試不就知道了么?”

    兩大戰場欲要開辟全新戰場。

    千鈞一發之際,宇文丘二人的耳畔忽然響起輕笑,三分譏諷七分意氣風發。

    “誰說我死了?”

    云永心中微動。

    這是陳江河的聲音。

    他還沒死!

    宇文丘擰緊眉頭,同樣疑惑陳江河怎么還沒死。

    剛剛那一擊足以媲美仙王,便是真仙都未必能夠抵擋,陳江河不可能毫發無損。

    二人轉頭望去,陳江河身影出現在眼簾之中。

    年輕人身上雖然有可怕的傷痕,生機卻異常旺盛,不像是要死去的模樣。

    陳江河回來了!

    這個消息徹底引爆飛鶴星域戰場。

    云千秋喜極而泣,再次爆發恐怖威力與真仙廝殺。

    崔元翰等人深受鼓舞,像是被陳江河注入無敵意志,發揮出比之前強大數倍的實力。

    至于其他受到陳江河精神感染的戰士更是不計其數,以一人之力影響了整片戰場的局勢,讓宇文丘大為震撼。

    更把陳江河視為眼中釘。

    “你沒死?”宇文丘說了句廢話。

    陳江河提劍走到宇文丘面前,“你沒死,我怎么敢輕易死去?”

    云永,“你小子命真硬,我還以為你死了。活著就好,你暫且離開這片戰場,由老夫來對付這個家伙。”

    陳江河搖頭婉拒,表示要親自斬殺宇文丘。

    別說云永懷疑聽錯了,就連宇文丘都覺得陳江河有些瘋狂。

    死里逃生之后還要對付他?

    不是找死是什么?

    陳江河,“老祖,我沒有開玩笑,他就是我的目標。欲要成仙,就先斬殺這個老東西,鑄就我的無敵成仙路!”

    云永再三勸說。

    陳江河執意如此,讓云永無可奈何。

    同時云永也意識到,陳江河這次興許真要成仙了。

    若能斬殺宇文丘,定會鋪就一條成仙坦途,成為古來罕見的超強真仙。

    沒準剛晉升真仙就能叫板仙王。

    “好,那你當心,我去其他戰場。”云永沒再多說什么。

    宇文丘瞇起眼睛打量陳江河,“我看見的不是一個年輕人,而是一顆古來罕有的勃勃雄心。不過,你真以為我會敗在你的劍下么?”

    陳江河輕輕擦拭弒仙劍,眸子沒有望向宇文丘:“莫非你就不想知道,我如何在你剛才那一招之下逃出生天的么?”

    嗯?

    對于這點,宇文丘確實很感興趣。

    陳江河天賦再怎么強,終究不過是半仙而已,沒有道理抵擋得了那一擊。

    “說來聽聽。”

    陳江河臉上忽然浮現一抹邪笑:“前輩很快就知道了。”

    話音落下。

    弒仙劍劃破虛空,劍尖直指宇文丘而來。

    宇文丘大怒,小小的半仙竟然還敢對他揮劍,當真以為他沒有火氣么?

    幾經交鋒之后,宇文丘內心震動不安。

    他能明顯感受到,陳江河的實力比之前強大了數倍,已經超越尋常的真仙。讓宇文丘有種正在面對同境界強者的錯覺,而且他肯定這不是錯覺。

    “該死的!”

    “這小子怎么還能發揮出如此可怕的實力?也就是欺負我沒能完全消化界主贈予的力量,讓我無法在短時間內晉升到仙王境界,讓這小子抓住了機會。”宇文丘一鼓作氣,瘋狂催動鳳凰黑金寶塔,卻被陳江河接二連三挑飛。

    宇文丘更加震驚。

    陳江河的實力到底從何而來?

    在外界人眼里,陳江河極為瘋狂,硬悍宇文丘而不落下風。

    這讓眾多修士再次受到鼓舞,紛紛揮劍朝敵人砍去。

    虛空破碎,星辰隕滅。

    眾人已經捕捉不到兩位強者的身影,唯有云永能夠感受到微弱的戰斗波動,用以確定陳江河是否還活著。

    “這家伙……”云永感慨。

    虛無空間之中,大戰還在繼續。

    宇文丘漸漸感受到來自陳江河的壓力,而且隨著時間流逝這股壓力正在緩慢增大。

    以至于讓他差點自亂陣腳。

    久而久之,雙方竟有了實力差距,讓宇文丘感到不對勁。

    陳江河潛力再怎么逆天,都不能跨越如此大的鴻溝與他對抗,陳江河身上一定發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變化。

    “不對,你不是陳江河,你到底是誰?”宇文丘終于覺察異樣。

    眼前的人雖然還是陳江河的肉身,但靈魂肯定變了個人,因為陳江河的招式與之前大相徑庭,而且更加老練,對于弒仙劍的運用更加嫻熟,仿佛渾然天成。

    “你猜到了,不是么?”陳江河笑問。

    宇文丘汗毛倒豎,“不對,你是厲仙王!可你不是死了 不是死了么?”

    陳江河揮劍劈飛宇文丘,后者躲閃不及被這一劍劈中,一道劍痕自上而下覆蓋全身,讓這位強者好生狼狽。

    “你錯了,我還是陳江河,只不過厲仙王的意志在幫助我。還有虛天殿那些弟子的祝福,讓我再次屹立巔峰。”陳江河的話讓宇文丘震驚不已。

    這可以說是陳江河最后的底牌。

    當初虛天殿的祝福讓陳江河誕生一道仙氣,不過陳江河當時尚未能夠運用如此可怕的力量,于是被貯存在丹田之中,方才遭遇生死危機之時能量陡然釋放,讓陳江河死里逃生,并且獲得極為可怕的實力。

    不過這股能量持續的時間不長,一旦能量被耗盡陳江河就會被打回原形。

    但,殺宇文丘足夠了。

    陳江河不愿浪費時間,繼續揮劍殺了過去。

    宇文丘琢磨不透陳江河行蹤與招式,在陳江河手底下吃了許多苦頭,讓他遭遇前所未有的狼狽。

    當當當!

    弒仙劍的威力被發揮到百分百,鳳凰黑金寶塔完全不是對手。

    在一次激烈交鋒之中,鳳凰黑金寶塔被摧毀,變成許多碎塊飛向宇宙的各個角落。

    宇文丘失去本命法寶,氣息頃刻間跌落。

    陳江河乘勝追擊,一劍刺穿宇文丘肉身,連同那顆心臟都被陳江河刺了個通透。

    “你……”

    宇文丘低頭看了眼血洞,眼里皆是駭然。

    再怎么強大的仙人,心臟依舊是最脆弱的地方,一旦心臟遭受致命打擊仙人也會死。

    正如此時此刻的宇文丘。

    陳江河拔劍,血液從傷口處飛濺,有幾滴落在他臉頰上。

    “前輩,走好不送。”陳江河說道。

    宇文丘心有不甘,全身上下長滿黏糊糊的觸手,還有一雙雙眼睛憑空誕生,讓這位曾經備受尊敬的仙人淪為徹徹底底的怪物!

    陳江河演化出一面銅鏡,讓宇文丘好好看看現在的自己,“前輩,你還認得出自己么?”

    “把自己變成這樣的怪物,難道你就沒有一絲絲悔恨?”

    “再看如今的金陵道宗,還有那些因為你們個人野心而受到牽連的弟子,這場戰爭本就不該有。是你們鑄就了悲劇,讓天幕從此不得安寧!你已是歷史罪人,這就是前輩想要的么?”

    宇文丘看見銅鏡里的那頭怪物,哪還有半分仙風道骨的模樣?

    完完全全就是一頭只懂得殺戮的怪物!

    “這不是我!不是我啊!!!”

    “老夫乃是金陵道宗的真仙長老宇文丘,十萬年前的天才!注定要成為仙王巨頭的潛力真仙!”宇文丘仰天咆哮,讓飛鶴星域這片血腥戰場陷入停滯,所有人都豎起耳朵傾聽仙人怒吼,感受著言語之中的悔恨與悲涼。

    云千秋松了口氣。

    陳江河還是贏了,只是不知道付出了什么代價?

    崔元翰三人身上負傷累累,不過聽到宇文丘怒吼之后心情暢快,稱贊著陳江河的英明神武,又不要命似地與各自的對手廝殺。

    云永愕然。

    料想過陳江河會贏,只是沒想到會以這種方式。

    是不是有些太簡單了?

    也好。

    不管黑貓白貓,能抓到老鼠就是好貓。

    虛無空間之中。

    宇文丘半跪在虛空之中,低頭看著已經長滿鱗片的雙掌,漆黑指甲上閃爍著的金屬光澤深深刺痛他眼眸。

    仙人嘶吼,仙人落淚。

    陳江河讓弒仙劍入鞘,站在遠處靜靜看著宇文丘。

    許久之后,宇文丘終于抬頭,與陳江河平靜的眸子對視片刻。

    “呵呵,我錯了。”宇文丘言語苦澀。

    “這條路終究是錯的,陳江河你是對的,明白嗎?”

    陳江河,“我一直都是對的。”

    宇文丘沒有糾正陳江河的錯誤,自顧自說道:“天幕未必就是對的,但界海一定是錯的。現在我或許明白了界海為何存在,你想聽聽么?”

    陳江河心中微動,“愿聞其詳。”

    在陳江河注視下,宇文丘的奇怪特征慢慢褪去,很快恢復成原來仙風道骨的模樣。

    陳江河在其身上竟然感受不到一絲一毫的邪念。

    令他大為驚奇。

    “人有七情六欲,仙也有,但仙遠遠比正常人要強大。為了避免被欲念控制本身,仙人往往會在閉關的時候斬斷邪念,讓自身保持純粹。”宇文丘的話讓陳江河心中咯噔一跳,當初他也斬斷了身上的邪念,后來那縷邪念幻化成了與他一模一樣的人。

    那個生靈被他命名為陳不言。

    在陳不言身上,陳江河感受到一縷縷不安,那是源于實力的威脅。

    “那些邪念一點點匯聚到一起,在漫長的歲月之中誕生了靈智。在后來的歲月中,最初的那縷邪念慢慢茁壯成長,成為當世最強大的生靈。這個生靈為了讓自身實力變得更加強大,不斷挑起界域之間的戰爭。”宇文丘說到這兒,陳江河心中徹底恍然,順著他的話往下說:“戰爭是這世間最殘酷的斗爭,在戰場之中會讓許多人誕生負面情緒以及邪念,成為不受約束的怪物。”

    宇文丘抬手一指,一道光芒劃破虛空直指金陵道宗戰場。

    在陳江河的視野之中,戰場正在被宇文丘一點點具象化,陳江河看見每個人身上都有黑色霧氣升起,然后沒入虛空之中直至消失不見。

    “這就是界海的養料,只要有人在,界海就不會滅亡。”宇文丘再次開口。

    陳江河渾身一震。

    “前輩的意思是,界主就是最初那縷邪念演化而成?”

    宇文丘頷首。

    陳江河對未來更感絕望。

    若是宇文丘推測為真,那么界主早已活了漫長的歲月,于時間長河之畔坐看紀元更迭、潮起潮落。

    看萬物新生,觀大千世界走向死寂。

    這世上還有能與界主抗衡的生靈么?

    “所以界主本就有毀滅天幕的能力,卻沒有這么做,因為我們在界主眼里只是提供養料的藥材。如今的天幕已到了實力的巔峰,代表著這茬藥材已經徹底成熟,到了收割的時候。等界主收割了這茬藥材,他會親手埋葬這個紀元,開啟下一個紀元。”

    陳江河呆若木雞,喃喃道:“從混沌初分陰陽到現在,已有多少紀元更迭?”

    宇文丘沒有給出答案。

    準確的說,就連宇文丘都不知道答案。

    往事如塵煙散盡,誰能窺探真相。

    “前輩為什么要跟我說這些?是想讓我更加絕望么?”陳江河反問。

    意識到界主的可怕,陳江河確實心生絕望,一股深深的無力將他徹底包裹,以至于喪失對未來的期望。

    宇文丘雙眸驟然浮現精芒,一字一句道:“誰說沒有路?”

    陳江河虛心請教,未來路在何方?

    宇文丘指了指陳江河面前的虛空,“路在你腳下。”

    “腳下?”

    “是!”

    宇文丘深深看了眼陳江河。

    “當你埋葬一切,甚至把界主都埋葬之后,就能結束這一切。”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黑燈蝦火的一世狂梟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