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白日偷歡 > 第1416章 時移世易(26)
    如果在沒收到那枚發夾之前,婁時儀是絕對不會有這種念頭的,可是現在……站在病房門口,婁時儀面上出現了罕見的猶豫。她站在外面許久,眼中閃過很多復雜的情緒,終于,她抬手握住了門把手,推開了那扇門。門內,伍斌正遵從她的指令,平躺在床上,看到她進來,他的頭轉向她的方向,他看著此刻成熟嫵媚的婁時儀,默了默道,“我失憶了是么。”婁時儀不說話,只是看著他。四目相對,伍斌看向她的目光像是撥開了霧氣,竟讓婁時儀有些陌生。這才發現,自出事之后,他很少直直的看她,他總是低著頭沉默,不管是她罵他還是打他,他都是那副一言不發的死寂模樣。婁時儀恍然發覺,原來,他不是一開始就是這樣的,在她寸寸腐爛的時候,他也一樣放棄了生機。婁時儀看了太久,久到伍斌眉頭微微擰起,他覺得現在的婁時儀很奇怪,完全找不到他記憶中小姐的樣子。就在他覺得他失憶這段時間是不是發生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時,婁時儀忽然對著他笑了,“伍斌哥哥,你好點了嗎?”熟悉的稱呼,不同的人。婁時儀以為自己會叫的很生疏可是說出口卻自然無比,12歲到18歲,那些個她人生中重要的時刻,那些個爸媽忙于工作應酬的日夜,她都會一遍遍叫他的名字。她以為她已經遺忘,可事實上,那些記憶并沒有消失,而是藏在了她身體深處。而此刻這句話就像是一句魔咒,開啟了沉睡的記憶,以及那些個明媚過的日日夜夜。她自然的坐在他的病床邊,抬手想去碰他的傷。伍斌迅速后退,“小姐,男女有別。”婁時儀非但沒退,上身探的更近,含笑看他,“伍斌哥哥,我們更親密的事情都做過,你不覺得,你現在這樣有點多余嘛?”伍斌愣了一瞬,隨即又恢復了平靜,“小姐,我只是保鏢,不適合開這樣的玩笑。”婁時儀手指勾住他扣子的縫隙,媚眼如絲,“伍斌,你是真不記得還是假不記得?我們睡了十年,你就這么把我忘了?”面對越靠越近的婁時儀,伍斌整個人僵硬的宛如石頭。曾經的婁時儀常常會故意靠近他,可是那時候的她只是個小姑娘,勾引人都是青澀的,但現在……她已經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女人了,眼波流轉,風情萬種,看人的目光像是帶著鉤子,他像是被毒蛇咬了動彈不得,只能看著她嗔怪的看他。她說,他們在一起了十年……伍斌怎么也想象不到,他無法相信,反問,“我們怎么在一起的?”婁時儀眼眸閃過什么,轉而燦然一笑,“我們,是在我十八歲生日那天在一起的。你送了我禮物,我很高興,然后……”她定定看著他,“我們就在一起,直到現在。”伍斌瞳孔放大,像是不敢相信,又覺得眼前好像閃過了他們糾纏的畫面,“我……送了你什么。”“一枚發夾,蝴蝶發夾。”